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中国将怎样走向复兴?

进入中国的2012年了,对这个年头众说纷纭,似乎都指向了一个词:崩溃。

网络作者任季从自己在中国经历的两件小事,谈起了对崩溃的理解。他说第一次来日本是在1988年,在那个时候很多中国人都存在着一个强烈的疑问:为什么同在亚洲、有类似文化传统的日本,在市场经济如此发达的情况下,执政党和政府还能保持足够的清正廉洁,而中国虽然只进行了10余年的经济改革开放,但是中国大陆的整个权力机构却已经腐败如斯。西方社会找到了一个多党执政、三权分立的办法,约束某个政党(特殊的利益集团),使它不能利用政府这个利刃来肆意宰割百姓,而日本的自民党执政20多年,一党独大,却也没有走向极端。是一个什么样力量在背后约束着它呢?在日本居住了半年之后,任季认为自己找到了答案:地震。初到日本的人一定会惊愕于日本频繁的地震,当时他就想,虽然日本国土狭长、资源匮乏,但发达的经济、丰富的商品供应已经使人们很难直接感受到这些因素的约束,只有地震在时时提醒着人们,危机就在眼前。这种危机感使人们能够约束自己,使社会不致走向极端。但是,我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无论怎么看上去,这似乎都还不是最决定性的因素。

在这之后的近二十年间,任季在中国经历了社会伦理、道德的溃决。当他又一次旅居日本的时候,对上述问题有了新的答案。

如果一直生活在一个荒蛮、原始的社会中,将无从知晓社会礼仪、道德为何物,而生活在一个礼仪、道德成熟、稳定的社会中,可能会把这种礼仪、道德看作是如同空气和水一般自然存在的东西,也很难体会到这些对于人类社会来讲是如何的难得和珍贵。只有经历了它的快速崩溃,而又在一个相邻的地方看到了它,才能体会到它的作用和弥足珍贵。任季认为,中国大陆建政的60年,最下力气做的一件事情是摧毁中国传统的礼制和道德。虽然中国在三千多年前的周朝,已经在以礼治国,但到了今天,礼治的概念已经从中国人的头脑中被连根拔除,人们根本不知道、也不相信礼制尚能治国。

他用自己经历的两件很小的事情来说明中国伦理道德的变化。大约在1991年前后,他与同事出差,在一些偏僻的地区没有出租车,需要临时搭乘当地居民的车辆。当时他们决定送给司机一些小礼物作为搭车的酬谢。按照中国的传统习惯,礼物应当是在搭车之后送出,这表示了一种对对方的尊重。中国有句古话: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如果把对方当成君子,在搭车之前送礼物,对方同意我们搭车,就可能被看作是贪图礼物,而非助人之义士君子。他当时按照中国传统的习惯,很自然的选择在搭车之后赠送礼物。这本来是一件非常、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这么多年之后他还能记得这件事情源于当时一个同事的一句话:既然已经搭过车了,为什么还要给他礼物呢?这么一句看似很普通、简单的话能让他留下深刻的印象,还在于这个同事随后向他做出的解释。如果要给礼物,也应当在搭车之前给,这就如同支付报酬一样,即使这个驾车人当时可能不太愿意让他们搭车,因为有这个报酬也会改变主意,这样这个礼物才有实际意义。“而在搭车之后,我们几乎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这个驾车人,他是否在意我们给礼物,对于我们毫无意义。非常实用、明确的利益判断,只是其中看不到一点在中国演绎了几千年的仁义礼智信的影子。”任季说,“这个同事是一个典型的中共党员。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大陆各级官员中,几乎100%的都具有这种不考虑一点信义因素,纯粹利益判断的能力。也惟有如此,才能在中国大陆的体制中,获取更高的职位和利益。这种彻底的利益判断受到提倡,大行其道,正所谓‘闷声发大财’,而传统的义礼信却受到了中国大陆从各个方面反复的批判。一个国家、民族中民众的道义观念,不仅没有被提倡,而是被反复的批判、压制,甚至是残酷的镇压,古往今来,寥寥数家”。

