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草根韩寒却不应该是这样的,人们不禁要问了,这还是那个曾经说出“世界上有两种逻辑,一种叫逻辑,一种叫中国逻辑”;“可以不为自由而战,但不能为高墙添砖加瓦”;以及“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等一系列名言的韩寒吗?这是怎么了?难道hold不住了吗?对此,也有网友认为,国民素质低绝对不能成为中国人“不适合民主”的借口,要知道,国民素质低正是专制独裁的产物,也正是专制独裁统治者最希望看到的,并且还希望这种状态能够一直维持下去,彼此相安无事,并美其名曰为“和谐”。(网友棵子)

与此同时,韩寒还认为,现在中国人的不满,都是关于个人利益,而不是普遍的自由或正义问题;“最关键的是,大部分中国人一副别人死了绝不吭声,只有吃亏到自己头上才会嗷嗷叫的习性,一辈子都团结不起来”。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韩寒的这个说法无疑是错误的,究其原因,他大大低估了民众的素质,从大连到乌坎,从城市到农村,中国民众早已经证明了他们有着良好的自我组织能力与素质。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上作者张铁志的文章说,不论是独立参选,还是民众抗争,这其实就构成了公民社会,民众的素质正是在这个过程中逐步提高的,并且可以不断给执政者施加压力。

文章强调说,在一个全能主义社会之下,广大民众必须在一切可能情况下去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或者说权利,逐渐壮大公民社会,而不要去自我预设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无论如何,韩寒应该知道,并不是他写一篇文章《要自由》,自由就会自己降临,如果你自己首先缴械了,那么执政者是不会把任何东西白白送给你的。

此外,韩寒又说,“民主是一个复杂,艰难而必然的社会历程,并不是什么革命、普选、多党制,以及推翻某某,这些脱口而出的简单词汇可以轻易达成的”。“一人一张选票选主席,其实这并不是中国最大的急迫,相反,一人一张选票,最终的结果还是共产党代表获胜”。之所以这么说,韩寒的理由是,他从选举依赖金钱,而共产党拥有大量资金,于是便得出了共产党必然获胜,因此普选并不是中国所需要的奇怪结论。对此,有网友反驳说,纵观古今中外的历史,当一个社会的大多数财富被集中到少数人、或少数家族手中的时候,革命差不多就要发生了。

作者赵进斌的文章说,欧洲的天鹅绒、中东的茉莉花,包括卡扎菲被乱枪击毙等等,究其根源,不也都是因为这个吗?事实上,民主的内涵其实再简单不过,我的理解就是你想当总统也好、首相也罢,想连任主席也好、总书记也罢,必须得问问这个国家大多数选民手中的选票,而民众人人手中握有的那张选票,掂量掂量究竟投给谁好,这就是民主。这也是对如何实行和实现民主路径最好的诠释,那些鼓吹什么想要民主就得“走十万八千里,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取得“真经”的花言巧语说辞,八成不怀好意。

另一方面,民主就是你在竞选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之前,必须首先把自己的家庭财产公之于众,而不是像某些社团那样,已经执政60多年了,还是借口什么“条件不成熟”,而“一直还在研究”;也不是自己一方面在国内喋喋不休地大念爱国经、三公消费永无止境;另一方面却让自己的老婆孩子拿外国绿卡远走海外。再者,民主就是在你当选之后,必须要兑现你当初竞选时所承诺的东西,不能拿自己当人民代表几十年以后,当初说得天花乱坠的那些东西,至今却还在让广大民众翘首以待,望眼欲穿。如果再不兑现的话,民众早晚有一天要用选票把你们轰下台去。

此外,韩寒认为民众素质低是民主无法实现的原因,这个观点也不新鲜,但却是一个偏见,去年英年早逝的著名宪政学者蔡定剑先生对此曾进行过深入的研究,并早已批驳了这种偏见。中选网上作者洪振快的博客文章说,按照通常的理解,农民的素质不如城市居民,但蔡定剑先生去了很多地方,搞了很多调查,结果却显示,就对民主的热情——选举的积极性、主动性而言,中国的现状是农村高于城市,农民高于城市居民。就世界历史经验而言,蔡定剑先生举例说,当年逃往北美的那些清教徒,还有流放到澳大利亚的那些罪犯,他们的素质未必就很好,他们都能搞出很好的民主,这就说明民主跟民众素质实际上没有太大关系。

英国在17世纪、美国在18世纪就建立起了民主制度,若论民众素质,似乎没有证据和理由说已进入21世纪的现代中国仍然差于17世纪的英国和18世纪的美国。按照某些人的设想,民主与素质正相关——似乎经济发达、生活水平高、受教育程度高的人群民主意识更强、更看重民主权利。然而,中国的现实则恰恰与之相反。蔡定剑先生观察到的现象却是,许多农村基层民主的开创者和发源地,不少都是在经济不很发达,问题比较多的“问题村”、“后进”村里搞起来的。

这些地方由于经济不发达,乡村干部腐败,农民负担重,村里问题多,上级党委、政府对村里领导班子难以指定安排,这才想到放手让村民选举,自己解决问题。但这一放手,没想到反而放出了真正的民主,人们发现这些所谓“落后”的农民,原来他们并不愚昧落后,并不缺乏民主素质,而是人为地禁锢了他们的民主诉求,束缚了他们的民主权利。韩寒认为中国民众,尤其是偏远地区的普通民众,“普遍对民主和自由的追求不如文化界想象的那么迫切”,民众只要拿到钱就满意了。这与蔡定剑先生的调查相反,很显然,韩寒受了偏见的影响,对问题缺少研究,其观点与事实不符。

洪振快的文章最后强调说,韩寒无疑是天分很高的人,但正如有人所说,“读书少,学术差,不专业”。易中天先生认为这很无聊,反问“你读书多,你学术好,你非常专业,咋说不出韩寒这样有分量的话?”这种反问不无道理。但无论是韩寒,还是易中天先生,恐怕都不会认为自己在民主问题上比蔡定剑先生更有发言权吧。

综上所述,有网友点评说,对于韩寒,我向来主张实事求是,尊重、期许加宽容,杜绝棒杀也反对捧杀!现在更是希望其远离“中国逻辑”,靠近逻辑,随着自己的年龄增长而逐步增加一点沉稳厚重 (网友缪一轮)。这位韩老兄,有一个目的算是达到了:引起大家对自由民主等的关注,但是,如果大家以前不关注的话,他说得再多也没人理他,可见,本来大家就是关注的。有人说他应该读读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这位老兄读没读我不知道,但肯定没读懂,不能再拿他年纪还小当借口了,在他这把年岁, 人家托克维尔连书都写出来了。(网友国洪新)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