闾丘露薇 | 我要拍照权

D&G终于向香港市民道歉了。 这是一篇在那次广东道抗议事件之后写的专栏。交稿之后看到媒体报道,当时在抗议期间,几个在广东道购物的内地游客成为了示威者发泄不满的对象,遭到起哄。这些天和朋友聊起,如果针对错了对象,原本有道理的事情,就很容易变味道。 这些天香港讨论很多的是在地铁上吃东西的内地游客和出来阻止的香港乘客之间的冲突。既然地铁公司有规定,那就应该执行,多些人站出来提醒那些可能是不知道的人。很多时候,不去监管执行,就会慢慢变成一纸空文,对遵守规则的人来说,很不公平。当然,提醒是否善意,往往会影响到被提醒者的反应。 有的事情,有些人看来是小题大做,甚至会习惯性的用阴谋论来看待,其实不如抛开这些,只看行为本身有没有道理,不管大小,不去揣测别人的动机,比如香港市民在广东道争取的拍照权,抗议被歧视。想想如果被保安阻挡的是自己,自己会怎样做? 外滩画报专栏 ——————- 看到关于广东道Dolce and Gabbana的保安,阻止香港市民在人行道上拍照的新闻,不奇怪,也没有太留意,以为媒体曝光,很快就会平息,因为应该没有一家商家愚蠢到和公众舆论对着干,道个歉,或者解释一下,也就过去了。 两年前,同样是尖沙嘴,原本的水警总部,被地产公司私有化,变身成为酒店1881 Heritage,一名市民在酒店内吃完饭后在酒店后院拍照,结果遭到保安员的呵斥,事件被媒体广泛报道,引发社会批评,认为发展商过于霸道,而且把属于香港的古迹据为己有,抹煞香港人的集体回忆,还有团体到现场抗议,要求向市民开放古迹。虽然根据政府和地产商签署的协议,确实留下不少灰色地带,但是从此之后,市民拍照再也没有被干涉。 身为记者,在香港拍摄街景空镜,经常会被阻挠,有的因为属于私人地方,提醒我们要提前申请,包括政府管理的场所也是,比如尖沙嘴海滨公园,有的则需要我们自己据理力争,因为我们通常站在人行道一边,根据香港法律,是可以拍摄任何视线范围所及的景物和人的。一般来说,只要问对方,那条法律规定我们不可以,对方都会走开,大不了报警,因为我们很清楚,

D&G终于向香港市民道歉了。

 

这是一篇在那次广东道抗议事件之后写的专栏。交稿之后看到媒体报道,当时在抗议期间,几个在广东道购物的内地游客成为了示威者发泄不满的对象,遭到起哄。这些天和朋友聊起,如果针对错了对象,原本有道理的事情,就很容易变味道。

 

这些天香港讨论很多的是在地铁上吃东西的内地游客和出来阻止的香港乘客之间的冲突。既然地铁公司有规定,那就应该执行,多些人站出来提醒那些可能是不知道的人。很多时候,不去监管执行,就会慢慢变成一纸空文,对遵守规则的人来说,很不公平。当然,提醒是否善意,往往会影响到被提醒者的反应。

 

有的事情,有些人看来是小题大做,甚至会习惯性的用阴谋论来看待,其实不如抛开这些,只看行为本身有没有道理,不管大小,不去揣测别人的动机,比如香港市民在广东道争取的拍照权,抗议被歧视。想想如果被保安阻挡的是自己,自己会怎样做?

 

外滩画报专栏

——————-

 

看到关于广东道Dolce and Gabbana的保安,阻止香港市民在人行道上拍照的新闻,不奇怪,也没有太留意,以为媒体曝光,很快就会平息,因为应该没有一家商家愚蠢到和公众舆论对着干,道个歉,或者解释一下,也就过去了。

 

