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8日的《陕西日报》发表了一篇《党报党刊发行在渭南竟然受阻》的文章。文章表示中国联通渭南分公司在公司内部发布《关于2012年报刊订阅事宜的通知》要求,各部门(中心)、网络公司各部门(中心)、各县分公司:根据公司安排,公司机关各部门和各县分公司一律不再订阅2012年各类报纸、杂志、刊物,不得以各种名义申请费用用于支付报刊订阅。文章表示“最终中国联通华阴分公司2012年《人民日报》、《陕西日报》、《渭南日报》一份都未订。”而陕西省管辖的《渭南日报》也在同一日发布评论文章《发文拒订党报党刊太离谱》,对中国联通渭南分公司拒订党报党刊行为表达了“诧异论”。
陕西两级《》的“诧异论”出炉后被一些门户网站大量转载,引发网民热议,就网络民意来看,与《党报》宣传的主基调大相径庭,绝大部分声音都在支持联通渭南分公司的“壮举”,那么如何看待现代版的《党报》的“诧异论”呢?
首先,陕西两级《党报》发文批评别人不讲政治,其实是《党报》某些决策层自身的政治素质也不高。人家联通渭南分公司发文的意思是“拒订一切报刊杂志”,其中包括了党报而已,而《党报》某些人就抱着酸溜溜的心态,利用党报的资源,把联通渭南分公司的决定改为发文拒订党报党刊。《党报》本想利用自身的资源和影响力对联通渭南分公司造成舆论压力,没想在当今互联网高度发达的年代,这一政治素质和业务素质并不高明的决定最后给自己造成了巨大压力。
其次,《党报》“诧异论”还凸显了传统的特权思想。长期以来,各级党报被视为各级党委执政的喉舌,在政治权威上有着不可挑战的地位,因此也有着无可替代的政治地位。但是,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逐渐进入“转型期”,这种在意识形态长期形成的权威无疑会受到各种新思维的挑战。如果《党报》不认清形势,把握时代的主流,走在社会变革的前列,始终抱持传统思维写稿办报,无疑会与这个时代产生冲突。此次陕西两级《党报》的“诧异论”正好说明了这一点。
说到底,此次《党报》“诧异论”事件经互联网转发后引起的广泛关注的背后其实是一系列复杂的社会与政治改革深层次问题。党报作为执政党宣传的喉舌,始终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系中扮演着重要的“政策”功能,而随着中国社会的飞速发展,市场经济和自由、民主、法治的思维已经占据了民意的大部分主流。执政党如何面对这一新的思维和转变,其实是一个重大课题,而陕西两级《党报》的“诧异论”,恰恰仅是这一现代社会“政策”与“变革”力量冲突的表象罢了。

                                          来源:凤凰博报  作者:毛豫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