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勤 | 山西县委书记女儿五年“吃空饷”

山西县委书记女儿五年“吃空饷”


             
 


   
大学
5年间在省疾控中心领取工资及补贴等10余万元

 

 


本报记者

欧阳艳琴

发自太原

 


在山西省疾控中心人事科,有一名叫王烨的科员,
20117月从山西省中医学院本科毕业、今年10月份第一次到省疾控中心上班,却从五年前入读大学时,开始每月领取由财政全额拨付的基础薪、生活补贴及住房公积金等,五年的学费亦由省疾控中心承担。


王烨被指连续五年“吃空饷”累计
10余万元。


而这位科员,其父是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现任县委书记杨存虎,在王烨入读大学并入职陕西省疾控中心时,杨存虎时任忻州代县县长。此外,杨存虎老家的邻居告诉本报记者,王烨还有一个哥哥,任职于山西省人事厅。

1214日,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张杰敏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王烨调入该单位,并在该单位领取工资完全合乎要求。


但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张杰敏的说法多处与事实不符。非但是五年前入职山西省疾控中心,就连入读山西省中医学院,王烨的履历,都存在众多疑点。

 


县委书记女儿五年不上班

照领工资
10万元

 


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是省卫生厅所属的全额财政供养事业单位,人员工资由财政拨付。


一份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内部的《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员登记表》显示:王烨,女,
19868月出生,参加工作时间200612月,民族“汉”,技术职务“技术员”,未婚,现住址“省疾控中心”。


该登记表在“申报单位意见”栏里,加盖了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章,并附有王烨身份证复印件。


与此同时,该疾控中心内部员工提供的两份工资表显示,
2010年上半年,王烨每月在该单位领取的工资包括:基础薪113元,保留津贴98元,煤气补贴4.5元,住房公积金153元,其他239元,生活津贴550元,地方补贴170元,生活补贴300元,职务补贴80元,应发项总计1707.5元;扣住房公积金245元,扣医疗保险31.87元,扣发项总计276.87元;实发工资为1430.63元。



如果按此标准,五年间,王烨的实发工资累计为
85837.56元,并享受基本医疗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待遇。


此外,根据山西省人社厅文件,包括山西省疾控中心在内的省属公共卫生事业单位,补发了从
200910月至201112月的绩效工资,王烨同样享受了这一待遇:200910月至20106月,每月增资706.5元;20107月至201112月,每月增资446.5元——总共补发14395.5元。

1214日,山西省疾控中心现任主任张杰敏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承认了王烨参保登记表、工资表的真实性,并确认,从2006年“参加工作时间”入职开始,王烨就是省疾控中心有事业编制的正式员工,每月通过银行卡领取单位工资,并由单位支付大学期间学费。


王烨大学期间每学年学费约为
3800元,大学5年期间学费共计近2万元。


今年
7月毕业后,王烨曾找到张杰敏,表示要正式到省疾控中心上班。“我想人事还是要调整,还是先把她放在人事科干着。”张杰敏说,今年109日左右,王烨第一次到省疾控中心上班。


虽然张杰敏等人都否认知道王烨的家庭背景,但王烨的父亲是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县委书记杨存虎这一事实,还是得到了杨存虎老家——忻州市宁武县阳方口镇阳方口村村民的确认。


在王烨入职山西省疾控中心时,杨存虎任职忻州市代县县长。


杨存虎本名“王存虎”,生父姓王,早亡,从继父改姓杨。


除了王烨,杨存虎还有一个儿子,今年约
30来岁,小名“柱柱”。王烨和哥哥均在宁武出生。早几年前,杨存虎回老家时,曾和邻居们提及,“柱柱”大专毕业后在人事厅上班。


本报记者曾试图当面采访王烨本人,但打到办公室的电话多次被拒接,两次找到办公室都未见到其人。而其中的
1213日,记者来到人事科办公室时,人事科科员陈伟等人用手指着记者骂“无聊”、“有病”,且试图将站在门口的记者挤出门。

 


入职疾控中心四大疑点

 


张杰敏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王烨以上的经历有两个界定:第一,王烨的人事关系是
2006年从忻州市卫生局调入山西省疾控中心;第二,王烨五年来从未到省疾控中心上班,是“脱产学习”,合乎组织、人事程序和要求。