一切以法律为准。法律规定不可以的,我们一定不会违反,但是法律没有规定不可以的,我们需要捍卫自己的权利。工作上是这样,平时生活也是这样的原则。 没有想到,这次却最后导致了近两千名香港人聚集到了广东道上,齐声要求这家公司道歉。那天下午,因为要赶着离开香港出差,只能坐车特地兜了一下广东道,算是一种支持,因为既然法律没有规定站在公共地方,对着曝露给公众的橱窗拍照是违法,那谁有权可以剥夺自己的权利? 和很多的香港人一样,站到广东道上,要回自己权利,要一个道歉的原因非常简单。内地的微博上,那天流传着一个说法,说是香港人为了拍在店内豪购的内地贪官,这实在是很好笑,因为如果真的是大豪客,这些商店自然会有保护客人隐私的做法,而且对于大部分香港人来说,连国家主席的名字都可能说错,站在面前都未必认识,更不要说要拍哪个贪官。 也有不少的评论和分析,认为这是香港人对于广东道被内地自由行霸占,这次商店保安的一句“自由行可以拍照,香港人不可以”,刺痛了香港人的神经,显示在大陆经济发展之后,香港人的一种失落感。我不知道其他人走上街头的原因,但是至少在现场可以看到,大家示威的对象非常的清晰,诉求也非常的简单,不满的是商店霸道,反对的是商业霸权。如果说和内地自由行有关,那也就是大家要一个公平对待,退一步说,如果法律不允许站在公共场所对着商店橱窗拍照,但是只有香港人被制止,被指认为违反了规定,那么大家也会站出来要一个说法。 事情就是那样简单,也许一些香港人的心中隐藏着很多的不满,包括对于内地游客,但是至少那天的广东道上,大家是理性的,是没有滥用自己言论自由的权利,去制造新的矛盾和怨恨的。 香港人不是第一次这样做,08年的时候,铜锣湾时代广场被揭发,门前的广场其实不是私人地方,于是,很多香港人行动起来。对于习惯了跟随规则来做的香港人来说,当自己走累了,在广场的花槽坐下休息一下,被保安用私人地方的理由驱赶的时候,是不会去进行争论的,因为大家明白和接受,私人地方受到法律的保护。但是,一旦这个广场从法律上规定,是属于公众的,香港人一定会要回这个公共空间。于是一些年轻人特地

两年前,同样是尖沙嘴,原本的水警总部,被地产公司私有化,变身成为酒店1881 Heritage,一名市民在酒店内吃完饭后在酒店后院拍照,结果遭到保安员的呵斥,事件被媒体广泛报道,引发社会批评,认为发展商过于霸道,而且把属于香港的古迹据为己有,抹煞香港人的集体回忆,还有团体到现场抗议,要求向市民开放古迹。虽然根据政府和地产商签署的协议,确实留下不少灰色地带,但是从此之后,市民拍照再也没有被干涉。

 

身为记者,在香港拍摄街景空镜,经常会被阻挠,有的因为属于私人地方,提醒我们要提前申请,包括政府管理的场所也是,比如尖沙嘴海滨公园,有的则需要我们自己据理力争,因为我们通常站在人行道一边,根据香港法律,是可以拍摄任何视线范围所及的景物和人的。一般来说,只要问对方,那条法律规定我们不可以,对方都会走开,大不了报警,因为我们很清楚,一切以法律为准。法律规定不可以的,我们一定不会违反,但是法律没有规定不可以的,我们需要捍卫自己的权利。工作上是这样,平时生活也是这样的原则。

一切以法律为准。法律规定不可以的,我们一定不会违反,但是法律没有规定不可以的,我们需要捍卫自己的权利。工作上是这样,平时生活也是这样的原则。 没有想到,这次却最后导致了近两千名香港人聚集到了广东道上,齐声要求这家公司道歉。那天下午,因为要赶着离开香港出差,只能坐车特地兜了一下广东道,算是一种支持,因为既然法律没有规定站在公共地方,对着曝露给公众的橱窗拍照是违法,那谁有权可以剥夺自己的权利? 和很多的香港人一样,站到广东道上,要回自己权利,要一个道歉的原因非常简单。内地的微博上,那天流传着一个说法,说是香港人为了拍在店内豪购的内地贪官,这实在是很好笑,因为如果真的是大豪客,这些商店自然会有保护客人隐私的做法,而且对于大部分香港人来说,连国家主席的名字都可能说错,站在面前都未必认识,更不要说要拍哪个贪官。 也有不少的评论和分析,认为这是香港人对于广东道被内地自由行霸占,这次商店保安的一句“自由行可以拍照,香港人不可以”,刺痛了香港人的神经,显示在大陆经济发展之后,香港人的一种失落感。我不知道其他人走上街头的原因,但是至少在现场可以看到,大家示威的对象非常的清晰,诉求也非常的简单,不满的是商店霸道,反对的是商业霸权。如果说和内地自由行有关,那也就是大家要一个公平对待,退一步说,如果法律不允许站在公共场所对着商店橱窗拍照,但是只有香港人被制止,被指认为违反了规定,那么大家也会站出来要一个说法。 事情就是那样简单,也许一些香港人的心中隐藏着很多的不满,包括对于内地游客,但是至少那天的广东道上,大家是理性的,是没有滥用自己言论自由的权利,去制造新的矛盾和怨恨的。 香港人不是第一次这样做,08年的时候,铜锣湾时代广场被揭发,门前的广场其实不是私人地方,于是,很多香港人行动起来。对于习惯了跟随规则来做的香港人来说,当自己走累了,在广场的花槽坐下休息一下,被保安用私人地方的理由驱赶的时候,是不会去进行争论的,因为大家明白和接受,私人地方受到法律的保护。但是,一旦这个广场从法律上规定,是属于公众的,香港人一定会要回这个公共空间。于是一些年轻人特地

