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2011“网络红歌”大盘点》中的歌曲视频(见凯迪社区 猫眼看人)全部看完了。总的来说,这是一种带有“异质思维”性质的民歌,真不错!向这些歌曲的词作者、歌者、制作者致敬!

  一

  “异质思维”一词,见《人民日报》评论部文章:《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2011年4月28日关注社会心态 ②)。 什么是“异质思维”?此文说,是指“多元表达”中的“不同声音乃至反对的意见”。它说:“批评或许有对有错,甚至不乏各种偏激声音,但只要出于善意,没有违反法律法规,没有损害公序良俗,就应该以包容的心态对待,而不能主观地归之为‘对着干’。相反却应看到,在一个多元社会,尊重不同的声音和意见,既是尊重公民的表达权,也是纾解社会焦虑、疏导矛盾冲突的必然要求。”

  为什么会产生“异质思维”?“不平则鸣”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不平”是一种社会现象;“鸣”是一种社会心态。“鸣”与一些文人、学者只是“清谈”和“坐而论道”不同,它是底层民众的一种社会实践,也是一个实际行动。从历史上看,“不平则鸣”久矣;而民歌只是“鸣”的一种形式。

  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民歌见于我国最古老的诗歌总集《诗经》。《诗经》按“风”、“雅”、“颂”三类编排。一般认为:“风”是“风土之音”,就是民歌(童谣、顺口溜似属于此列);“雅”,多是贵族文人作品(可称为专业作家的作品);“颂”,就是赞美当政者的功德(如当今ccav的春晚之类);三者迥然有别。在“风”中,有一首著名的《魏风 硕鼠》: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

  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

  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

  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这是魏地(今山西芮城附近)的民歌。据《毛诗》序说:“硕鼠,刺重敛也。国人刺其君重敛,蚕食于民,不修其政,贪而畏人,若大鼠也。”它唱出了奴隶不堪忍受奴隶主的剥削和压迫,准备远走逃亡的心声(参见褚斌杰编著:《中国文学史纲要(一)》,北京大学出版社,1986年10月第1版,第43-61页)。成批的奴隶逃亡(即现今的“用脚投票”)甚至联合起来反抗(与眼下的“群体事件”类似),奴隶主与奴隶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是导致商朝灭亡的原因之一(参见张传玺:《中国古代史纲(上)》,北京大学出版社,1985年5月第1版,第56页)。

  自商以降,2千多年来,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中,有南北朝乐府中的《幽州马客吟》、明代的《夺泥燕口》、《一案牵十起》等为数不多的“鸣”“不平”的民歌记载。它们展示了劳动者终生劳作过着非人生活的场景,讽刺了剥削者的诛求无厌、阴险狠毒、残酷凶暴。但社会生活经验告诉人们:未载于史籍、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中下层大众的口头创作,又何止千千万万!

  二

  到了20世纪40年代,国统区诗歌中讽刺诗相当繁荣,民间已有不少相当辛辣的讽刺歌谣。如宝鸡一首民谣唱到:

  半分责任不负,一句真话不讲,

  二面做人不羞,三民主义不顾,

  四处开会不绝,五院兼职不少,

  六法全书不问,七情感应不灵,

  八圈麻将不够,九流三教不拒,

  十目所视不怕,百货生意不断,

  千秋事业不想,万民唾骂不冤。

  这是广大民众对国民党政权腐败黑暗的嘲讽。重庆一首讽刺政府官员的民谣说:“迟迟上班签签到,摆摆龙门说说笑,理理抽屉磨磨墨,写写私函看看报……”(引自黄修己著:《中国现代文学简史》,中国青年出版社,1984年6月北京第1版,第528页)若将此类作品全部合起来,不啻一副国民党政权崩溃前夕社会之怪现状图。随着蒋介石兵败退守台湾一隅、蒋经国改弦更张实行“解严”,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三

  每个时代、每个社会都会有“不平”之“鸣”,只是内容、数量、程度的不同而已。在实质上,它是来自民间的质疑、反对的声音。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中,以“讽喻”为特点的民歌似乎还是空白。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以网络上人人争看抢说的《草泥马之歌》为滥觞,具有“异质思维”特点的“网络红歌”逐步发展、繁荣起来。它们继续运用“反讽”、“挪移”、“调侃”、“幽默”等手法,展露社会批评锋芒。它也许与原先歌词的隐晦难解渐行渐远,甚至具有热点综述、时事点评的色彩。主贴《2011“网络红歌”大盘点》中所链接的10多首歌曲视频,就是这种“网络红歌”最新的一批成果展示。

