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禽 | 戾气的一月

今年一开始,我的几篇BLOG就充斥着戾气,虽然自己也知道这样不好,但是终归还是不吐不快。没办法,流年不利,诸事不顺,好在这戾气的一月就要过去了……

上 一篇吐得急了,搞得后来要改。特别是关于精英的部分,的确是我的误解,感谢G+的“相忘于江湖”兄指出,我太不蛋腚了,看到莫知许说“师弟”什么的然后一 堆人转,就没坐住。后来大概就只剩下方舟子等人还在表演了。连艾胖都已经站到韩寒一边,不知道上次骂我的那个艾粉作何感想。

不过后来想想,TMD这些破事关我鸟事,还让不让人过年了。遂不再理会。整个春节期间就没再想着写BLOG的事。期间看了些各种吐槽段子,尤其是关于方舟子的,实在是太欢乐了。他是看大家对春晚不满,特地出来娱乐大众的吧。

麦田是个SB

这是我本来打算作为前文《阴谋论也吃香》题记的一句话,后来觉得人身攻击得太过就删掉了。现在想想没必要,我写此文的目的就是要攻击麦田的。我一向对麦田这人没好感,碰到这事作此文,也算是趁机吐槽一下多年来对麦田的成见。

在前文已经说过此人人品很差,而我的这个成见早在他去百度之前就已经形成。

至于阴谋论,我承认我也喜欢,一向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猜测中国人。所以韩寒背后有团队什么的也没什么奇怪,小四靠抄袭都能混到中国文人首富,韩寒组个团队再正常不过了。

就这个事件来说,麦田的手法实在太恶劣。预设一个结论,然后整一堆不能成立,或者逻辑上没有必然联系的所谓证据来论证这个结论,这种做法根本就不是什么质疑,只能算是攻击。他甚至为此编造出一个美妙的阴谋论故事——如果你相信麦田,那你更应该完全相信《货币战争》。如果要说这事有什么贡献的话,那应该算是马亲王那篇关于阴谋论的科普文章了:

从<人造韩寒>看如何构筑阴谋论

不就是攻击嘛,那我也来一把,不过就不那么麻烦了,所以直接就是上面那句话,不解释。

虽然麦田后来是道歉了,但是影响已经造成,他倒是全身而退,但目的显然已经达到。

有人至今仍然相信麦田,说麦田只是因为要找工作,不想给自己添麻烦,而打官司太折腾。可问题是麦田从天涯到蚂蚁再到百度,不都是以折腾为业的么?否则何必在这种时候搅出这种事情来呢。

还是女王说得对,人各有“智”——智是智商的智。

当然也可能他们跟方舟子一样,只是因为嘴硬。

补充:昨天麦田又高调宣布复出,那大家就继续看这SB要如何表演吧。

方舟子也是

我要坦白的一件事情是,我曾经也是科学教的教徒,甚至一度真的将科学教列为我的宗教信仰——在某国外网站注册时选择宗教信仰一项为科学。那时真是把方教主奉为神明,他说的全是对的,他的敌人全是伪科学的骗子。

那时有位也姓方的朋友告诉我:方舟子是个SB。

我当时还很傻很天真的不信——当然不久之后就信了,以致于因此被他笑话(大约06年底的事)。

这么多年过去,方教主还是这副德性,然而教徒却日渐增多,看来贵教事业蒸蒸日上啊。

很多方粉说,方教主以前挑战的人都有问题,所以这次肯定也是这样。这正是方教主最大的问题:

他总是认为自己就是科学的化身,是科学的唯一代表,所以是永远正确的。

以至于他的教徒们都信以为真,所以选择性失明了。比如那个罗永浩——虽然我也不喜欢他——但是方舟子就没能在他那找出什么问题嘛,老罗说方夫人论文抄袭,方教主至今也未能证明自己夫人的清白。

顺大便说件奇怪的事情,、罗永浩、唐骏、李开复……这些人我都挺讨厌的,但是他们的每一次吵架,却只会让我增加对方舟子的讨厌,而不是别人,真是很奇怪啊。也许就是因为方舟子从来没错——一个把自己造成神的人,比一个被别人造成神的人更让人觉得恶心。

如果你一定要相信有一个什么是永远正确的,那么向你隆重推荐中国共产党,它才是终极BOSS,永远伟大光荣正确。

很多年前我说过:能包治百病的药~~~~~~~~都是假药。套用到这里就是:

