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已仙去,梅花空自新。
   江山余此物,海岱失斯人。
   宾客他乡老,雁程几度春。
   旧城载酒地,生死一沾巾。
  
   题记,用古人意,五律《感梅忆刘宾雁》
  
  (一)、
  
  梅花想看到大雁
  大雁想奔赴梅花
  但他们老死未相往来
  因为梅花是唤春的死士
  大雁是山河的春使
  
  寒酷呵,你可以冻死
  碧满天地的青草
  你可以僵化
  原始茂盛的树木
  你还可以让我们颤抖
  
  但你永远不能夷除
  梅花的生机
  你永远不能陷灭
  大雁的灵魂
  
  此时,冬之极
  我们端看着梅花的傲绽
  那是我们抗寒的
  唯一也是最厚的棉袍
  
  彼时,我们将仰看
  不死的大雁携裹着春
  重生般地飞回
  直到看得我们泪水流下
  再也冻不成冰凌
  
  
  
  (二)、
  
  人们呵,请别怪我特立于
  一片憾恨不平中
  先生,请别怪我洼视您
  那几句你生前自拟的墓志铭
  
  它们没有文采
  没有意义
  没有精神
  没有灵气
  比起“ 1925-2005”这几个字
  他们敕准的这几个字
  
  刘宾雁
  只这三字的意象
  已经足够足够
  
  你在厚土上下
  被厚葬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