孙骁骥 | 陆客消费,港人受过?

2012年01月12日 14:30:25

  

陆客消费,港人受过?

   位于香港尖沙咀广东道的D&G店铺或许还不太适应门口一下子聚集这么多人。但仔细一瞧,来的不是客,全凭手一举。手举标语的人们此行目的显然并非购物,而是游行示威。原来,这家D&G店铺早前阻挠香港市民在店外公众地方拍照,并拒绝道歉。此事经媒体曝光,“名店霸权”的做派立刻惹起港人大反感。香港地网络顺畅,“脸书”组织社会活动的高效得以体现。1月8日,逾千人响应网上号召,涌到该店外以示抗议。
   人们举出的标语花花绿绿,比如有高举“反对霸权”、“歧视香港人”的标语,要求D&G为事件道歉。也有人在店门贴上“一团和气”的纸条,以及用纸剪贴拼出“可耻”二字表达不满。香港《都市日报》的相关报道称,聚集及拍照的示威者声言该店侵犯港人自由,不断高呼“道歉”、“开门”等口号。其内心之愤怒程度,可以想见。
   但是仅仅一个“禁止拍照”就引起如此大的反应,港人行为是否过激?非也。以下场景可作解释:你看那示威者中,有人手执人民币,向店方大呼“我有人民币,我要入去买嘢!”又问“是不是讲国语就可以入去买嘢?”还有人拿出一叠人民币,高叫“我要购物”,讽刺店铺保安容许内地游客拍照,不许港人拍照的荒唐行为。这几乎令人追忆起过去“华人与狗”的耻辱牌示。直至夜晚,仍有数十人继续在店外聚集。有示威者说,此举会进一步分化港人与内地人。
   真正令香港消费者的怒火“集体爆发”的原因,在于店家采取了双重标准。我想,这种事情发生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足以触犯当地居民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底线。当然,我们很欣慰地看到,在电视媒体的一段采访中,一位自称为大陆游客的质朴中年男性,面对镜头用乡土气息浓厚的口音打圆场:毕竟我们是一个国家嘛,大陆人能拍照,香港人应该也能拍。
   这段视屏采访不播还好,一播出去,无疑会为当地人的愤怒之火增添新的燃料。用北京话讲,此举叫“得了便宜还卖乖”,只令人徒增反感而已。于是,更激烈的一幕通过电视画面,传送到了我们眼前:刚好此时路上经过一辆大陆游客的旅游车,所有游行的港人立刻转身对着车喊“蝗虫”,并整齐地用普通话问候车上人的母亲……毕竟,尖沙咀一代已沦为了陆客购物的中心,此之不足,居然要实行“禁拍”?拥有言论自由的港人绝不会哑巴吃黄连。
   对于这次“禁拍”事件,香港旅游发展局主席田北俊打起了官腔,“我个人理解国际名店有关措施旨在防止侵权,但店外始终是公众地方,名店员工无权亦无理由禁止游客及市民拍照。”唐英年也说,香港作为国际城市,对待各地旅客应“一视同仁”和“自由开放”。但主席先生和特首候选都没有说恐怕也不敢说的,是这一阵阵用粤语喊出的咒骂背后那令人实在无法面对的港人身份认同感。
   众所周知香港人瞧不起大陆人久矣。大陆人的形象长期以来就是港剧中的“阿灿”,换句话说是偷渡而来的农民。而现在,当这个“农民国”的经济力量成为世界老二,当中国兜里揣着钞票,谁不服就拿钱砸谁的时候,香港人不认怂都不行,于是只好“看得起人民币甚过看得起大陆人”。没法子,搵钱不易啊,老细。但是香港人内心与大陆人的疏离感,这些年无时不在增大。
   最近,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就香港人身份认同进行调查,发现仅一成七受访市民会自称为“中国人”,较自称“香港人”的低20至30个百分点,创2000年以来新低。在各类别身份中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评分最低。有学者指出,内地持续发生的群体暴力事件及温州动车事故等等,都直接影响香港市民对中国的认同,如今的“禁止拍照”风波,更是“减分”的事件之一。
   香港街头过去流传着罗大佑、蒋志光合唱的那首《皇后大道东》。记得当中一段歌词是:“百姓也自然要斗快过终点,若做大国公民只须身有钱”,言语间讽刺了香港回归之前,不少“中环精英”们出于对赤色政权的恐惧,举家移民欧美的事实。如今看来,移民这事情还是早走早好,否则,下次大陆的官太太和二奶们杀将过来血拼一番,是不是干脆要港人禁足呢?如此荒唐的港人治港,不要也罢。
    

上一篇: 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代价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月13日, 2:01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