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个帖子,俺介绍了胡先帝的悼念活动3天内席卷天朝各地。到了4月18日这天,帝都的大学生们已经不满足于纯粹的悼念。他们想借助这次声势浩大的悼念,提出进一步的政治诉求。所以,18日这天出现了(六.四.运.动中)第一次政治性的抗议活动——人民大会堂静坐请愿。

★”北大七条”的出台

  话说17日晚间,有几位北大的学生制作了一块10米长2米宽的横幅,上书”中国魂——部分北大校友暨师生敬挽”。然后拿着这个长条幅在校园内游行。到了深夜时分,参与校内游行的学生越聚越多。大伙儿就提议,干脆到广场上去。于是,一干人等(据说有上千人)就从北大校园一路走到天.安.门(到达广场的时候已是次日凌晨4点,精神可嘉)。
  那会儿还是大清早,广场上除了学生,大概也没多少市民。于是这拨学生就开始考虑接下来该咋办?估计很多学生对2年多以前的 八.六.学.潮 还是记忆犹新。八.六.学.潮没有持久,有很多原因(俺的分析在”这里“),其中之一就是:缺乏明确的,统一的政治诉求。所以,纪念碑周围的学生们就开始讨论他们的政治诉求。最终商定了七条要求——也就是后来闻名海内外的”北大七条”。

★”北大七条”的两个版本

  为了写这个系列,俺特地参考了不少相关的资料(书籍、网站),以求尽量真实。关于”北大七条”,俺发现有两个版本,流传较广。

◇版本1

一,公正评价胡耀邦的政绩,肯定民主自由的宽松的政治环境;
二,彻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与”反自由化”运动,并为这次运动中蒙受不白之冤的人平反;
三,要求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其子女向全国人民公布其财产状况;
四,允许民办报纸,开放报禁,制定新闻法;
五,增加教育经费,提高知识分子的待遇;
六,取消北京人大常委会违反宪法而制定的限制游行的”十条”;
七,对此次活动作出公开的报道,见诸党政机关报。

◇版本2

一,重新评价胡耀邦同志的是非功过,肯定其民主、自由、宽松、和谐的观点;
二,彻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对蒙受不白之冤的知识分子给予平反;
三,国家领导人及其家属年薪及一切形式的收入向人民公开,反对贪官污吏;
四,允许民间办报,解除报禁,实行言论自由;
五,增加教育经费,提高知识分子待遇;
六,取销北京市政府制定的开于游行示威的”十条”规定;
七,要求政府领导人就政府失误向全国人民作出公开检讨,并通过民主形式对部份领导实行改选。

◇哪个版本是真的?

  这两个版本的头6条大同小异。但是第7条完全不同。那么,到底哪一个版本是真实的捏?

  版本1的出处比较丰富,有如下几个:
香港记者协会出版的《人民不会忘记》(相关页面在”这里“)
当事人之一张伯笠的个人网站(相关页面在”这里“)
当事人之一李进进的文集(相关页面在”这里“)
《”六 • 四”事件民间白皮书》第30页(书中的备注称:提及的”北大七条”引自李进进文集)

  版本2的出处比较单一,主要来自于《天.安.门文件》(又名《中国”六 • 四”真相》)。
  另外,维基百科的“六四事件”词条不知何故也采用此版本。不过维基百科还算客观,在该词条的备注中,注明了”北大七条”存在多种版本,维基引用的是《中国”六 • 四”真相》的版本。

  从资料出处来看:版本1有多个比较可信的来源。比如:张伯笠是那天参与讨论北大七条的学生之一;李进进是当天向人大常委会递交请愿书的学生代表之一。
  从当时形势来看:18日那天,大学生刚开始准备政治请愿,学生和政府之间的矛盾还没有激化,不太可能提出像”版本2″这么激进的政治要求。
  综上所述,俺倾向于认为:版本1是真实的

★《天.安.门文件》为何失实?

