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 | 图记:我的2011(上)

作者:老虎庙 | 评论(1) | 标签:摄影, 图片, 纪录片, 导演, 南水北调

2011年我的骑行考察有两举,一是首次冬季出行,这在专业的驴友中也会被认为是疯狂,但是我走了,花费整整一月,由北京至长安。途中翻越太行山和跋涉吕梁山区,两遇大雪,行程一千四百余公里……然而叫我记忆最深的还是6月18至7月18日的“南水北调探秘行”。那一次过河北、河南,至湖北北部,抵丹江口水库,也就是南水北调工程的中线一段,行程也在一千四百多公里。之后我把车子寄回北京,开始在十堰、郧县以及湖北襄阳、随州一代的移民新居地调查,所用交通改为火车、汽车。

骑行南水北调中线,最多的是感到孤独,虽然那只是在旅途中的强烈感受,而停下的时光早就被大量的事务所占用,也就没有时间去感受什么孤独了。不过我想说,我仍然是孤独的。这要从事件本身来看,也就是说,十分浩大,动用资金数百亿的一个国家工程大概不会和一个公民个人的探索行为所联系的。没有国家给我路费,没有工程关键部位给予我特别的考察许可,更没有另外一个活着的有生命的东西与我同行。直到我走完全程,一个人坐在十堰市的小酒馆里吃着当地特有的一种小鱼,喝着北京的小二时,我依然是孤独的。因为没有谁会和我坐一起交流这一程的感受,而大量的文字、图片以及视频素材在没有整理出来,形成完整的结果并且发布出去之前,它们和我同样是孤独着的。它们躺在我的冰凉的机器里,我坐在十堰市的酒馆里。窗外的灯红酒绿谁也不知道我是谁,哪里来,干什么,然后到哪去……

年底,当我的另外一次单车骑行,也就是“西去长安”之旅完成之时,我在长安暂时住下并且开始一段时间的休息之时,他们和我联系了。

接下来,他们从湖北丹江口水库驾车直抵长安。而之前,他们是从北京出发,驾驶汽车,走过的路线几乎和我一样。而更令人惊讶的是,再早他们还走过了南水北调东线,在完成东线之后就开始和我设法联系,那时候,我估摸了一下,我正走入湖北。

我还是孤独的吗?

在长安,在我居住的一座半岛上,那夜里我们相会。看着对面的两位法国纪录片制片人,现在该轮到我要惊讶了。两个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这是什么精神?而令我更为吃惊的是他们竟然在南水北调工程沿线已经拍摄了三年之久。法国导演对我讲起第一次从北京出发的故事。那是他突然萌发了骑车走水线的想法,其大胆足够称其疯狂,他是在北京租了一辆计时收费的公共交通自行车直接上了路。车子是普通的车子,没有变速,没有满足辎重需要的驮架,甚至没有携带必须的修车工具。当然这是不行的,也因此出北京仅仅走到涿州就只好败退返京。而交给车管的那辆单车已经被糟践得破败不堪。

在长安稍事停留两日,法国导演们要告别了。他们告诉我说,今年可以回国了,明年将重返中国,那时候将要走过南水北调西线。

我们合影,我们为我们都是走过南水北调工程沿线,都是在做真实记录的身份而感自豪!我因此萌发了将去年单车骑行所经省份沿途所见用图记方式发布。这就是今天的三十九幁和明天的三十九幁《图记2011》的由来。它不但概要记录了南水北调工程,亦有各地农村的方方面面。内容包括移民、村选、村落文化以及期间在城市里发生的事情……

由于图较多请移步观看http://24hour.blogbus.com/logs/189069573.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月27日, 12:37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