 

没有想到,这次却最后导致了近两千名香港人聚集到了广东道上,齐声要求这家公司道歉。那天下午,因为要赶着离开香港出差,只能坐车特地兜了一下广东道,算是一种支持,因为既然法律没有规定站在公共地方,对着曝露给公众的橱窗拍照是违法,那谁有权可以剥夺自己的权利?

 

和很多的香港人一样,站到广东道上,要回自己权利,要一个道歉的原因非常简单。内地的微博上,那天流传着一个说法,说是香港人为了拍在店内豪购的内地贪官,这实在是很好笑,因为如果真的是大豪客,这些商店自然会有保护客人隐私的做法,而且对于大部分香港人来说,连国家主席的名字都可能说错,站在面前都未必认识,更不要说要拍哪个贪官。

 

也有不少的评论和分析,认为这是香港人对于广东道被内地自由行霸占,这次商店保安的一句“自由行可以拍照,香港人不可以”,刺痛了香港人的神经,显示在大陆经济发展之后,香港人的一种失落感。我不知道其他人走上街头的原因,但是至少在现场可以看到,大家示威的对象非常的清晰,诉求也非常的简单,不满的是商店霸道,反对的是商业霸权。如果说和内地自由行有关,那也就是大家要一个公平对待,退一步说,如果法律不允许站在公共场所对着商店橱窗拍照,但是只有香港人被制止,被指认为违反了规定,那么大家也会站出来要一个说法。

约在广场聚会,艺人们在那里表演各种行为艺术。现在,当大家在广场逗留的时候,很多人不知道,这样的自由,是香港人争取回来的。 除了对抗商界的消费主义地产霸权,香港人在过去几年,也在向政府要回自己的公共空间。如果去过旺角的行人专用区,除了浓厚的商业气息,各种商业推销,现在也可以看到街头卖艺的艺人,但是在一年多前,这些街头艺人或者是表演团体和个人,常常会收到警方的告票,指他们阻街。 抗争应该是快乐的。在广东道上,看到钢铁侠开着跑车来到现场,有人把自己装扮成国宝熊猫,曾经一向是娱乐版笑料的明星一身前卫打扮来表示支持,大家并不在乎她是不是为了出风头,因为这样的抗争,本身就是一场嘉年华聚会。 对于一些用传统的政治或者阴谋论思维的人来说,会很难理解为何有这样的场景。一切都是松散的,一个在facebook上的呼吁,到底会有多少人响应,其实没有人可以预料,因为这和政党或者团体组织的集会不一样,找不到那个幕后黑手。 不过,看着那些在广东道上抗议的人们,觉得有些悲凉,因为让大家感受到歧视,感受到不公,不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内地自由行,而是那些唯利是图的商家,势力的售货员,保安,但他们,不都是香港人吗?

 

事情就是那样简单,也许一些香港人的心中隐藏着很多的不满,包括对于内地游客,但是至少那天的广东道上,大家是理性的,是没有滥用自己言论自由的权利,去制造新的矛盾和怨恨的。

 

约在广场聚会,艺人们在那里表演各种行为艺术。现在,当大家在广场逗留的时候,很多人不知道,这样的自由,是香港人争取回来的。 除了对抗商界的消费主义地产霸权,香港人在过去几年,也在向政府要回自己的公共空间。如果去过旺角的行人专用区,除了浓厚的商业气息,各种商业推销,现在也可以看到街头卖艺的艺人,但是在一年多前,这些街头艺人或者是表演团体和个人,常常会收到警方的告票,指他们阻街。 抗争应该是快乐的。在广东道上,看到钢铁侠开着跑车来到现场,有人把自己装扮成国宝熊猫,曾经一向是娱乐版笑料的明星一身前卫打扮来表示支持,大家并不在乎她是不是为了出风头,因为这样的抗争,本身就是一场嘉年华聚会。 对于一些用传统的政治或者阴谋论思维的人来说,会很难理解为何有这样的场景。一切都是松散的,一个在facebook上的呼吁,到底会有多少人响应,其实没有人可以预料,因为这和政党或者团体组织的集会不一样,找不到那个幕后黑手。 不过,看着那些在广东道上抗议的人们,觉得有些悲凉,因为让大家感受到歧视,感受到不公,不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内地自由行,而是那些唯利是图的商家,势力的售货员,保安,但他们,不都是香港人吗?

