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莫乃光 | 评论(0) | 标签:马英九, 台湾, 民进党, 民主, 蔡英文, 国民党

笔者今年已经是第三次在台湾总统选举前到台观选了。的而且確,今年所有观选的朋友都齐声地说,台湾的选举和选民,都变得更和平了,更成熟了。

回想不过八年前,笔者在工干后特別多留在台北一会,走访街头和蓝绿两党的选举气氛,首次去看双方的造势大会;不过,笔者在选前数天已经离台,一走之后就发生了令选情翻天覆地的两粒子弹事件。就算是四年前,马英九志在必得,后陈水扁之初的民进党仍然要打本土感情牌,但事到今年,蓝、绿真的越走越近了。

人民务实,经济掛帅

连民进党都不谈台独了,双方都集中在经济议题上爭取要佔上风;与其说这次选举的结果是肯定了「九二共识」,不如说是台湾人普遍承认了在经济上,想不依赖大陆也不能。绿营企图把台湾的经济状况不景「有咁差讲咁差」,但可能反而唤醒选民自问,在蓝与绿之间,对谁管理经济(尤其在与中国关係方面),能够较有信心。换言之,一提经济议题,说不定反而帮了国民党一把。当然,另一方面,这也反映,民进党包括蔡英文本人,未能令选民对他们的经济管理能力感到信心。

台湾人变得更「实际」、「务实」,部分是被「迫」出来的。我们观选团午饭吃铁板烧时的厨师告诉我们,当年陈水扁搞出个有「」字样的护照,不知累了多少人在外国被海关扣查,饱食惊风散。相反,国民党重掌政权数年间,却把「中华民国」护照的面签证国增加至一百二十多个;出名方便的香港特区护照免签国也只有一百四十多个,饱被北京在外交上排斥的台湾,可以做到这样,其实不简单。

对人民来说,这些「成功爭取」才来得实惠。台湾今天懂得了,叫台湾也好,叫中华民国也好,保持现状最重要,不用说独立,事实上就等於独立了:有民主,人民多次自己选出自己的总统和成功地和平政党轮替,其他的人家爱怎说就怎吧。

蓝绿的分野细了,是双方同时向中间靠拢的后果,也是成熟的民主体制的常见,就像英、美等的两党政治常態,其实意识形態分別往往不大,执政后更难分。蓝绿当然仍然有明显的理念差异,但双方都较前更能够忍受对方了。

两党政治的形成,蓝绿不分,即是说开始有较多的选民成为游离一族,惯於有时投蓝,有时投绿,「有得拣」而真的「肯去拣」,真的肯去作出独立的选择(而不是像香港人在民调中选特首还先考虑中央接受与否这心態)。虽然南北台湾对绿蓝仍然有倾向,但在未来这倾向可能会愈来愈小,原因在於城市化、选民年青化和人口移动;传统那些我们心目中、候选人口中的「各位乡亲」,只会愈来愈少。

走向温和,惩罚激进

从这次选举可见的另一个观察,是蓝绿双方的宣传,反而变得收歛和低调。笔者还记得,二千年时打开报纸,不少广告都在推介网上大量发出支持一方和批评甚至痛骂对方的短讯服务,现在没有了;而上届令人最印象深刻的,就是双方那些极为煽情的短片,在YouTube上疯传。

相反,这次的广告平淡了,虽然双方推出了很多短片,数量上是歷年来最多的,但老实说,反而有些儿闷。笔者在想,台湾人不是不懂得玩激情、玩煽情,为什么这次不搞?答案之一,是马英九和蔡英文两人本人都比较理性、理智,选举策略其实也反映他们的本性。

答案之二,从市场角度看,蓝绿的宣传策略也不得不变,因为选民不再接受那些激烈的手法和表达方式。要玩激的,台湾人当然懂,只不过,市场不再受,他们便不再激了。所以,选民有权作真的选择,其实就是也主导了他们喜欢的选举方式,甚至气氛。

例如,走极端路线的国民党「爆料天王」邱毅和脱离民进党的「復仇王子」陈致中,两人在高雄不同选区参选,却出位地搞了场跨区粗口辩论,结果双双落败,输了给较专注地区工作的对手,例如我们被安排会面的邱毅对手,讲明「不口水、不打击对方」的民进党赵天麟。这情况其实与香港去年十一月区议会选举泛民「大佬」落败,可谓似曾相识。

礼物照收,不会结婚

据说,马英九获胜,北京龙颜大悦。的確,如果马输了,就「证明」了北京对台政策路线「失败」,现在胡主席总算「合格」了。不过,恐怕如果有人以为两岸的经济距离愈近,政治距离也会不远,那就会错意了。笔者和观选团友在台南与几位成功大学的学者交流,他们的说法是,台湾不怕吃尽大陆的茶礼,不过,大陆以为有得结婚,但台湾从来没想过行礼。

学者说大陆以为的「经济决定论」,可令台湾迟早因为利益而回归,不过,全台湾恐怕没有人会相信。台湾连总统都可以一人一票选出来,这个完全没有了主权和尊严的「一国两制」,根本一丁点市场都没有;结果可能是,既然台湾怎也跑不掉,那么还要看的是,北京能如何为「一国两制」重新定义了。

总之,北京想看到的回归,只会愈来愈远,却不是因为台独,而是因为台湾的民主,已经是华人世界中最成功的民主实践。

爭取民主,不进则退

再看我们这些港客的观选感想,一方面欣赏台湾民主的成功,另一方面却更自愧不如。以前,我们香港人有一套很典型的说法,就是香港的社会开放但廉洁、法治成熟可靠、市民质素高,適合民主发展,但苦无阿爷的允许;相反,台湾的政治充斥暴力、贪腐,但他们却能尝试民主普选,结果出现民主最丑陋的一面。

回想这论述,香港人实在自以为是,井底观天。事实上,台湾的制度和其人民的水平,不比我们低,反而我们香港不进则退,回归后浪费了十五年,民主几乎没有得到寸进,是否我们根本没有像台湾人的付出和爭取,所以根本不配得到天降民主?当天我们取笑、看扁台湾的民主,看不起他们那些在经常打架的议员,今天,打架和丟人现眼的,却已经变成香港人。

当马英九、蔡英文在选后当晚接受群眾的欢呼声,或者挥去泪水之际,这里的特首参选人对取消功能组別、保证特首提名门槛要低等等这些诉求,却因为要等阿爷法落, 始终不肯正面回答:有人一时说功能组別议员应加强对全港负责,转移视线,亦有人说,特首选举一定要有筛选。

总之,有些人至今天还在找原因要拖延香港的民主,但从台湾经验可见,民主不用等,一次生,两次熟,等就只会中了奸人之计,愈等愈远。台湾的前途,因为民主,才仍然可以掌握在人民的手上,不过,这现状是他们靠他们的爭取,真的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而不是像我们,等中央一点一点赐给我们的。

所以,他们有,我们没有。原来,民主才是防卫台湾最强的武器,相反,香港已经被缴械了。

那一天,铁板烧师傅笑著对我们说,他们台湾人是幸福的,因为政客们也要四年一次向他们拜票,听他们要的是什么。那一刻,真的羡慕他。

原文刊於信报论坛 2012.01.17

http://www.hkej.com/template/forum/php/forum_details.php?blog_posts_id=79339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