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欧阳宁秀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转载)

名人逃离新浪微博 共同判断得不到尊重

旁观网民:

新浪员工辛辛苦苦拉来的名人,就这样被他们的老板给活活戳走了

贾葭:

称每个人都是受害者

:

发出8条声明去意坚决

宋石男:

将新浪微博称为“新浪V博”

:

我们要微博,但更要尊严

:

表示离开时不但带走粉丝,甚至连“五毛”都带走

微博江湖从来都不平静。

一直处于国内门户微博领先位置的新浪,更是各种热门新闻事件的发源地和集散地。

没人否认新浪微博的高人气和高互动性。正因如此,它在持续火爆的同时,也引起许多用户的不满。这个不满带来的一个最终结果就是:出逃。许多草根和带V名人纷纷逃离新浪。一直以来,面对新浪强势竞争压力的其他门户网站抓住这个时机,纷纷张开怀抱,深情招揽从新浪逃出来的各路人马。

大量草根网民也已开始出逃

先是宋石男、贾葭,接着是连岳,时光转到去年底,张鸣在微博中表达对新浪的不满,表示要离开。新浪微博总编辑陈彤立刻以一首南斯拉夫歌曲《啊!朋友再见》回应,生生逼走了张鸣。于建嵘见状,步张鸣后尘到搜狐安了家。

“轻佻”、“店大欺客”,这是张鸣和于建嵘两名最新出走的网络意见领袖对新浪微博的最终感受。至今,陈彤或新浪官方没作出任何回应。旁观网民中,有人说:“新浪员工辛辛苦苦拉来的名人,就这样被他们的老板给活活戳走了。”

其实,在网络领袖出走前,许多遭遇了新浪封号“转世”的草根网民已开始持续不断的出逃。只是,此次因张鸣、于建嵘两名在网络上人气颇高的意见领袖出逃,加之陈彤的轻佻态度,引起人们对新浪微博在新一年开头时,名人出逃现象的关注。

3位名人接连离开新浪微博

任教于西南民族大学的宋石男,多次遭遇加V去V,直至微博被审核。

去年7月,他在博客里发出博文《我为什么离开新浪微博》,历数自己使用这款产品以来的种种遭遇,并指新浪微博 “以V用户为中心,将围观者紧密团结在V用户周围,形成强大但单调的微博气场。”宋石男将新浪微博称为“新浪V博”。他在这篇博文中直指新浪对用户缺乏尊重,选择离去。

另一名知名媒体人贾葭也于去年7月发出博文《每个人都是受害者——致新浪微博》,表达离开新浪之意。贾葭说,发生重大新闻事件时,发出的帖子在新浪会遭遇删帖,而在其他门户微博却不会遭遇这样的事件,这说明“新浪微博的审查尺度是自我设置”。

两个月后,知名专栏作家连岳删除在新浪微博所有帖子后离开。他在博客中发出8条声明,言辞简短但去意坚决。“既然原来提过一次意见,他们的行为模式依然相同,那说明他们认为这意见并不重要。”

新浪微博总编辑陈彤下驱逐曲

如今,一度蔚为壮观的“转世党”,现在大多已销声匿迹。他们有的转战其他门户微博,有的还成了加V用户,有的则改头换面,在与新浪的不断博弈中,小心翼翼地拿捏着尺度边界以求苟延残喘。

随着新浪的不断强势,出逃新浪事件也在同时发生。直至张鸣和于建嵘的相继离开,网民出逃新浪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

1月6日,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在新浪微博发帖扬言离开,表示将会在离开时不但带走粉丝,甚至连“五毛”都带走。随即,新浪微博总编辑陈彤以一首南斯拉夫歌曲《啊!朋友再见》回应。7日,张鸣在微博中表示将不再贪恋新浪的人气,彻底离开新浪。

很多网民在等待陈彤就此态度回应。然而,近一个星期过去,新浪方面没有任何回应。1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表达去意,并停止更新了微博。“我们要微博,但更要尊严。”他在微博中说。

博主希望门户微博懂得尊重用户

13日下午,已在搜狐微博安了家的张鸣和于建嵘接受本报专访。他们离开的原因各有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的判断是:希望门户微博学会懂得尊重用户。

16日上午,本报记者向新浪方面表明采访意图,希望就此事获得回应。但直至下午两点发稿时,未获对方回应。

【对话】

张鸣:我已忍他们好长时间了

微博是个好东西

对微博这种网络世界的新产品,张鸣认为它是个好东西。虽然不得不离开新浪,但他认为门户微博的相互竞争和制衡,并不会让他彻底失去通过微博发言的机会。

都市时报:微博对抵抗删帖、充分的信息流通起到居功至伟的作用。你认同这样的意见吗?或请你说说对微博这种产品的看法?

张鸣:我赞同这样的看法。微博时代,让很多草根人士都可以成为记者,这保证了信息来源的多样,并保证信息发布不会被左右。但它在技术上有些毛病,我觉得它的140个字太少,应该200字左右才足以阐述我的一些观点。

都市时报:张朝阳自称是微博世界的五月花号。如果有一天搜狐拥有了众多意见领袖而态度转变,你说会选择不用微博。那在网络时代,你会选择其他什么工具来与网民交流?

