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民网》署名邓盛友的评论称:“对于公民来说,性行为本身虽然不是见不得人的事,但毕竟是私下、隐蔽进行的。谁也不愿意在公众场合大声嚷嚷,更别提在药店留下‘案底’了。买了紧急避孕药还得留下真实身份信息,无疑是在向药企和药监局报告:我要在近期内与异性做爱了,如果在短期内购买较多,无疑又在传递一种信息:我性欲很强,隔三差五地要做爱,这让人情何以堪?”

广东《南方都市报》署名四一的评论称: “避孕药实名制,只是继网络实名制、菜刀实名制、车票实名制、自行车实名制等种种实名制之后的又一新花样。实名制的正功能,目前我们不能看到多少;实名制给公民隐私带来的麻烦乃至侵害,却显而易见。那为什么有关部门如此勤劳而勇敢地推行各种实名制?”“事实上,匿名的自由是公民自由权中相当重要的一个部分。公民有匿名发表言论的自由,只要其言论未触犯法律;公民有匿名发生性关系的自由,只要当事双方是自愿交往的成年人;同样,公民也有匿名购买避孕药的自由,不论他的实际情况是什么。匿名的自由,本质上是个体在私人领域中自由、自治、自为的权利。面对这种权利和自由,政府的权力不能过度扩张、肆意蔓延,因为权力每扩张一寸,个体权利就危险一分。” “其实,最该实名制的,不是民众,而是权力拥有者,譬如官员财产实名和公示制度。实名制更应发挥的功能和作用,是把拥有公权力的人关进笼子里,而不是把民众关进笼子。”

《太阳报》“华夏透视”的评论称:“内地实名制泛滥成灾,连购买避孕药都要登记身份证,成为笑谈。” “醉翁之意不在酒。实名制所以泛滥,表面上有诸如维稳、喜庆活动等原因,但根源是当局畏民如虎,严防百姓犯上作乱。北京举行奥运、上海举办世博,当局担忧杨佳杀警案重演,规定百姓买菜刀实名制;各地维权抗争群体事件不断,当局害怕网民响应,引爆‘茉莉花革命’,规定网民实名上网发微博。”“最典型的例子是,去年温州高铁追尾惨剧发生后,现场抢险人员欲从乘客名单中寻找失踪者,结果发现铁路部门并没有记录、保留乘客名单,原来,火车票实名制是挂羊头卖狗肉,唯一用处竟是供公安当局拦截、追堵异见人士。为政者如此草木皆兵,让人啼笑皆非。”“实际上,当局不遗余力推行实名制,不仅侵犯公民权,也为民众生活带来不便,当今中国最应该推行实名制的其实是官员的财产和收入。”“当今中国,贪官污吏无处不在,官逼民反无日无之,只有把公权力置于阳光下,让人民群众参与监督,贪腐才能得到有效遏止,社会正气才能抬头,老百姓才能心情舒畅,否则,推行再多的实名制也是枉然。”“为了所谓的和谐与稳定,当局肆意侵犯百姓公民权,其实,实名制并不是当局的救命符,更不是维稳的灵丹妙药。国无民,民无国,眼下实名制五花八门,神州还不是一乱接一乱,民众维权抗争如星火燎原,再多的实名制也不能阻挡民怨‘堰塞湖’的决堤。”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