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署名 网友

面罩

有些话,不能说?

若干年后,当中国的年轻人知道他们的国家曾经经历过这样一个时期,那个时期有饭吃也有衣穿却什么都“敏感”:一年365天天天都是敏感期;960万平方公里处处都是敏感部位;所有的大众传媒,包括报纸、图书、广播、电视、网络,都有被禁止使用的敏感词……。当有人谈论反右、文革、毛泽东的时候,“反右、文革、毛泽东”成了敏感词;当中国和日本因钓鱼岛起争端的时候,“钓鱼岛”成了敏感词;当有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诺贝尔”成了敏感词……。任何人只要在QQ、邮件、论坛和手机短信上使用了这些“”,都会导致信息或文章发不出去!想想看,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景?毫无疑问,将来的年轻人对今天这些无处不在的敏感词、敏感期和敏感部位的难以理解,就像今天中国的年轻人对四十多年前的早请示晚汇报和忠字舞红宝书一样地难以理解,不可思议!

其实,今天中国的荒唐事远不止“敏感”,还有所谓的“实名制”。无论是现实的社会还是虚幻的网络,只要你与外界接触,需要办理件什么事情,都得先把自己的姓名和身份如实报上,甚至连买把菜刀这样的小事,也得留下自己的姓名,以防止你拿着这把刀去杀人而不是用来切菜。我们小时候就学过“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样的词语,但那往往用来形容秦始皇、隋炀帝、朱元璋和成吉思汗的那个时候,还真没想到今天也能派上用场,而且恰如其分。

无论是敏感词、敏感期、敏感部位还是实名制,给人的印象只有一个,那就是当今中国的执政者很不自信,很害怕人民。

其实敏感也好实名制也罢,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维稳”,也就是维护稳定。在当今中国,维稳不但无处不在,而且至高无上,“稳定压倒一切”的口号就足以证明这一点。为了维护稳定,动用了共和国几乎所有的资源,其费用已经超过医疗、教育和国防开支。然而,这些并没有换来多少稳定,相反地“暴民”和冲突还越来越多,中国的维稳走入了一个难以自拔也无法自圆其说的怪圈!

于是人们被告知,这是因为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在搞鬼,因为那些人“亡我之心不死”,总想要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想让广大劳动人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不过,现在已经不是毛泽东的那个时代,老百姓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了。于是就有人对中国的现行政策提出了质疑和关于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建议。于是,我们又听到了“中国有中国的国情”,“照搬西方的那一套势必引起天下大乱”的说法,普世价值成了洪水猛兽,改革开放成了官方设定的禁区。

经历过改革开放的人都知道,所谓“国情”其实就是邓小平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简称“中国特色”。原来我还以为它只是句空洞的口号,现在才明白它其实是个阴谋。任何错误和罪恶,都可以用“中国特色”来解释其合理性;任何批评和建议,都可以用“中国特色”予以拒绝,难怪邓之后的执政者都把它做为传家宝来继承。从这个意义上说,当今中国的所有官员和既得利益者都该感谢邓小平。是他老人家,为他的后来者留下了一个魔法无边的护身符。

另外还有一些看起来很有道理却经不起推敲的东西。比如每当人家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时,我们的领导人就会说,人权就是生存权,也就是只要活着就等于有了人权。稍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人与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不只是要活着,而且还要活的快乐,活的有尊严,要有比动物更高更多的需求。从“人权就是生存权”这句话可以证明,在当今中国执政者的心目中,咱老百姓只要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和猪牛羊属于同类,难怪人家老外要嘲笑我们了。

