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话龙点今

(2012-01-14)

早报导读

● 严孟达

现代化城市人对婚姻似乎已缺乏古人那种浪漫与憧憬,婚姻变得可有可无,对生儿育女兴趣不大,家庭观起了显著变化。

漫步

龙的脚步声近了。据说,龙是在天上飞的,应该是听不到它的脚步声。但那也不一定。

  远古时代的龙是没有角,而且是生活在地上的,能飞也能走,龙的原型应该是来自古代地球上的动物,是古人的想象把龙神化了,送上了天。

  龙在华人观念中代表吉祥、权势和地位,在龙年结婚、生儿育女成了一种传统价值观。多年来为生育率不振所困,在世界生育率榜上从后算起的台湾、、澳门和新加坡等几个华人社会都不约而同地把希望寄托在12年才碰到一次的龙年,如台湾最近便传出2012年的龙年里,育婴保姆已被预订一空。新加坡市面上则好像还没有传出保姆供应告急的风声,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倒是本地政府和私人医院已从1月1日开始停止接受奶粉公司的免费赠送,为的是鼓励刚生产的母亲以人乳育婴。我国保健促进局有此新政,想必是看准龙年是大力宣导人乳育婴的良机,而奶粉公司则是白白看着一个大好促销的机会从眼前溜走。

  龙年在许多方面都是个契机,年轻男女对婚姻观家庭观更应作一番省思。

  有个“乘龙快婿”的典故说的是,春秋时期的秦穆公有个女儿,名叫弄玉,天生佳丽、气质优雅,又会吹笙,秦穆公十分疼爱她,一方面很苛刻地为她找合适的对象,另一方面又担心误了爱女的婚姻大事,害她成了宮中的“剩女”。弄玉一晚在梦中看到一位小青年骑着一只凤鸟从远处飞来到她闺房前的凤凰台上,他自我介绍他的专业是掌管太华山,玉皇大帝特命他来跟公主成亲。小青年说完话后便从袖子里拿出一把箫,吹出令人神游化外的曲子。公主醒后把梦里的事告诉父王。秦穆公于是派人到太华山寻找那位会吹箫的年轻小伙子,果然找到一个叫萧史的小青年。他被带到宮中,在秦穆公父女面前吹箫,令所有的人都听得如痴如醉。接下来的情节当然是这天生一对的完人“从此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但是过了半年,有一天远处飞来一只凤鸟和一只龙,停在两人面前。萧史对公主说,他本是天上神仙,跟公主有前世的婚姻之约,所以特地下凡来,但不能留在人间,必须回去。于是,萧史乘龙,公主乘凤双双飞上天去。

  现代化城市人对婚姻似乎已缺乏古人那种浪漫与憧憬,婚姻变得可有可无,对生儿育女兴趣不大,家庭观起了显著变化。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