然而,根据本报记者调查,张杰敏以上说法还存在四大疑点。

1.卫生局查无人事调出记录


张杰敏称,王烨是从忻州市卫生局调入省疾控中心,王烨进入山西省疾控中心的程序是“调入”,而非公开招聘等其他途径。


他说,调入”只要经过本人及原工作单位、现工作单位同意,并经过人事局、人事厅等承认,就可以了。“调入手续完全符合要求,包括人事、组织部门手续都合乎要求。”“


张杰敏说,省疾控中心的职工通常来源于三个部分:公开招聘录取、部队转业安置、外单位调入。


张杰敏表示,目前山西省疾控中心整体缺员,招聘时竞争力还不如太原市疾控中心,全中心总共
262个事业单位编制,在岗在编的只有230多,30多个编制空缺。


由于以前上级统一公开招聘时,主要聘请是研究生以上学历专业技术人员,未分配行政管理人员的名额,因此,包括人事、财务、司机等部门的职工,只能依靠调入。“我们调入司机的话,肯定愿意调低学历的。”张说。


“像这个小孩(王烨),调的时候发现学历低一点,但是还想使用。”他说,虽然未考察过王烨的在校情况,但在省疾控中心上班期间,王烨“实实在在,本本分分的。”


然而,
1216日,本报记者来到忻州市卫生局查阅2006年人事调动档案存根时,却未见到王烨姓名及相关资料。


忻州市卫生局的人事调动存档,包括该局下属事业单位的人事调动的介绍信等。


该局人事科科长王某印象中,
2006年前后只有一个姓陈的、30多岁的男子,曾经调往省疾控中心。


忻州市疾控中心办公室主任程海风也说,该中心没有一个叫“王烨”的职工调出。


忻州市卫生局副局长李忠解释说,一些人事调动可能名义上经过了卫生局,但实际卫生局只是负责在材料上盖个章表示同意。


忻州市卫生局人事科工作人员说,“人事调动”,主要个人要有“途径”或“渠道”。

2.毕业学校称并非“脱产学习”


张杰敏说,在省疾控中心,在外脱产学习的人非常多,有人在国家疾控中心学习,有人在山西省医科大学学习,最主要的还有在山西省职工医学院学习,“把一批没学历的培养成有学历的,把一批低学历的培养成高学历的。”


“包括往国外送(去学习)。现在都没人报名,鼓励学习都没人去。”张说,“(王烨)来这时上学,这是这儿批准的。”

 “这个小孩(王烨)当初为什么出去学习,我不知道,但是肯定她原来的学历低。这是肯定的。因为到一个司级单位拿着低学历,太不好看,以后成长也有影响,但手续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我看过,我查过。”


然而,王烨在山西省中医学院时的辅导员和同学告诉本报记者,王烨从
20069月至20087月,就读于该校基础医学部,20089月至20117月,就读于中西医结合临床医学系,是对口班1班学生。


也就是说,根据学校师生的说法,王烨
2006年是通过对口升学,从中专考入山西中医学院本科对口班的。


该校招生办工作人员解释,对口升学不同于成人考试,在对口班学习也不同于脱产学习。


王烨入学当年,山西省中医学院对口升学考生来源于中职院校应届或往届学生,和高考入学学生一样,是全日制本科学习,而脱产学习,是成人的在职学历教育的一种。在医学院,前者学习时间为
5年,后者学习时间通常是两三年。


此外,张杰敏对本报记者说,王烨是中专毕业后,先成为山西省疾控中心技术员,才去山西中医学院上学。“(王烨)调来了,(我们)看看档案,学历太低,就让她去学习。可能(王烨)报了到就出去学习吧,学习完了再安排一个位置。”


但上述参保登记表显示,王烨参加工作的时间是
200612月,山西省中医学院开学时间是9月份,考试时间是此前的6月,报名时间则是三四月份,都先于王烨参加工作时间。


也就是说,这份张杰敏本人确认了真实性的材料,显示王烨是先入学、后入职,异于正常的“脱产学习”。

3.入职由谁操作


王烨进入山西省疾控中心,具体由谁操作和决定呢?


