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顺福:部长薪酬辩论的政治意义

(2012-01-25)

早报导读

● 李顺福

热点话题

  经过三天的辩论,国会日前通过了政治职位薪金白皮书,意味着担任政治职位者下来的薪金将以新标准计算,直到五年后再次对薪金框架进行检讨为止。共有29名议员参加了辩论。他们都表示认同由余福金领导的委员会所提出的制定新标准的三大原则,即政治职位薪金应该具有竞争力、从政者应具奉献精神,和薪金制度应该是透明的“裸薪制”。

  部长薪酬一路来是众多国人关心的课题。这次的国会辩论格外受注目,因为它是在去年5月分水岭大选里,首次成功攻下集选区的在野党工人党,与执政党辩论重要议题的头一遭。政治生态的改变和国会议席大幅度增加的工人党的表现,都是国人关注的焦点。依本人浅见,此次辩论具有下列几点政治意义。

  第一,理性的辩论。在提出动议时,副总理张志贤强调,献身精神和薪金报酬两者间须获得平衡。工人党议员陈硕茂则指出,虽然该党认同委员会所提的三大原则,他认为委员会没有厘清这些原则的先后轻重。他认为:“从政者应被视为荣誉,而不应视为负担或牺牲,因此献身政治的原则应该摆在第一位,而不应该被当作(在薪金上)打折的原因。”虽然张志贤与陈硕茂的看法不尽相同,在原则性议题上,两党立场并没有太大的差距。辩论里虽然也曾出现相当激烈的交锋,朝野两党都认识到,原则性议题远比细节的讨论来得重要。这种理性的辩论是一种进步,对工人党而言,它正努力把自个塑造为不为反对而反对,而是对选民负责的在野党。

  第二,工人党的首场辩论。从指定议员参与不同部分辩论的安排,不难看出工人党曾经为了这场辩论作了策略性的部署。虽然几位朋友觉得工人党议员的表现不俗,笔者认为从整体上看,它的表现只能说是差强人意。在原则性议题上,工人党虽然持的是理性态度,但在细节上,它所提的建议却遭遇到执政党的大力质疑,特别是该党非选区议员严燕松所提,把议员津贴定在超级公务员MX9级别的建议。

  在驳斥该提议时,张志贤说,7万6000名本地公务员中,属于超级公务员MX9级别者只占1.2%,这级别官员是个担任重责的高级公务员,他并不代表所有政府人员,其薪水其实与私人企业界中颇资深和担任要职者的水平挂钩,并不反映一般新加坡人的工资水平。因此严燕松认为这比较接近普罗大众薪金水平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显然,这是严燕松对公务员MX9级制度不甚了解情况下所犯的错误。在连番追问下,招架不住的严燕松只能以因为不完全了解情况,而不得不承认该薪金级别“代表性确实不足”。正处于学习阶段的工人党,犯错是可以理解的,但这种尴尬局面也说明了一个残酷的现实:资源匮缺的在野党,有必要在往后提出建议前做足功课。

政府与国人双赢

  第三,创造了双赢局面。在朝野对部长薪金理念差距缩小的背景下,国会通过了政治职位薪金白皮书。不管从任何角度看,我想大部分国人会同意,议案的通过代表的是部长薪酬检讨向前跨出一大步。这项重大政治突破也是个双赢,而政府和国人是两大赢家。领导人听取了人民的心声,成立了独立委员会为部长薪酬作出调整。委任余福金主导这次检讨是正确的选择,因为在公众心目中,他是位立场中立、了解中下层人民生活且备受社会人士尊敬的绅士。因此,国人相信他会把差事办妥。李显龙总理给予委员会再清楚不过的指示,是确保报告书获得大部分国人接受的另一关键因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