任季说,前几年日本毒大米事件轰动一时,相比之中国一些五毛煽动下的“爱国者”毫无道义的喧嚣,日本一位经营中国大米的老板引咎自裁的报导,使他被一种道义力量所震撼。这个老板的举动可以说纯粹基于道义。这种纯粹的道义判断正是维持一个社会均衡稳定的终极力量,也是一个民族的魂魄。比较中国大陆已经被压制到极点的伦理、道义,它完全是与权贵阶层的极度腐败相辅相成的。也正是看到了这样一个维持了几千年的伦理、道德体系,在几十年间就被破坏得如此厉害,更反映出了这样一个体系的来之不易,维持它的艰难。实际上中国当今伦理道德的崩溃,即将导致全社会的崩溃。这一点从他知道的另外一件小事上已经露出端倪。“小女数年前刚上学,有一天告诉了我一件事情。她的一个同学在教室里只有她们两人的时候借用了她的文具,当她索还的时候,她的这位同学说:谁能证明我借了你的文具呢?听到这句话比听到吾女被抢劫更让我吃惊。一个小小孩童,就能如此毫无信义,如此行为若要延伸至整个社会,那商品交换、财产所有都将荡然无存。一个人时刻都得证明自己所有之物归自己所有,那这个社会还能存在下去吗?!”

如今,经过35年不间歇的增长,中国大陆的经济已经到了拐点。20119月份也许就是波峰,从那以后,收缩的迹象已经毋庸置疑:汽车销售量下跌、电力消耗下降、产业输出锐减、楼市价格大跌,……。10月时有大额的金钱转出国外,情况出乎意料的急剧恶化。简言之,中国大陆经济的轮胎正在松脱,国家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接近其有效性的极限。这意味着,在政治权贵们从根本上调整经济结构以前,经济问题只会变得更糟。如果政治权贵们不对,国家已经到头的模式作出改变,必将承担政经全面崩溃的政治后果。

呼喊了20多年的政治体制改革至今还了无成果,腐败愈加猖獗。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很多,但有两个特别重要。首先,在全国各地都明显的有一种感觉:一党制不再适合中国大陆正在进步的社会;就如托克维尔时期的政治观察家所说的那样,现代化是独裁者必然的和不可阻挡的敌人。其次,政治改革已失去了体制内支持——高级官员彼此勾结,好从各自的职位上获得个人利益;因此,改革普遍失败,而腐败问题基本上已经没有控制,成为公民之间一触即发的问题:这么多官员扒窃了这么多钱。现在,中国大陆从首都到全国各省都有强大的反对改变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在体制内部已经产生了对政权耐久性的深重悲观情绪。就如多年来在全国各地“维权运动”所示,权贵们主要是通过强制来维持权力。随着中国大陆经济摇摇欲坠,权贵们开始明显地担心他们的合法性,也就毫不奇怪了。权贵们知道,如果不能带来繁荣,要保有权力,便必须把民族主义的旗帜举得更高。1990年代末中国大陆经济走向衰退时开始丑化日本,不能说是巧合。

抗议——官方行话是群体性事件——大幅增加,过去几年的增幅尤其明显,从2008年的大约127000增至2010年的多达28万。此外,这些事件变得更加猛烈,一些成为骚乱和暴动。文职权贵都越来越依赖人民解放军和半军事的武警来维持秩序和保有权力。

由于文职权贵的权威受侵蚀,军方正在得势——当今世上最危险的趋势之一。像20世纪 30年代的日本军国主义者一样,军官都在思考什么他们可以做什么,而不是他们应该做什么。他们傲慢、好战、巴不得能有一战,而他们现在正在执行自己的外交政策。国际舆论说,在过去,北京的外交政策基本上是良性的,中国大陆实质上已放下了毛式的敌意,并正在寻求融入国际体系;然而在2009年,该国的权贵们采取了一个明显的更加自信的姿态——带头破坏气候谈判、大力扩张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声称所有领土范围,几乎动不动就挑战美国——例如20093月,大陆军舰和战机在国际水域滋扰美国的船只,甚至试图从没有武器的侦察舰偷取声纳阵列,那一尝试其实构成了战争行为。对这种交战基调的一般解释是,大陆权贵们认为没有其他国家可以阻止他们——现在中国大陆的经济开始瓦解,在他们看来,向外动武是他们唯一可以采取的途径。

但论动武,在世界东方,近代曾经最强悍的军人莫过于日本人了。日本人在上世纪大败俄罗斯和大清国,当代中国军人既没有大清朝的庞大海军,恐怕也缺乏当年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但虽然日本人强悍,最终却败给了美国人。至今,中国军人头头是道地炫耀武力,却不知道美国人最后征服日本人的武器是什么。美国人打败了日本人,但最后征服的武器却不是武力,而是美国价值观。这种武器放之四海而皆准——人权、自由、平等、民主和公平公正。

