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藏区再传出藏人被公安打死事件,阿坝州壤塘县一位藏族学生星期四在乡里张贴悼念自焚藏人的标语,被公安打死,现场逾千人抗议。而在西藏首府拉萨,当地居民对本台记者证实,一位藏人星期三在八廓街因撒传单被捕。

m0127-ql1p1.jpg

图片:网民拍摄到的军车经过泸定(网友上传新浪微博/中国茉莉花革命网)

中国农历新年以来,藏区局势越来越紧张。当局除了向藏区增派军警,而且还加大了镇压力度。星期四阿坝州壤塘县,一位藏人被打死。在印度的“藏人行政中央”人民议会议员格桑坚参星期五告诉本台:“壤塘县现在很紧张。由于昨天有一个人发传单说藏人不过年,因为大家要悼念17位自焚的藏人,他把每一位自焚藏人的原因,他们的简历都写出,贴到壤塘的各个地方,他还专门把他自己的相片贴上,把他的名字写上。当地公安来抓他的时候,有上千人抵制,由此导致开枪,好像有人被打死。现场好像在壤塘附近的一个乡的藏人来声援这一活动,有说有上万人来声援。当地现在比较紧张。”

本台致电壤塘县政府办公室,官员没有否认,只是说“具体情况不清楚”。

记者:想问一下昨天是不是有藏人示威?
回答:我们不清楚。

记者:公安在处理还是你们?
回答:具体情况我们这里不是很清楚。

记者:人多吗?
回答:不好意思,我们实在不清楚,你再打其他电话吧。

记者:现在情况怎么样?
回答:我们具体的不晓得。

记者:现在是不是来了很多武警?
回答:这个你去其他方面了解吧。

记者又致电当地一位公安询问,对方叫记者“听新华社的报道”。

记者:我想问一下昨天是不是很多藏人游行?
回答:你是谁,你先报你是谁?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
回答:没什么,那是乱说的,造谣!

记者:造谣?
回答:造谣!

记者:每一次你们都说造谣,但是新华社后来又发稿呢?
回答:哦,那你听新华社的吧。

对方说完就挂断电话。而在记者截稿前,未见官方媒体报道。

周五下午,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助理负责人江白木浪对本台说,已经核实到被打死的藏族学生叫乌结:“壤塘县昨天有一个人被抓进去的时候许多藏人围观起来,然后和警察发生冲突,(警察)当场打死了一个人叫乌结,乌云的乌,团结的结。乌结被当场打死,二十多岁是一个学生,在内地学习的一个学生,今天证实了。”

他还说,在西藏拉萨,本周三有一名藏族青年,在八廓街散发传单被捕:“25号那天,拉萨也被抓起一个人,那个小伙子在拉萨八廓街里发放传单的时候,当场公安局的抓进去了。”

八廓街的一位市民周五对本台证实,确有其事,当时有很多人围观。还说,现在连汉族人上街都要登记身份证:“当时发传单应该是。”

记者:围观的人多吗?
回答:围观的人多,最近警察特别多,很严,警察特别多到处都是警察。我们出去还要登记身份证。

记者:巡逻的是武警,还是特警?
回答:都有,都有。

另据“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站”引述网民爆料,星期三,四川雅安市和甘孜州交界的二郎山隧道戒严,几百辆装甲车、军车浩荡,至少有一个师。另有众多网友在通往藏区的路上,看到武警车队、军车、、防暴车等,成都、德阳、绵阳的武警、特警出动支援。

格桑说,当前藏区的局势高度紧张:“第一,色达跟炉霍以外比较紧张。第二,西藏拉萨那边,简直是五步一岗,到处都是哨兵。他让这些放假的机关干部都返回来上班。”

他认为,这种高压政策,解决不了西藏问题:“中共现在治藏的思维方式不改变,藏区的局势不可能得到缓和。你越镇压对当地的寺院也好,对僧人和一般民众也好,你知道你打死一个人涉及到的就是一个村庄一个县,牵动着好几个县的藏人心里的伤痕,这种状况现在造成了你越增兵,当地的藏人越要豁出去。”

他呼吁当局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平息藏民的愤怒:“中共现在应该要拿出一个真正切实可行的,能够解决当前西藏这样一个紧张局势的解决方案。藏人的宗教信仰跟普通的就是中国内地的汉民族的素质不一样,他对自己民族文化的认同,就是说一个民族间的感情是根深蒂固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