张鸣:国内有那么多家门户微博,不可能任何一家都容不下我。如果真到了连一个张鸣都容不下的地步,可能真出大事了。我认为不可能走到那一步。

不能为了贪恋人气就受委屈

张鸣透露,在6日发出微博表示将离去时,当时他的真实意愿是借此警告一下新浪,并不是真的打算离去。直到陈彤发歌相送后,觉得下不来台,张鸣才下决心离去。

都市时报:你最早因为什么事产生离开新浪微博的念头?最终确定离开新浪,主要是因为他们的空间太小,还是陈彤的傲慢?

张鸣:我已经忍他们好长时间了。特别是“五毛”的攻击,先说我和女学生的问题,接着又说我骚扰电视台女编辑。女学生那事,我要求他们辟谣。

新浪微博不是有个辟谣平台嘛,对我们这些普通用户的投诉,他们都不太搭理。投诉到第三次,他们才简单做了个辟谣。

我觉得他们这样是对用户的不尊重。既然是辟谣平台,为何对涉及个体网民的事就不积极?!6日发出的帖本来只是想警告一下他们。

都市时报:你觉得是什么原因让你成了新浪不受欢迎的人?

张鸣:刚开始时,新浪需要人气,就把我拉过去。我本来也喜欢微博,过去后,他们从来都没推过我,我的人气都是自己拉起来的。有时,他们会发信或打电话要求删帖,这些我都能理解。

但像吴法天那样的人过去后,他们竟然还推过这样的人。我当然要发点牢骚。“三妈”之后,粉丝一夜之间多了10余万,你说这可能吗?!孔庆东又不是娱乐明星,一夜间多出10万粉丝,肯定是新浪加的。像孔庆东那种人连骂人都给加粉丝鼓励,我就觉得新浪是一家没有底线的网络公司。

他们可能早就想让我走,只不过又不好直接说。接着我发的那条微博,来了个顺水推舟。陈彤在我表达去意后,发歌相送,态度轻佻,根本不像总编辑。他可能觉得他们新浪微博能量很大。

都市时报:新浪还有一个有趣的群体——“转世党”。他们一定程度上撑起早期新浪微博的活跃度。如今似乎所剩无几。他们的遭遇和你一样,你怎么看待这个群体?

张鸣:有一些是不可抗拒的外来压力,有些是商业公司的压力。这些我都能理解。但你不能主动作恶。不能选择某些东西,我还不能选择微博?!

都市时报:有网民不同意你离开,认为这是对粉丝的不负责。你怎么看待?

张鸣:我现在在搜狐、腾讯两边都开着微博,两边都看。我不能为了贪恋新浪的人气,就受着委屈。作为微博博主,我是内容提供者。你要真喜欢我的东西,你跟着来瞧就是了。

都市时报:连岳、宋石男等人离开时,当时你持何种看法?

张鸣:我一般就是上去把自己的思想发上去跟网民分享,很少看别人的微博,不知道这事。

都市时报:你的出走,有人认为是在门户微博抢夺战中被当枪使。你怎么看?

张鸣:我可不管他们几大门户之间的恶斗,我只选择我能发言的地方。就像买东西一样,哪边能让我买到物美价廉的东西,我就去买。

国内门户微博将就用用

对国内的门户微博,张鸣说也就凑合用用,最好的状态是像推特那样,但指望不上。

都市时报:现在你已决定离开新浪,请说说你对新浪微博的用户体验。

张鸣:不尊重用户,店大欺客。它现在的利润可能比别几家的好,可能是因为做得早,技术、功能上比其他门户全一些。

都市时报:其他几家门户微博的尺度也不见得大。移步其他门户后,你如何来协调这些问题(例如,同一个帖子,在新浪可能活得好好的,但到了网易、搜狐会被删掉。反之亦然)?

张鸣: 删帖能理解,告知一声就行。你别搞个“此帖已被原作者删除”,其实是被网管删除的,还要栽赃给发帖人。

都市时报:你理想中最好的微博产品应是怎样的?

张鸣:推特最好,但我们指望不上。国内这些门户微博,将就用用吧。

都市时报:选择将主战场放在搜狐,基于什么考虑?请你谈谈几家门户微博的特点。

张鸣:基于他们的客气。他们的这种客气态度,我就过去安家,表示鼓励。

现在的搜狐微博还可以,有点像新浪起步时的意思,人气已逐渐起来了。网易互动性差一点,腾讯太乱,很多功能使用不是很方便。

(都市时报记者:李鸿睿,李晓静 实习记者姜孟冬)

欧阳宁秀的最新更新:
  • 2011:辛卯年里的中国孩子 / 2012-01-03 09:47 / 评论数(6)
  • 韩寒是五毛吗? / 2012-01-02 15:30 / 评论数(15)
  • 守护新闻自由的灯塔 / 2011-12-20 20:40 / 评论数(2)
  • 百岁清华何时再次飞龙在天 / 2011-05-04 21:07 / 评论数(8)
  • 网络时代的大禹如何应对滔滔公关洪水? / 2011-05-01 21:18 / 评论数(7)
  •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