以麦克阿瑟为首的美国占领军当局在占领日本之后都做了什么?在征服的土地上,在无条件投降的日本国土上,胜利的征服者们:(1)还是在飞往日本的飞机上,也就是1945830日,麦克阿瑟就向他的幕僚们谈起了他统治日本的设想,归纳为两个要点:第一点:铲除日本文化和行为中对外侵略的因素;第二点:促进民主在日本成长。(2)麦克阿瑟抵达日本后,下令释放了被日本政府长期关押的包括许多共产党人在内的政治犯,美国人解放了身陷囹圄的共产主义者。194510月,这些出狱的共产主义者合法地组建了日本共产党。(31945825日,美国占领军允许日本妇女建立自己的组织;9月,公布了给予日本妇女选举地位的法案;1217日,日本妇女历史上第一次获得了选举权。(419451011日,麦克阿瑟发布公告,解除了对报纸的禁令,日本实现了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麦克阿瑟在公告中还特别指出:要实现宪政体制自由化,要解放妇女,鼓励成立劳工组织,学校实行更自由的教育,实行经济制度民主化。(519451222日,颁布了《工会法》,工人阶级真正地拥有了自己的组织。1946927日,颁布《劳动关系调整法》,其中包括禁止企业开除或歧视罢工工人的条款。194791日,颁布了《劳动基准法》,规定了最低工资标准和最长劳动时间。世界上头号资本主义国家派出的占领者们却真正地从法律上保障劳动者的利益,保障工人阶级的利益。(61945年冬1946年,美国紧急运送粮食、奶粉和肉类给日本。(7194623日,麦克阿瑟指示盟军总部起草日本宪法样本。美国政府早在19459月给麦克阿瑟下达的制定宪法的准则是:日本政府必须绝对由全体选民授权并对全体选民负责。53日盟军提交了宪法草案。107日,日本国会通过了宪法。113日,天皇颁布新宪法。这是一个由占领者由外国人由敌人由西方人按照西方的价值观按照西方那一套强加给习惯于东方这一套的被占领者的宪法,但却是给被征服民族被占领国家的人民带来了民主自由法治的宪法,带来了和平繁荣昌盛的宪法,带来了幸福的宪法。

“麦克阿瑟”宪法强调了日本人的基本公民权利,把这些权利视为“天赋而不可剥夺的权利”加以保障。这些权利包括:选举权;集会与出版自由;没有律师的即时介入,任何人都不得被逮捕定罪;保障人民居住安全,禁止无端的搜查与剥夺等。

因此,日本这个国家虽然战败了,但人民却没有做过一天的亡国奴,也从没有亡国奴的感觉,日本人民倒是从军国主义的奴役下站起来了。短短几十年,就从满目疮痍的战败国成为世界经济大国,且傲视俄罗斯与中国。

日本,是一个中国的最好的镜子,能看到中国的过去、现在乃至未来。普世价值在日本,不是亡国奴,也不是卖国贼,更不是传统文化的毁灭者,恰恰相反,是日本民族复兴的根本路径,也是民强国富的唯一方向。

和日本军国主义相似的是缅甸。缅甸,一个曾被联合国列为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的一个地方,似乎没有什么值得中国人羡慕——大概军人会羡慕,因为缅甸是军政府。但在近段时间,却有很多中国老百姓真有些羡慕那些缅甸人了。不是羡慕他们国内的财富,他们没有。也不是羡慕他们对外的强权,他们也没有。而是羡慕他们生活在一个正在发生变化的国度、一个开始感受到希望的国度、一个开始走向未来的国度。中国网民说,有的人,生活虽然很穷,但如果正在一天天变好,他一定会很快乐。有的人,即使很富裕,但如果事业上问题重重、没有进展,生活水平也有日益走低之势,他一定很不快乐。

缅甸就是一个这样的穷人。它虽然长期处于军政府的严厉管控之下,却正在逐步走向一条民主转型的大道。军人将政权交到一个文职政府手中,尽管这些文职人员不过是一些脱下了军装的前军人,但他们的表现已证明这不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从取消对反对派权贵们昂山素季的软禁,到放松对境外网站的管控和允许集会游行,一直到允许到访的美国国务卿会晤昂山素季。今天又看到消息,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已正式批准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民盟)重新注册为合法政党,从而为昂山素季重返政坛铺平了道路。我们不能说缅甸的民主之路不会逆转,但历史的车轮毕竟已经开始滚动,缅甸人民有理由期望国家转型道路上的下一个站点。

老百姓由此想起了中国的1980年代。那个年代比现在更加贫穷,甚至在许多方面更不自由,如没有互联网的信息源,也没有微博可供发牢骚。之所以不少人怀念它,一个重要原因应该是:那是一个可感受到希望、可感受到变化的年代。不幸的是,这种希望与变化在一个时间节点之后戛然而止,此后中国人的钱越赚越多,生活却越来越颓废。权力、金钱、美色、强拆、城管、上访、关系、潜规则、房子、医疗、既得利益集团等诱惑、问题、难题将中国老百姓团团缠住,唯一消失在远处而不可见的,就是自己与国家的未来。