  至于《天.安.门文件》一书,为啥会出现如此严重的失实,俺顺便来聊一下:
  在前一个帖子,俺大致介绍过这本书的来历。此书很大一部分内容,是当时的党国爪牙(比如国安人员)发给裆中央的报告。照理说,”北大七条”是学生提出的最主要的政治诉求,当时广场上肯定有便衣人员把这一幕给详细记录下来。这帮爪牙连某某大学在几月几日几点几分贴出几张大字报,都数得一清二楚。如此敬业的爪牙,没道理把”北大七条”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搞错了。
  所以,比较大的可能性是:爪牙们提交报告之后,在到达裆中央之前,中途被人篡改了。那么,会是谁干的捏?
  为了说清楚这个问题,俺先来聊一下当时朝廷高层的情况。本系列的头几个帖子,俺已经花了很多口水,介绍当时朝廷中的两大派系——改革派和保守派。这两派的关系,可谓水火不容。想当初老胡就是因为八.六.学.潮没处理好而下台。老胡被废之后,保守派本来想趁机拿下总书记的宝座,可惜老邓又扶了赵.紫.阳,让保守派美梦落空。如今,大学生借着悼念老胡,掀起新一轮学.潮。对保守派而言,这是个天赐良机。如果八.九.学.潮老赵没处理好,也很可能下台并导致改革派元气大伤,那保守派就可以从中得利。
  而当时帝都的市长是陈希同,市委书记是李锡铭。此2人恰好都属保守派,据说他俩跟李鹏的关系还挺密切。而李鹏这个人,一直不满足于总理这个位置,老想把赵.紫.阳挤掉,自己当总书记。所以,当这份报告送到北京市政府手中的时候,很可能就被篡改了。
  篡改者的目的,就是故意夸大学生的要求,让高层(主要是八元老)觉得学生很激进。大伙儿想想看,”北大七条”的最后一条被改为:要求政府领导人就政府失误向全国人民作出公开检讨,并通过民主形式对部份领导实行改选。这样一种说法,无疑会激怒八元老,尤其会激怒老邓。后续的帖子,俺还会提到保守派的另外一些伎俩——通过这些伎俩,保守派逐步地让老邓觉得,这帮大学生已经不是”人民内部矛盾”,而是”敌我矛盾”。

★人民大会堂的请愿

  分析完”北大七条”的真伪,接下来稍微介绍一下那天的请愿过程。
  话说那天拟定出7条政治诉求后,还没到上班时间。于是学生们就到人民大会堂门前等着(人民大会堂就在天.安.门.广.场边上)。等到里面上班了,就选出4个学生代表(王丹、李进进、郭海峰、张志勇)进大会堂提交请愿书。
  当时和学生代表交涉的,是人大信访办的官员。这些官员根本就没把这些学生放在眼里,拿到请愿书之后,只是简单说了句”要研究一下”,就想把学生们打发走。大会堂门口的这些学生,当然晓得政府官员在敷衍了事。但是他们都比较犟,一定要全国人大派出正式代表,接受学生的请愿书。而全国人大的官员,在上级没有指示之前,又不敢轻举妄动。于是双方就这么耗着——从上午耗到下午,再从下午耗到晚上。很多学生是17日深夜从北大徒步走到广场,然后又在大会堂门口不吃不喝,静坐到18日晚上,实在是毅力惊人。

不见图 请翻墙
《亚洲新闻周刊》89年5月那期的封面,地上铺的是”中国魂”横幅,横幅上放的白纸写着”北大七条”,拿话筒的是李进进)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会堂门口的学生越来越多,各个大学的人马都加入进来——很多学生本来要到纪念碑搞悼念活动的。搞完悼念,也顺便加入到静坐的队伍中。据李进进回忆,他当时已经做好连续静坐几天几夜的准备,还叫人回北大拿些棉衣棉被。
  到了晚上7点多,随着静坐队伍迅速扩大,官方终于做出让步——人大常委会派出几个知名的代表(宋世雄、刘延东、等)到大会堂外面跟学生见面,并当面接受了请愿书。顺便说一下:刘延东当时任全国青联主席,如今已高升政治局委员;至于宋世雄,央视体育频道的名嘴,90前的网友应该很熟悉。
  既然人大已经派代表接受了学生的请愿,一部分现场静坐的学生认为目的已经达到,纷纷散去;但还有一部分学生不满意——毕竟刘延东当时只是个小官,宋世雄虽然名气大,也还是个小官。这部分学生认为,政府应该派出级别更高的官员出来跟学生见面并接受请愿书。于是,这群不甘心的学生就高举着”中国魂”的大横幅,一路奔向中南海(朝廷重量级的官员都住在那儿)。之后,就发生了六四运动中,第一起流血事件——新华门事件。
  下一个帖子,俺介绍一下新华门事件的经过。

回到本系列的目录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本文原始地址。

学习翻墙

发信给[email protected]可获取翻墙教程 (用国外邮箱以免被墙)
如有其它问题, 用[email protected]联系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