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国民党,马英九,香港,新加坡,中国

在历年多次的选举”训练”中 台湾民众也因而养成了独步华人世界的政治素养

2012年的大选已经顺利完成投开票,胜负结果业已揭晓,代表国民党的现任总统马英九,以超过半数的票数,成功连任。

回顾整个竞选过程,可以说是热闹十足,却未过度激情,国民两党交手时,或有火药味,但双方仍有自制。

整体来说,无论中外媒体及国内外的舆论,均认同此次大选的成功,并对台湾民众的民主素养充满好评。

华人圈的民主试验场

当然台湾的民主之路,走到目前与其他现代民主国家不相上下的高水准演出,绝非一步登天,套句台湾的流行说法;事实上,其更是“一步一个脚印”的结果。

台湾虽从1950年代就有地方自治的选举,但是直到1996年的全民直选总统选举,方才真正让台湾,成为全球华人圈中的民主制度试验场。

但就如同一位初生婴儿学步一样,初始时总是跌跌撞撞,像是发生在2004年的两颗子弹及2010年连胜文遭枪击事件,均让其被讪笑为“台式民主”。

但在历年多次的选举“训练”中,台湾民众,也因而养成了独步华人世界的政治素养。

至于其激情的竞选活动,或造成了社会的撕裂及示威抗争,但最后往往也能平和收场,并以法制途径解决,从未因此而引发恐怖的内战。

为何华人都该有选举?

或许民主制度绝非完美,其当然亦有缺失,但在权衡优缺的考量后,仍然是目前最佳的选择;而具代议政治基础的选举制度,当然在可更完整表达民意的依归下脱颖而出。

至于常有好事者,以台湾一路走来,并非全部顺遂的民主学习之路,来告诫其他华人圈;认为民主选举制度是西方人的玩意,不适合中国人,但在现今经历2012年的大选后,如果台湾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同为华人社会的香港、新加坡、甚或中国为何不能?

以香港社会来说,比台湾社会拥有更强的国际观,和其完备的法律制度及以中产阶级为主的社会,当然具有绝佳的至高点。

但在今年稍后举办的特首选举,在人口仅有700万的香港,却仍未能实行全民直选。

造成香港社会目前徒有自由却无民主现况的原因,不仅是港民多年来遭英国殖民统治时被埋没的参与政治事务的主动意识,其实中国政府对港人治港的民主意识,才是关键。

其实身处特区的香港人,在看到邻近台湾人民享有的自由表达,当然会无奈感日增,中国政府限制港人的政治权利,在长久累积后,势将让其对北京中央政府最后的依存感,均消失殆尽。

另就新加坡而言,其虽也有选举及成立政党的自由,但在过去40多年来,因其扭曲的选区划分制度,造成了目前人民行动党一直是唯一的执政党,反对党出头实不易的局面。

或许目前其傲人的经济成就掩盖了一切不平的声音,但在现行的制度下,更强调人治的作风;如果有一天,换上了一批品行不良的领导阶层,以目前其贪污调查局就设在总理公署之下的设计,其又将来如何发挥作用?

因此这个东亚第四富裕的地区(仅次於香港、日本和韩国),并享有“花园城市”美誉的国家,就不再被国际社会看成民主俱乐部的一员。

手术刚完成后比手术前更难受,可是不能就不动手术

或许新加坡多元种族的组成,让其政府对于更开放的公民参与及政治改革裹足不前,但台湾亦有省籍及统独意识形态的议题之争,可多年来的选举,或许引发争议,却让台湾社会一路成长,并共同体验民主的“试炼”。

许多事往往都需要付出代价。就像是手术刚完成后,常常比手术前更难受,可是不能因此就不动手术。

至於占有全球华人97%的中国大陆,在政治上,称其为“民主沙漠”亦不为过。在目前仍是一党专政及实行严格媒体控制的现况下,要求其实行全面激烈的政治改革,当然像是痴人说梦。

但凡事总有开端,台湾也有政治强人及一党专政的过去,亦是之后在蒋经国解除戒严及党禁报禁陆续开放后,才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局面。

至於常有人以中国人口众多,及民众素质不一为理由,认为中国不适合实行民主选举,这更可说是倒果为因;事实上,只有在民主的实践中,民众的民主素质才有机会提高。

在刚落幕的台湾选举中,当台湾各党的总统候选人,在电视辩论会中以各位“乡亲”当做发语词的一刻,全球包括中国的网友,即发出了为何他们的领导者,都还是用更具官僚及阶级意识的“同志”、“老百姓”来称呼他们的感慨。

台湾所形成的民主现象,透过目前无远弗界的网路传播分享,已然在全球华人社会形成典范。民主从来没有速成班,即便在笔者目前身处的民主最老牌国家–英国,也是经过漫长道路才走到现在。

祝福在不久的将来,身为全球人口总数最多的华人,无论身在何处,都能享有人民当家做主的权利。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