永远正确的不会是方教主…而只能是贵党。

韩寒有什么问题

其实这个事情韩寒一开始就错了,当时就应该直接把麦田给起诉了,也就不会有后面这许多麻烦。等麦田退去,方舟子上来,长假开始法院放假了,结果折腾了一个春节,年也没过好吧。

话说麦田和方舟子这种做法已经跟宋祖德兄弟差不多了,只是他们居然有这么多人支持,真是不得不说,祖德就是吃了长得太丑的亏啊——麦田和方舟子加起来也没祖德丑啊。其实我要说,这事要是换成由祖德挑战韩寒的话,我坚决是要支持祖德的。

不过这也只能说是方教主自己找的,批肖传国之流有功并不意味着他就有了免于法律约束的特权,这正是某些方粉的SB之处。

前几天还看到有人挖出以前天涯上8挂韩寒下半身的帖子,真是无聊之极啊。天涯的八婆们那真是一群那啥啊,背地里约炮无数,却拿别人的私生活作材料来装点自己刚修补的处女膜。谁让人家韩寒是高富帅呢,你们黑木耳就哼切呸去吧。韩寒能搞女人是他的本事,难道要像卡宴男那样勾搭不成上门砍人吗?

在 我看来,韩寒一直就是个商业产物,而所谓的自由主义,其基础就在于经济的自由,所以我尊重一切自由经济的产物,支持在商业和法律框架内的一切手段。所以韩 寒的具体运作方式并不是我所关注的,即使方教主最终证明韩寒是团队运作,也不能改变他是个SB的事实。团队运作的文字出版方式并未被法律所禁止,如果是为 了那4000万,你就明说吧,不要打着各种大旗。

不过我本来也不是韩粉,至今没买过韩寒的一本书——包括那本著名的杂志《独唱团》——甚至都没买过他代言的凡客产品。然而现在看来,其实做个韩粉也不错。

做韩粉最坏的结果不过是被他的团队所骗,承认自己智商偏低。但是去做麦田方教主之流的脑残粉,那就不只是智商低的问题了,简直就跟猪差不多——如果你不幸中枪还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恭喜你,猪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躺着也中枪。

好吧,张放老湿您不应该中枪,您是“达春绿”。

应该关心什么

回顾这盘大棋,起点是韩寒的革民自三段论,接着就是麦田阴谋论,然后是方舟子的九评韩寒。一浪接一浪的高潮迅速把三段论引发的大讨论冲散了,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麦田和方舟子这两个SB我厌恶已久,但之所以在这件事情上要吐槽这么多,也是因为他们毁了这次原本挺好的讨论。

我根本不关心韩寒是不是有团队,也不关心方教主是否能保住他永远正确的不坏金身,我原本只关心三段论的讨论还能不能继续。

当然,现在走上了法律渠道,事态终于又开始向积极的方向发展了。那就是关于法律上言论自由和诽谤之间的界定问题。

吐槽完毕暂时可以打住,终于可以开始谈点正经的了——

(以下的观点也许还比较粗糙,但乐于见到更多的讨论,这是更有意义的事情)

基本上我是反对宋石男等人的观点,这事与言论自由关系不大,至少不足以保护方舟子的言论。我认为言论自由的受体应该是政府或公权力者,而韩寒并不属于。作为法律上平等的两个个人,名誉受损的韩寒有权就方舟子的言论起诉。言责自负是基本的法律规范。

其实相比这个案子,当年的宋祖德更具备受言论自由保护的条件。

至于大虾将此事与他的经历作类比,我认为是不恰当的。

RT @daxa: 因为质疑韩寒,方舟子麦田彭晓芸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天才形象”被起诉;因为质疑某革命,我被以涉嫌“煽动颠覆郭家政权”被拘留。韩寒经不起质疑,郭嘉也经不起质疑,看来“质疑”精神是一个大杀器,能颠覆一切神话。

什么叫质疑?没证据就不能像方舟子这样肯定——当然到了法庭上,那些言论也还是有咬文嚼字的空间。如果要肯定,那就请拿出足够有力的证据来,比如亦明的一系列质疑方舟子抄袭的文章(例《方舟子抄袭易华《人参崇拜》一文的考证》)。

再则如上面所说,韩寒不是国家政权,二者完全不具有可比性。

至于彭晓芸,她跟张放一样,根本就是出来娱乐大众的嘛。

我觉得这次要被颠覆的大概会是“方教主永远正确”这个神话吧——当然,这个神话也可能在这次事件中更加伟大起来。

总之,师母已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月30日, 12:56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