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 | 思潮与政见: 乌坎维权与天鹅绒革命

也许,有人认为,中国的打压策略是有效的,因为中国政府毕竟避免了茉莉花革命在中国爆发。2011年茉莉花浪潮确实没有波及到中国,但是,没有迹象显示,茉莉花革命的幽灵在中国已经成为历史。从中国目前的社会现实观之,将2011年说成是中国经历重要转折的一年也许并不为过。

”的破灭

这一年,中国无论是在其亚洲周边地区还是在对美欧关系上均受到强大压力。中国外交在南中国海触礁,美国重新调整全球战略,战略防务目标明确指向中国。曾经在外交上刻意容忍中国的欧盟如今也在人权问题上摆出强硬姿态。与此同时,7月份的动车事件虽然发生在中国国内,但在这个信息全球化的时代,全世界目睹了被认为属于中国奇迹的中国铁路高速发展背后所隐藏的危险。对于世界舆论说来,2011年的中国动车事件意味着片面追求速度的虚妄,“中国模式”的破灭。对于不少的羡慕中国效率和批评西方民主不足的西方人说来,如果效率意味着劣质和危险的话,那么这个专制有利效率的梦于是破灭。无法保证生命安全的速度充其量不过是毛时代的大跃进的重演而已。

群体抗议成为社会日常景观

从另一角度,对内的打压并没有遏制住中国社会冲突的加剧。官方的打压促进了社会的觉醒,日益增多的民众看到了社会的不公,看到了制度腐败的不可救药。不少人走向绝望,更多的人走向了反抗。2011年是中国维权意识空前明晰,维权热情空前高涨的一年。由北至南,从西到东,族群维权、工人罢工、商人抗税,失地农民争地,公民反对污染,动辄数以千计甚至数以万计的示威者群起抗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散步、静坐、示威、抗议正在成为中国社会生活的日常景观,中国社会俨然已呈燎原之势。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出现了广东乌坎村惊天动地的民主革命。乌坎有组织的民主维权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民主革命,因为乌坎事件包含了理性、和平、自治、民主、权力转移等多种民主革命所必须具备的因素。将乌坎同20年前的捷克“”相比,除了乌坎仅仅是中国中央政权之下的一个小小的村镇之外,乌坎完全具备同天鹅绒革命相比的条件。也许,有人说,乌坎人并没有彻底割断对中央政府的幻想。但这正说明了乌坎人的理性。

同捷克的天鹅绒革命一样,如果没有全中国势如燎原的维权大潮的支撑,如果没有中国互联网乃至整个世界舆论的支持,乌坎革命不可能取得阶段性成功。天鹅绒革命的最后成功,有赖于苏联及整个东欧共产主义制度的崩溃,同理,乌坎人现在绝非高枕无忧。如果中国有千千万万个乌坎村在新的一年里起来集体维权,有更多的个体站出来支持艾未未,声援陈光诚,那么乌坎革命的最后成功就会指日可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