又比如“不争论”和“不折腾”,前者是邓小平说的,本意是不管它姓社还是姓资先干起来再说,这在改革开放初期确实起了很好的作用。可是现在的领导者为了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从去年起又重新开始了“姓社还是姓资”的争论。同样是邓小平的遗产,“中国特色”对他们有利,就恨不得世世代代传下去;而“不争论”的告诫对他们不利,便反其道而行之。至于“不折腾”,那是胡锦涛说的,表面上看起来和“不争论”有相似之处,但却相去甚远,前者是不做无谓的争论,后者则是拒绝对现在的一切做任何改变。在他们的语境中,改革就是折腾,只要是个正常的人,谁又会喜欢折腾呢?于是,那架庞大、腐朽的官僚机器又可以继续运转下去了。

曾有年轻朋友问我,既然问题这么多,为什么执政者又还能玩得转呢?这让我想起曾国荃在总结湘军为什么能战胜太平军时说的那两句话,那就是“挥金如土”和“杀人如麻”。虽然这样的“经验总结”很血腥,但我却为曾国荃的坦率所震撼,真理就那么简单。其实,只要把后面的“杀人如麻”改为“高压如磐”,就是今天中国执政者的基本方略。比如对外的挥金如土,对内的高压如磐;花老百姓的钱挥金如土,对任何有可能危及统治的抗争高压如磐等等。所以,统治中国也并不难,只要记住曾国荃的这八个字就足够了。

还有的年轻朋友在对今天的阴暗面强烈不满的同时,对他们并不熟悉的毛泽东时代却心驰神往。其实他们不知道,今天所有的丑恶和黑暗如果追根溯源,最后都能追到毛泽东那里去。现在人们很熟悉也很反感的那些东西,比如上面说的敏感,敌对势力,党领导一切,稳定压倒一切,还有讲政治讲党性等等,就都是原封不动地从毛泽东时代搬过来的。1976年的那场革命,虽然结束了一个极左的时代,但又是一场很不彻底的革命。不但对十年浩劫中无恶不作甚至血债累累的那些人没做任何像样的处理,而且从人事安排到组织架构,从指导思想到游戏规则,都几乎是原封不动地继承了下来,并在往后的几十年里不断地加以膨胀和恶化,最终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今天的所有问题和罪恶,都可以看成是毛泽东的遗产。所以,只有彻底否定毛左,才能回归人性;只有彻底否定毛左,才能实现民族和解;只有彻底否定毛左,才能从根本上消除专制与独裁。

但遗憾的是,本来当年的邓小平反左就极其暧昧和模棱两可,而他之后的领导者就更是一个比一个左。尤其是到了今天的胡锦涛,更是一个集平庸和保守于一身的政客。特别是他在历史问题上的文过饰非对一大批受害者的再伤害;在朝鲜问题上的一意孤行导致中国在国际上的极端孤立;在反腐问题上的优柔寡断而失去民心,是老百姓对他最不满意的三件事。他唯一的本领就是维稳和以不变应万变。在他的心目中,权力永远高于正义,党性永远高于人性!

有人说今天中国的经济实力已排名世界第二,已经很强大了。与毛泽东时代相比,今天的中国确实是富强了,但国家的富强不等于人民的富强;经济的发展不等于政治的开明,现代文明的标志从来就不是单纯的经济指标。面对经济繁荣和社会矛盾加剧的强烈反差,再傻的人也能看出,中国的问题已经不是只在经济领域里做点手脚就能解决的了。更何况,一个政权一种体制一成不变地运行了六十多年,即使按照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也该到了变一变的时候。于是,政治体制改革就尖锐而紧迫地摆在了执政者面前。

怎么改?首先想到的是蒋经国先生的开放党禁报禁和那句“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还有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和埃及、突尼斯的革命。他们都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以和平的方式推进了国家和社会的转型与进步。当然,也还有另一种选择,那就是我们某些领导人的“绝不”!但我想,如果真要那样,就意味着在中国的这片土地上又将发生一场暴力的革命与反革命,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又将陷入一场新的浩劫!一个对人民对历史负责的政治家,是愿意和风细雨还是腥风血雨?结论应该是不言而喻的。