香港人不是第一次这样做,08年的时候,铜锣湾时代广场被揭发,门前的广场其实不是私人地方,于是,很多香港人行动起来。对于习惯了跟随规则来做的香港人来说,当自己走累了,在广场的花槽坐下休息一下,被保安用私人地方的理由驱赶的时候,是不会去进行争论的,因为大家明白和接受,私人地方受到法律的保护。但是,一旦这个广场从法律上规定,是属于公众的,香港人一定会要回这个公共空间。于是一些年轻人特地约在广场聚会,艺人们在那里表演各种行为艺术。现在,当大家在广场逗留的时候,很多人不知道,这样的自由,是香港人争取回来的。

 

除了对抗商界的消费主义地产霸权,香港人在过去几年,也在向政府要回自己的公共空间。如果去过旺角的行人专用区,除了浓厚的商业气息,各种商业推销,现在也可以看到街头卖艺的艺人,但是在一年多前,这些街头艺人或者是表演团体和个人,常常会收到警方的告票,指他们阻街。

一切以法律为准。法律规定不可以的,我们一定不会违反,但是法律没有规定不可以的,我们需要捍卫自己的权利。工作上是这样,平时生活也是这样的原则。 没有想到,这次却最后导致了近两千名香港人聚集到了广东道上,齐声要求这家公司道歉。那天下午,因为要赶着离开香港出差,只能坐车特地兜了一下广东道,算是一种支持,因为既然法律没有规定站在公共地方,对着曝露给公众的橱窗拍照是违法,那谁有权可以剥夺自己的权利? 和很多的香港人一样,站到广东道上,要回自己权利,要一个道歉的原因非常简单。内地的微博上,那天流传着一个说法,说是香港人为了拍在店内豪购的内地贪官,这实在是很好笑,因为如果真的是大豪客,这些商店自然会有保护客人隐私的做法,而且对于大部分香港人来说,连国家主席的名字都可能说错,站在面前都未必认识,更不要说要拍哪个贪官。 也有不少的评论和分析,认为这是香港人对于广东道被内地自由行霸占,这次商店保安的一句“自由行可以拍照,香港人不可以”,刺痛了香港人的神经,显示在大陆经济发展之后,香港人的一种失落感。我不知道其他人走上街头的原因,但是至少在现场可以看到,大家示威的对象非常的清晰,诉求也非常的简单,不满的是商店霸道,反对的是商业霸权。如果说和内地自由行有关,那也就是大家要一个公平对待,退一步说,如果法律不允许站在公共场所对着商店橱窗拍照,但是只有香港人被制止,被指认为违反了规定,那么大家也会站出来要一个说法。 事情就是那样简单,也许一些香港人的心中隐藏着很多的不满,包括对于内地游客,但是至少那天的广东道上,大家是理性的,是没有滥用自己言论自由的权利,去制造新的矛盾和怨恨的。 香港人不是第一次这样做,08年的时候,铜锣湾时代广场被揭发,门前的广场其实不是私人地方,于是,很多香港人行动起来。对于习惯了跟随规则来做的香港人来说,当自己走累了,在广场的花槽坐下休息一下,被保安用私人地方的理由驱赶的时候,是不会去进行争论的,因为大家明白和接受,私人地方受到法律的保护。但是,一旦这个广场从法律上规定,是属于公众的,香港人一定会要回这个公共空间。于是一些年轻人特地

 

抗争应该是快乐的。在广东道上,看到钢铁侠开着跑车来到现场,有人把自己装扮成国宝熊猫,曾经一向是娱乐版笑料的明星一身前卫打扮来表示支持,大家并不在乎她是不是为了出风头,因为这样的抗争,本身就是一场嘉年华聚会。

 

对于一些用传统的政治或者阴谋论思维的人来说,会很难理解为何有这样的场景。一切都是松散的,一个在facebook上的呼吁,到底会有多少人响应,其实没有人可以预料,因为这和政党或者团体组织的集会不一样,找不到那个幕后黑手。

 

不过,看着那些在广东道上抗议的人们,觉得有些悲凉,因为让大家感受到歧视,感受到不公,不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内地自由行,而是那些唯利是图的商家,势力的售货员,保安,但他们,不都是香港人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月21日, 2:15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