缅甸是幸运的,因为它有一个长期为它的民主和自由而奋斗的权贵们及其领导下的政党。昂山素季只是一位纤弱的女性,但为了反抗军政府的暴政,她选择勇敢地走上街头,面对军人的枪口,最终被软禁多年,长期不得与家人团聚。

缅甸是幸运的,还因为它有一个最终选择了顺应时代潮流、愿意开启民主转型道路、脱下自己专制外衣的执政党。对军人政权来说,有些事情或许是在国内外压力之下做的,但利比亚到叙利亚的教训表明:更多独裁者即使面临更大的压力也不愿意这样做。仅此而论,缅甸的权贵们也是值得赞许的。专制绝不可取,但那种结束专制的专制则是一个例外。对专制者来说,已经犯下的罪孽无法抹杀,但他可以通过悬崖勒马来为自己救赎,从而赢得人民的宽恕与原谅。……

可惜的是,不是每一个国家都有缅甸这样的幸运。利比亚卡扎菲顽抗到底,结果让几十万人为其陪葬。叙利亚的巴沙尔还在负隅坚持,其脚下已经白骨累累。有的国家,一边看着专制者同伴倒下而惊心不已,一边抱着巨大的权益死不放手而不觉已滑向悬崖。或许,怀揣着大把美金的他们早已设想好最后时刻的逃生之道,但被他们拖向悬崖的老百姓与整个国家却面临深渊、无处可逃!

然而,在全世界民主、人权、自由的呐喊声、枪炮声中,在埋葬独裁者哀嚎声中,沸沸扬扬的2012终于来到了。这种不一样的登场,注定了天降异兆2012必然是一个非凡的年代。

纵观世界大势,民主、自由发展已成浩浩荡荡的不可阻挡之势!人类社会、科技的发展,无可否认的带动了人性良知、正义的全面的复苏、觉醒。公平、正义、人权已成为全人类的共知和追求!而中国大陆的威权社会机制,已成为全世界发展大趋势中最大的异形、梗阻。而中国大陆,是决不可能弃世界而以所谓独自的特色、而异类于世界的!

所以,中国大陆社会转型是为必然的、势在必行的!101年前,中国人率先开启了亚洲的宪政民主社会的的转型浪潮,然而马列主义的出现,戛然终止了中国民主前进的脚步,把中国从已经建立了三权分立架构、已在逐步完善、发展民主制度国家,并且已进入了世界四强、得到世界承认、尊重的国家,重新拉回到“万岁”声狂吼不断的威权专制年代,成为国际社会所唾弃、孤立、包围、封锁的“新中国”。时至今日,“新中国”仍在低三下四、委屈求全甚至抛洒血汗钱的乞求世界各国的承认、支持!

反观整个中华文化圈内的国家和地区,除中国大陆、朝鲜外,而中国台湾、香港、澳门、韩国、日本,都依托伟大的华夏文明,成功的实现了社会的民主制转型,在短期内擢升为世界发达国家和地区。以区区二三十年的时间,完成了欧美等国家用二三百年才完成的工业化、民主化进程。创造人类发展史的奇迹!

世界在研究东方文化、韩国、台湾等都在大力推广东方文化博大精深,也就是中国传统的儒、道、释、诸子百家的经典文化、思想;然而泱泱中华文化、文明的发源地、核心地的中国大陆;却是笼罩在西方舶来思想,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异域文化的主导之下。几千延绵传承的民族传统文化受到了无情糟蹋和抛弃,几近灭绝,极大的阻碍大中华文化经济圈建立、和发展和推广,一个民族,当她的民族文化被彻底消亡时,这个民族也必将不复存在。

但大陆人民也高兴的看到;在改革开放的后30年里,在经历了残酷磨难后,传统文化、文明以她顽强、厚重的生命力,得到了快速的复苏,人们观念思想意识也在发生深刻的日新月异的变化,随着大陆经济、科技的飞越发展。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价值——人权、自由、平等、民主和公平公正,得到越来越多的民众的追求。2012年的中国大陆,已经步入到社会转型,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必然临界点。

转型中国,复兴民族,必复兴中华民族之文化。彻底驱逐不切实际,并造成了国家和民族悲剧西方泊来马列主义。依托我包容天地、和谐万物的悠悠传统民族文化,以完成辛亥革命的宗旨;实现社会制度彻底的民主转型。2012必然是中华掘起的晨钟敲响——实现民族、民主的自由一统,振兴中华,恢复泱泱之中国,造就一个灿烂雄据东方的大中华文明圈!

祝福2012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