张杰敏对本报记者说,“一般来说,调人要上会(讨论)的。我没参加过(讨论会),但是我不敢说没上会。班子坐全了,说这么个事,调个人进来。”


尽管
2006年时主事山西省疾控中心,山西省疾控中心的前主任栗文元、前书记高平友,都在电话对本报记者否认认识王烨,表示对王烨入职并不知情,原人事科科长贾某对此事亦闭口不提。

1213日,山西省疾控中心人事科现任科长赵星光对记者说:王烨2006年就入职该单位是“胡说”,但并不愿多做解释。

 


入读本科两大疑点

 


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张杰敏确认,王烨在入职疾控中心、入读大学本科前,是中专学历。


根据山西省对口升学方面的政策,对口升学只针对中职院校应届或往届毕业生,普通高中学生没有报考资格。此外,与医学院校对口的,也只能是医学相关专业的中专生。


山西省中医学院面向中专生的对口招生,仅持续了三年,在
2006年之后便被取消。目前,山西省只有山西医科大学及下属汾阳、长治医学院,及大同大学等还有相应资格。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王烨是否中专毕业并具有“对口升学”资格,以及如何录取进入山西中医学院,都存疑点。

1.中专班主任否认此学生


根据山西中医学院老师分析,王烨应考自忻州市卫生学校(简称“忻州卫校”,
2007年已并入忻州市职业技术学院——记者注)。

1221日,在忻州市职业技术学院,本报记者查阅到了忻州卫校2006年毕业生花名册。


在忻州卫校毕业生花名册最后一页的最底端,也就是页脚位置,记者找到了王烨的名字及相关信息:毕业证号
20060707,王烨,女,18岁,生源地代县,文化程度初中(指中专录取前文化程度——记者注),学制三年制,专业护理。


然而,和整个花名册上其他毕业生信息登记不一样的是,王烨及另外三名毕业生的资料为手写,且在表格之外,环绕在负责人签名周围,字体各不一样。王烨及另外两位张姓女子没有毕业成绩。


记者随后找到或电话联系了忻州卫校
2006届中专护理专业毕业班班主任。


当年护理专业总共四个毕业班,
61班班主任张某、62班班主任刘某、63班班主任郭某、64班班主任王某,全部表示班上并没有一位叫“王烨”的学生。


部分老师表示,就是挂名参加考试的人中,都没有叫“王烨”的人。在她们的印象中,那几年所带的中专班里,也没有对口升学进入山西省中医学院本科的学生。


在如今忻州职业技术学院医学系里,老师们告诉记者:从中专考入本科的学生几年中只能出现一个;从大专考入本科,一年也就几个或十几个;从中专毕业以后能进入市卫生局或公办医院的,“恐怕只能做临时工”。


王烨是否真的毕业于忻州卫校?毕业信息为何异于寻常?她是否确有参加“对口升学”考试资格?这些都成为疑点。

2.同学称王烨为扩招补录


王烨在山西省中医学院中西医结合临床医学系对口班
1班的同学陈迹(化名),在电话中告诉了本报记者一个情况——王烨当年是扩招补录入学的。


在同学眼里,王烨“她爸好像官挺大”,是县长还是局长什么的,具体不知道,但是知道她关系很硬。


根据山西省招生考试网信息,
2006年该省高招对口升学考生确实有一次补报志愿的机会,包括山西省中医学院在内的6所学校降分补录,中医学院的补招计划数位20人。


陈迹说:所谓补录,“直白点,有些人,分数稍微的不是很够,通过关系、通过钱,也能上这个学”。


实际上,山西省某专科院校招生就业中心主任也对本报记者说,相比普通高考,对口升学招考更具有“灵活性”。


他说,“灵活性”体现在几个方面:


第一,各高校“扩招”、“补录”的空间大,存在找关系入学的空间。几年前,山西省对口升学的录取比例被要求限制在
15%以内,但实际操作过程中,这一比例被扩大到42%。近年,这一比例被要求限制在5%,但以他所在学校为例,原本被限定为200人的招生名额,但实际会扩到700人。“各个学校都是去向省教育厅要。有的要得多,有的要得少而已。”


第二,在
2006年前后,对口升学考试时间在高考之后,虽然政策规定普通高中学生不能参加对口升学,但依然有人可以通过关系拿到对口升学考试的资格,参加完高考又参加对口升学考试。


第三,对口升学由省里组织,政策变化多。有些家长愿意研究如何利用政策,且能找到入学“渠道”。


他表示,对口升学扩招产生的名额,实际是挤占的普通高考招生名额。

 


本文已正式发表在经济观察报,地址如下:

http://www.eeo.com.cn/2012/0107/219311.s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月7日, 5:19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