闾丘露薇 | 整顿后的校车

华商报专栏

华商报专栏 ———————— 在浙江余杭的一间农民房里面,来自江西的王先生和妻子,正在准备送八岁的女儿上学。他需要六点五十分之前出门,这样才能够保证在七点半,把女儿送到学校门口。 他选择路途这样远的学校,主要是看中的那所民办学校,规模看上去还可以,加上还有校车接送。“没有想到,甘肃校车车祸之后,他们的校车就停开了。我每天接送女儿,已经快三个星期了。” 他接送女儿的工具是电瓶车,站在学校门口,可以看到送孩子上学的交通工具很多,自行车,三轮车,就算是汽车,很明显,不少是平时拿来装货的生产工具。一位妈妈和王先生有着同样的烦恼,也同样不舍得把孩子送到学校寄宿,他们找过媒体,“但是没有用。”尽管这样,王先生还是对媒体充满希望,所以,当我打通他的电话,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不过他有一个要求,“不要在学校门口采访我,因为校车的事情,我去学校提了很多次意见,学校对我很有看法。” 但是他现在觉得,责任不在学校,而是不愿意发出接送牌照的政府。有这样看法的人不少,当地的媒体就有不少批评政府的声音,认为政府为了不出事情,干脆要求所有校车停运,这是逃避责任的做法。 只是,事情没有那样简单,因为这些校车,本身就没有获得校车资格,家长们也知道这一点,只不过,在中国,先开了再说,总有办法解决,是很多人都相信的事情。 在义乌的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

————————

 

在浙江余杭的一间农民房里面,来自江西的王先生和妻子,正在准备送八岁的女儿上学。他需要六点五十分之前出门,这样才能够保证在七点半,把女儿送到学校门口。

华商报专栏 ———————— 在浙江余杭的一间农民房里面,来自江西的王先生和妻子,正在准备送八岁的女儿上学。他需要六点五十分之前出门,这样才能够保证在七点半,把女儿送到学校门口。 他选择路途这样远的学校,主要是看中的那所民办学校,规模看上去还可以,加上还有校车接送。“没有想到,甘肃校车车祸之后,他们的校车就停开了。我每天接送女儿,已经快三个星期了。” 他接送女儿的工具是电瓶车,站在学校门口,可以看到送孩子上学的交通工具很多,自行车,三轮车,就算是汽车,很明显,不少是平时拿来装货的生产工具。一位妈妈和王先生有着同样的烦恼,也同样不舍得把孩子送到学校寄宿,他们找过媒体,“但是没有用。”尽管这样,王先生还是对媒体充满希望,所以,当我打通他的电话,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不过他有一个要求,“不要在学校门口采访我,因为校车的事情,我去学校提了很多次意见,学校对我很有看法。” 但是他现在觉得,责任不在学校,而是不愿意发出接送牌照的政府。有这样看法的人不少,当地的媒体就有不少批评政府的声音,认为政府为了不出事情,干脆要求所有校车停运,这是逃避责任的做法。 只是,事情没有那样简单,因为这些校车,本身就没有获得校车资格,家长们也知道这一点,只不过,在中国,先开了再说,总有办法解决,是很多人都相信的事情。 在义乌的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

 

他选择路途这样远的学校,主要是看中的那所民办学校,规模看上去还可以,加上还有校车接送。“没有想到,甘肃校车车祸之后,他们的校车就停开了。我每天接送女儿,已经快三个星期了。”

 

他接送女儿的工具是电瓶车,站在学校门口,可以看到送孩子上学的交通工具很多,自行车,三轮车,就算是汽车,很明显,不少是平时拿来装货的生产工具。一位妈妈和王先生有着同样的烦恼,也同样不舍得把孩子送到学校寄宿,他们找过媒体,“但是没有用。”尽管这样,王先生还是对媒体充满希望,所以,当我打通他的电话,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不过他有一个要求,“不要在学校门口采访我,因为校车的事情,我去学校提了很多次意见,学校对我很有看法。”

 

但是他现在觉得,责任不在学校,而是不愿意发出接送牌照的政府。有这样看法的人不少,当地的媒体就有不少批评政府的声音,认为政府为了不出事情,干脆要求所有校车停运,这是逃避责任的做法。

 

只是,事情没有那样简单,因为这些校车,本身就没有获得校车资格,家长们也知道这一点,只不过,在中国,先开了再说,总有办法解决,是很多人都相信的事情。

 