读者反馈

我只想说,即使领土完整也不能代表民族团结,不然为什么藏族人民想要独立,吃饱了没事干了吧,搞独立,要是真的生活得很好,谁会想要战争?那些既得利益者以为强压就没事了,物极必反,总有一天他们要为自己的所为付出代价,就因为这样的政党专制,导致人人自危,变得越来越自私,连基本的道德也不守却还要掩饰,生活在中国的人们只是敢怒不敢言,这真讽刺,这是当年在教科书上面看到的词汇,是关于抗日的时候,人民敢怒不敢言,而现在,人民面对所谓的人民党而敢怒不敢言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太讽刺了,中国是人民的,不是你们这些既得利益者的。youyou, 上海

是阿!中国只需要吃饱就好了,怎会需要啥民主呢?我们怎会跟一群只需吃饱的生物谈论民主呢?我们实在太傻了!中国只需要党的领导万世万代,中国就可以无敌了,对吧?真是太好了,天下太平了。KK

感觉完全是在胡说,我相信大部份中国人会觉得生活更好了,网络也更自由了。感觉海外的中文媒体有点唯恐天下不乱!可耻啊!见不得中国好啊!你们才是人民的屠夫!中国乱你们开心是吧?加油大陆

很好很实在的文章!腐败的政权总是做贼心虚!相信他们难以阻挡民主进步的大势趋向和民心!让子弹飞,让总统飞,让专制飞!今后的星期天下午两点,都会吓得专制政权的常委们神经错乱和夜夜失眠!曹XX, 中国西安

人民对政府仅存的,的的确确只有恐惧的爱。有话不能说,说了没人知道,知道了无动于衷。中国已经盲目了,受官僚压迫太久了。今民智未开,要变革,只能寄望于中共的新政。吴某, 中国广州

最近的敏感词是不是越来越过分啦?我在土豆网上传了个视频,是关于巴以之间的问题的,和中国毫无关系啊,就被删了,通知还煞有介事,说以后不准上传类似内容的视频。 还有,又有一次,我转了篇纽约时报的文章到新浪博客上,那篇明明就是翻译了国内一家报社的,是关于习近平早年生活的,还挺风趣幽默的,没提到任何政治问题,又被管理员删了。我真纳闷了,还有什么东西不是敏感词。 难道现在在网上只准说风花雪月或是明星绯闻又或者苍井空老师? 真是让人窒息。就为了能喘口气能说话自如点,我也不想回国了,当然别的国家愿不愿意让我移民又是另一回事了。未署名

上海先生,你为何不问一下分裂的苏联人民,问问他们是否想回到过去? 未署名

苏联“走向民主”,却分裂得七零八落。而对于一个百姓连衣服都没有,吃的都不够的国家,人们就有尊严吗?再“民主”又能如何?作者肯定是国外一个激进的愤青,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人权”。大多数中国人宁愿要一个吃饱穿暖的专政体制,也不要一个乱七八糟的假民主。上海

我没有写“埃及”,也没有写粉红色革命、郁金香革命、茉莉花革命、牡丹花革命什么的,但文章被删除了,我只好做些改变。我怀疑以后还有没有汉语语词让我们可用,反正现在的命杆刺太多了,我没写错别字,那是“中玄不”逼得。中玄部的“mingan词”太多,我们使用的词汇有限,如果今后再有其他国家发生革命,比如也门、几内亚什么的,会有更多的花呀、草呀、动物的名称不让使用了,那还叫“博大精深”的汉语吗?说不清楚,就删去N字吧。以上是我的网易博客一篇。马XX, 中国重庆市

当年戴高乐因为阿尔及利亚事件与法国当局谈判,谈判前当局在会址附近部署了装甲车。戴高乐就嘲笑道:这些个胆小鬼,连一个手无寸铁的老人也害怕,更不用说在阿尔及利亚闹兵变的法国士兵了。美国

当权者无耻,不会为历史与民族负责,等待腥风血雨吧。Joy

前辈的观点很有见地!网友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