  这种网络歌曲所具有的特点,正如贴主海之爱先生引文所综述的:“所谓‘网络红歌’,并非在思想艺术上‘红’,只是因为网络人气一度走红,所以也被称之为‘’。而且,这些歌曲也并非正儿八经,不仅大多是套用别的流行曲牌、油腔滑调,而且嬉笑嘲讽,内容也似乎很有点‘异质思维’。所以尽管网络上唱得很红火,传媒却大多不‘传’,甚至有意‘捂’着。‘网络红歌’冒听起来属于不同的声音,其实表达了一种社会焦虑,一种民生诉求,甚至是一种民意的呼声。有的‘网络红歌’比我们的新闻时评还来的及时而无‘走板’之弊,比杂文还来得深刻而没有‘影射’之嫌,应该说这样的歌唱幽默恢谐中夹着无奈和忧虑,既是‘无奈的调侃’,也是‘含泪的诉说’”(引文源自《曹宗国的博客》,2011年5月3日,网址)。

  《2011“网络红歌”大盘点》中的作品无疑是发自民间的声音,显示出普通民众的聪明、智慧、才能、眼光、胆识和胸襟:黄金剩女版《没有车没有房》与钻石王老五版《有车也有房》是青年们进行自我教育的曲目;《我为祖国喝茅台》调侃中石化公司天价吊灯、百万酒单、高管薪酬、涨价征文,顺带也把某某委幽默了一把;《微博俩宝》是将江苏某局长在微博上传情约会女子开房一事制作的MV,人们能从中窥到流行于官场的一些“潜规则”;《坐上高铁我肝颤》表达了对高铁事故不断、民众人身安全的担忧;《红星罩儿去战斗》拷问名人与其子女横行霸道、违法乱纪行为之间的关系;《五道杠之歌》嘲笑长得有点“官相”、文字有点“官腔”、2岁看《新闻联播》、7岁读《人民日报》 的“少先队总队长”;《甩蛋歌》一曲打尽了2011年所有网络热词,用调侃的方式进行年终热点事件盘点……其中,《祖国啊你慢些走》较有代表性:

  祖国啊你慢些走哎慢些走,

  你慢下脚步拉上你人民的手:

  拜金主义把整个世界浸透,

  强拆号子响遍了城乡穿透了云头。

  我看到老太倒地没人敢救;

  我看到城管夺称下了狠手;

  我看到城乡处处地沟油;

  我看到撞人补刀掉了头;

  我看到几十亿撒给非洲;

  我看到教室推倒变砖头,变砖头。

  唉……

  我看到这么冷的天啊,这么黑的云,

  娃儿读书在街头。

  祖国啊你慢些走啊慢些走,

  这一条高速路还太多污垢:

  你看那干部喝洋酒睡娇娘,

  你看那雷电让动车翻了跟斗。

  漆黑的矿坑血把煤浸透;

  新修的桥落成就到使命尽头;

  带套上姑娘不让去追究;

  善款被爱马仕装走;

  美美啊她露富炫在网上,

  美在她心头伤在我心头。

  唉……

  祖国啊我愿你民富而国强,

  我想看个够却总也看不透。

  (策划雅沫,填词华广,演唱Walker,制作海之爱;载Youku 56.com 2012年1月4日)

  从总体上来说,这才是大众喜闻乐见的、社会进步文化的表现形式之一;众多跟帖赞同就是明证。但它们毕竟是原生态的民歌,是生铁、璞玉和浑金,还需要锤锻、雕琢、冶炼。特别应指出的是:《五道杠之歌》质疑教育,提出了一个重大的社会问题,值得赞许。但是,其歌词基本素材来源于真人真事,视频画面也使用真人照片;文图相结合,已对特定人形成负面社会评价,涉嫌侵犯其名誉权、肖像权,这对无辜的孩子是非常不公平的;因此也大大削弱了其批判意义。故建议该歌词作者、制作者采取有效措施,立即停止传播,在进行修改后重新发表。

  四

  上述歌曲的视频至今还挂在网上(注:到本文修改定稿时,《祖国啊你慢些走》已被网站删除),应该说,这是当政者尊重不同的声音和意见、尊重公民的表达权的一种表现。如果像《诗经》在社会上流传的时代那样,当今“采诗官”能够采集“网络红歌”,“以观风俗,知得失,自考证”(班固:《汉书艺文志》,转引自《中国文学史纲要(一)》,同上,第51页),及时地纾解社会焦虑,正确地解决民生诉求,真正地疏导矛盾冲突,则百姓幸甚!民族幸甚!

  (本文系在《2011“网络红歌”大盘点》后的跟帖,2012年1月8日定稿。原文网址)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