义乌还有余杭不同,德清的校车,主要还是服务乡镇学校,穿梭在山区以及水乡,所以,七十九辆校车,有着不同的车型。 德清的校车,从二千年开始,从一开始学校民间提供的校车服务,到之后委托公交,零九年成立校车服务公司,政府把校车全部包揽下来,是一个一步步走过来的过程。 “不管政府有钱还是没有钱,关键是政府要愿意承担起责任,确保学生安全便利的上学,方法可以有很多种。”德清的官员一直强调这点。在他们看来,就算把责任分摊到家长,学校身上,出了事情,政府是逃避不了责任的,那末晚做或者不做还不如早做。 而在我看来,不管是民办学校有没有能力购置校车,还是政府加大公交投入,或者出资购买校车,说到底都是政府愿不愿意把责任揽到身上,愿不愿意花钱,把钱花在哪里的问题。

在义乌的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校长给我们看了他们两部号称只是买了两年,但是看上去已经有点破旧的校车。从明年开始,继当地所有幼儿园已经不能提供校车之后,他们这些学校的校车也要停运了,尽管他们拿到了接送牌。

 

对于这位校长来说,这个决定显然是让他送了一口气,因为在甘肃车祸之后,各部门联合执法查处的严格了,校车不能够超载了,于是原本要跑三次,才能够把六百多个学生接完的校车,现在要跑六次,我们到学校的时候是上午十点钟,学校才刚刚能够开始上课,因为塞车,七点钟开始运行的校车,这个时候才完成工作。其实校车运行的距离,最远也就是三公里。

华商报专栏 ———————— 在浙江余杭的一间农民房里面,来自江西的王先生和妻子,正在准备送八岁的女儿上学。他需要六点五十分之前出门,这样才能够保证在七点半,把女儿送到学校门口。 他选择路途这样远的学校,主要是看中的那所民办学校,规模看上去还可以,加上还有校车接送。“没有想到,甘肃校车车祸之后,他们的校车就停开了。我每天接送女儿,已经快三个星期了。” 他接送女儿的工具是电瓶车,站在学校门口,可以看到送孩子上学的交通工具很多,自行车,三轮车,就算是汽车,很明显,不少是平时拿来装货的生产工具。一位妈妈和王先生有着同样的烦恼,也同样不舍得把孩子送到学校寄宿,他们找过媒体,“但是没有用。”尽管这样,王先生还是对媒体充满希望,所以,当我打通他的电话,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不过他有一个要求,“不要在学校门口采访我,因为校车的事情,我去学校提了很多次意见,学校对我很有看法。” 但是他现在觉得,责任不在学校,而是不愿意发出接送牌照的政府。有这样看法的人不少,当地的媒体就有不少批评政府的声音,认为政府为了不出事情,干脆要求所有校车停运,这是逃避责任的做法。 只是,事情没有那样简单,因为这些校车,本身就没有获得校车资格,家长们也知道这一点,只不过,在中国,先开了再说,总有办法解决,是很多人都相信的事情。 在义乌的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

 

“学校还有老师学生,每天花在校车上的时间太多,学习也搞不好。”不过这不是校长最担心的,最担心的还是安全,因为超载,每年总有些小事故发生,学生在车上因为急刹车碰撞受伤,司机是不是负责,心情好不好。不过有趣的是,尽管知道这样的状况,家长们宁愿孩子每天在街上等一个小时的校车,也不愿孩子步行上学,或者自己接送。“我问过孩子,早上不少家长宁愿睡觉,下午有的宁愿打麻将,当然,他们习惯性认为,校车就是安全。”

 

校长给我们看了他们两部号称只是买了两年,但是看上去已经有点破旧的校车。从明年开始,继当地所有幼儿园已经不能提供校车之后,他们这些学校的校车也要停运了,尽管他们拿到了接送牌。 对于这位校长来说,这个决定显然是让他送了一口气,因为在甘肃车祸之后,各部门联合执法查处的严格了,校车不能够超载了,于是原本要跑三次,才能够把六百多个学生接完的校车,现在要跑六次,我们到学校的时候是上午十点钟,学校才刚刚能够开始上课,因为塞车,七点钟开始运行的校车,这个时候才完成工作。其实校车运行的距离,最远也就是三公里。 “学校还有老师学生,每天花在校车上的时间太多,学习也搞不好。”不过这不是校长最担心的,最担心的还是安全,因为超载,每年总有些小事故发生,学生在车上因为急刹车碰撞受伤,司机是不是负责,心情好不好。不过有趣的是,尽管知道这样的状况,家长们宁愿孩子每天在街上等一个小时的校车,也不愿孩子步行上学,或者自己接送。“我问过孩子,早上不少家长宁愿睡觉,下午有的宁愿打麻将,当然,他们习惯性认为,校车就是安全。” 校长明白,多买几辆校车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问题是,不知道明年学校还能不能办下去,自然不会投资。是不是让政府承担起校车责任?“那末多钱,政府怎末可能拿出来。”校长听到我这样问,觉得我有点不可思议。 不过同样在浙江,德清的美式校车,在甘肃车祸之后,已经成为了全中国的标杆。和

