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为:重庆归来话重庆


进入专题
重庆模式    ● 张维为  
    邓小平讲过一句名言:听过枪声和没有听过枪声的军人就是不一样。我觉得,与此类似,一个地方实地看过,还是没有看过,也是不一样的。这次到重庆的实地参观考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重庆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对重庆经验也有了更多的感性认识,也促使我进行了一些新的思考。我想从“硬件”和“软件”两个角度来谈谈我的看法。
    先讲一下自己对重庆“硬件”发展的印象。我这次是从欧洲到香港,再从香港到重庆,一路走来的,所以可以进行非常鲜明的印象比较。重庆比肩接踵的高楼大厦,繁华时尚的商业氛围, 看上去已经不逊于任何国际大都市了。昨天我们又到了最基层,参观了虎峰山村党支部的服务平台,这个服务平台的硬件条件,已经不亚于欧洲国家最基层的镇政府的办公条件。服务平台发布即时就业信息的那种大型电子屏幕,欧洲国家基层政府还没有。重庆的交巡警平台也很先进,欧洲国家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这两天看到的重庆市区居民的住房水平,我看总体上超过了香港市民的平均居住水平,尽管香港的人均GDP为24000美金,重庆是4000美金。所以我们今天讲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东西。邓小平曾讲过,我们虽然人均GDP不是很高,但因为实行社会主义制度,我们人民得到的实惠要大于资本主义社会,这个观点得到了印证。以我的观察,上海和深圳等沿海发达城市也好,重庆也好,百姓的居住条件总体上已经好于香港和日本,可以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个实实在在的东西,经得起国际比较。
    从“软件”的角度看,我也感触很深。首先可以明显地感到重庆的人心比较顺。我在这里先后坐了6次计程车,每次都和司机聊重庆,他们感觉都比较好,对重庆这些年的变化很自豪,对市委、市政府这些年的工作评价很高,我在国内无论到哪里都喜欢和计程车司机聊聊天,了解一些当地的情况,对本地党政领导人评价这么高的的确不多。这说明重庆近年工作的成绩是深得民心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对重庆经验持怀疑态度的人应该到重庆看一看,了解一下实情和民情,可能会改变自己的看法。
    过去人们总认为,谈民生,是“蛋糕”做大了以后的事,但从这次考察的情况来看,重庆可以在改善民生的同时把“蛋糕”做大。换言之,分“蛋糕”和做“蛋糕”可以齐头并进。
    分好“蛋糕”能促进做大“蛋糕”,这是一个很有启发的实践。公租房也好,户口落地政策也好,严格地讲都属于分“蛋糕”。重庆市为公租房建设投入了1000亿元。300亿来自政府,700亿银行贷款。政府的钱不用还,银行的钱通过房租还。这一方面拉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另一方面也解决了许多企业的后顾之忧,户口落地政策使重庆吸引到了更多的农民工和青年才俊,这些都使越来越多的企业愿意到重庆来投资,投资多也意味着把“蛋糕”做大了。做“蛋糕”和分“蛋糕”相辅相成,令人鼓舞,这个创新实在是很有意义。
    处理好做大“蛋糕”和分好“蛋糕”不容易,两者关系微妙。处理得好,可以保持两者的相对平衡,相互促进。效率提高了,可以更好地实现公平,也就是说把“蛋糕”做大了以后,就可以更容易地分好“蛋糕”。反过来看,分好“蛋糕”又可以增强人民的凝聚力,促进社会和谐和经济发展。但如果两者的关系处理得不好,过度追求任何一方,都会事与愿违,最终损害的是人民的整体利益。重庆今天做到了两者互相促进,值得充分肯定。
    我有一个观点,中国的发展要放在整个世界的背景下来看。我多次说过,中国正在探索超越西方模式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我还说过,中国的“发达板块”在这方面起着带头作用,上海在许多“硬件”上(地铁、机场、公路、码头、高铁等)和“软件”上(人均寿命、婴儿死亡率、社会治安等)超过纽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这两天在重庆考察后,我觉得我们的“新兴经济体板块”也可以这样做,并可能发挥自己的独特优势,在不少方面(如住房、社会治安、居民幸福指数等)后来居上。从这个角度看,重庆的探索也具有国际意义。
    在政治制度方面,中国探索的是“选拔” 加某种形式的“选举”模式,我过去比较关注这个模式在上层构架的实践,但这次在重庆,我们看到基层党组织的一些实践,实际上也是这个思路,通过组织功能性党小组,党员干部帮助农民,提供具体服务,如科技入户等。这样做既锻炼了党员干部,又使百姓知道投票该投给谁,这是很有创意的做法,也有利于从政治层面推动经济发展和共同富裕。我看中国探索的“选拔”加某种形式的“选举”的政治模式站得住脚,从基层到最高层,通过这样一种制度安排,其总体效果明显好于西方光是靠“选举”的模式,因为西方模式几乎没有了人才观念,这也是西方现在总体走下坡路的关键原因。
    我们探索新的社会制度,不走西方那种社会和政府对抗的道路,而是探索社会和政府高度良性互动的制度,重庆的干部“大下访”看来是一个很好的做法。通过定点接访、重点约访、带案下访、驻点指导等多种方式,主动地了解和掌握百姓需要解决的突出问题和难题,解决了过去积压的大量信访问题,力求把各种矛盾化解于未然。实现共同富裕实际上也是一个社会进步的伟大目标,背后是社会和谐与公正的理念,“大下访”的做法体现了这种理念,也为中国探索新的社会互动模式作出了贡献。重庆还用健康的文化来凝聚人心,满足市民的精神需求,增强了重庆发展的精神动力,这也是中国社会制度建设的一个重要试验。
    在经济领域内,我们探索的是混合经济制度,重庆的“八大投”,带动了民营企业的迅速发展,实现了“国民共进”,这值得称道。重庆实践证明,不只是西方的私有制经济是现代经济,中国混合型经济也是现代经济。混合经济制度可以实现“国民共进”,创造出比西方私有制经济制度更高的生产力,给人民带来更多的实惠,为实现人民共同富裕提供了经济基础和制度保证。
    总之,我看重庆探索的东西内容非常广,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做法,这是我原来没有想到的。这是政治家在做大事,有眼光,有魄力,有周密的可行性方案,有落实各项政策的执行力,所以使重庆成了一个创造奇迹的地方。希望重庆再接再厉,在探索中国道路方面取得新的成绩,也希望重庆进一步推进话语创新,把重庆故事说得更好,从而使“重庆经验”在中国乃至世界上产生更大的影响力。
    
   进入专题: 重庆模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网(http://www.aisixiang.com ) ,栏目:天益专题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435.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红旗文稿,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