校长明白,多买几辆校车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问题是,不知道明年学校还能不能办下去,自然不会投资。是不是让政府承担起校车责任?“那末多钱,政府怎末可能拿出来。”校长听到我这样问,觉得我有点不可思议。

 

不过同样在浙江,德清的美式校车,在甘肃车祸之后,已经成为了全中国的标杆。和义乌还有余杭不同,德清的校车,主要还是服务乡镇学校,穿梭在山区以及水乡,所以,七十九辆校车,有着不同的车型。

华商报专栏 ———————— 在浙江余杭的一间农民房里面,来自江西的王先生和妻子,正在准备送八岁的女儿上学。他需要六点五十分之前出门,这样才能够保证在七点半,把女儿送到学校门口。 他选择路途这样远的学校,主要是看中的那所民办学校,规模看上去还可以,加上还有校车接送。“没有想到,甘肃校车车祸之后,他们的校车就停开了。我每天接送女儿,已经快三个星期了。” 他接送女儿的工具是电瓶车,站在学校门口,可以看到送孩子上学的交通工具很多,自行车,三轮车,就算是汽车,很明显,不少是平时拿来装货的生产工具。一位妈妈和王先生有着同样的烦恼,也同样不舍得把孩子送到学校寄宿,他们找过媒体,“但是没有用。”尽管这样,王先生还是对媒体充满希望,所以,当我打通他的电话,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不过他有一个要求,“不要在学校门口采访我,因为校车的事情,我去学校提了很多次意见,学校对我很有看法。” 但是他现在觉得,责任不在学校,而是不愿意发出接送牌照的政府。有这样看法的人不少,当地的媒体就有不少批评政府的声音,认为政府为了不出事情,干脆要求所有校车停运,这是逃避责任的做法。 只是,事情没有那样简单,因为这些校车,本身就没有获得校车资格,家长们也知道这一点,只不过,在中国,先开了再说,总有办法解决,是很多人都相信的事情。 在义乌的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

 

德清的校车,从二千年开始,从一开始学校民间提供的校车服务,到之后委托公交,零九年成立校车服务公司,政府把校车全部包揽下来,是一个一步步走过来的过程。

 

华商报专栏 ———————— 在浙江余杭的一间农民房里面,来自江西的王先生和妻子,正在准备送八岁的女儿上学。他需要六点五十分之前出门,这样才能够保证在七点半,把女儿送到学校门口。 他选择路途这样远的学校,主要是看中的那所民办学校,规模看上去还可以,加上还有校车接送。“没有想到,甘肃校车车祸之后,他们的校车就停开了。我每天接送女儿,已经快三个星期了。” 他接送女儿的工具是电瓶车,站在学校门口,可以看到送孩子上学的交通工具很多,自行车,三轮车,就算是汽车,很明显,不少是平时拿来装货的生产工具。一位妈妈和王先生有着同样的烦恼,也同样不舍得把孩子送到学校寄宿,他们找过媒体,“但是没有用。”尽管这样,王先生还是对媒体充满希望,所以,当我打通他的电话,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不过他有一个要求,“不要在学校门口采访我,因为校车的事情,我去学校提了很多次意见,学校对我很有看法。” 但是他现在觉得,责任不在学校,而是不愿意发出接送牌照的政府。有这样看法的人不少,当地的媒体就有不少批评政府的声音,认为政府为了不出事情,干脆要求所有校车停运,这是逃避责任的做法。 只是,事情没有那样简单,因为这些校车,本身就没有获得校车资格,家长们也知道这一点,只不过,在中国,先开了再说,总有办法解决,是很多人都相信的事情。 在义乌的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

“不管政府有钱还是没有钱,关键是政府要愿意承担起责任,确保学生安全便利的上学,方法可以有很多种。”德清的官员一直强调这点。在他们看来,就算把责任分摊到家长,学校身上,出了事情,政府是逃避不了责任的,那末晚做或者不做还不如早做。

 

而在我看来,不管是民办学校有没有能力购置校车,还是政府加大公交投入,或者出资购买校车,说到底都是政府愿不愿意把责任揽到身上,愿不愿意花钱,把钱花在哪里的问题。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月4日, 3:18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