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近期受连串事件催化,香港和内地人矛盾加剧。

近日香港热论的新闻,离不开港人和内地人矛盾:一、内地孕妇来港产子,被指博取居港权和占用本港孕妇床位,逾千人游行抗议;二、名店D&G保安员不准市民对橱窗拍照,却声明内地人可以;三、一段流传网上的片段,有内地儿童在港铁车厢内吃面,遭港人指正其违规,与小童母亲展开骂战……。部份对人不满的港人,指内地人为「蝗虫」,意思是他们大批侵入香港,会占用港人的福利资源,又将肮脏喧闹、随地吐痰等恶习带到香港。

1月19日,一向言论出位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孔东庆,在其网络电视台节目《孔和尚有话说中》反指港人是狗,将风波推上高峰。这位自称孔子第七十三代孙、素来言论出位的内地学者评最近的「车厢吃面」事件,指港人当英国殖民地走狗当惯了,到现在都是狗;又指港人在中国各地中人口质素较差,售货员和导游「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香港全靠内地人去旅游,才不致饿死。

不讲普通话是王XX

对于当日的车厢骂战,孔庆东则怪责出言责备的港人乘客说广东话方言,所以内地小童和同行人才听不懂,「中国人就有义务讲普通话,不讲普通话的,是王XX」。

香港人是狗?内地人是虫?两地部份人之间的彼此仇视和轻蔑,深化到这地步,有何根源?

不争的事实是,歧视在香港社会是客观存在。部份港人觉得黑人和印巴人比自己低一等,但又觉得白种人较自己高。不过,对白种人是惧怕之外,心理深层又觉得他们道德低下,如性情凶暴,不讲孝道,女的淫荡,男的好色等。就如清末中国人看西方列强,在坚船利炮下不得不承认西方的技术先进,但又认为论道德文章,还是天朝优胜。

惯于歧视的部份港人,从来对异族就没有平视,只有仰视和俯视。对内地人的观感,在九七回归前基本上是划入黑人和印巴人一类,比自己低一等,但在回归后形势却大变,一方面是政治上受制于中央,政制发展任人操控;另一方面是内地游客取代欧美游客,成为旅游业和零售业的支柱。

内地人已经比港人富裕吗?显然不是事实,因为港人平均收入远高于内地人。但香港是华南购物中心,全国富裕阶层中只要一小部份来港买楼消费,都造成内地豪客涌入的声势。这道理就正如阿拉伯富人到巴黎消费,出手也必然比普通法国人阔绰,但要说阿拉伯比法国富裕,显然并非事实。

船坚炮利的野蛮人

不管怎样,在港人眼中内地人只有两个极端,一面是财大气粗,炒高楼价,连D&G保安员也声明只准内地人拍照;但另一面,又是贫富悬殊、贪污腐化、喧闹无礼、贪婪狡滑,即使是对来港豪花的内地客,也认为他们的钱来路不正,都是些贫官或奸商。换言之,就是一群拥有坚船利炮的野蛮人,可厌而可畏。

而内地人看香港人,也同样复杂,一方面承认香港经济成功,承袭了西方先进的法治和规章;但另一方面也以中原心态俯视香港,看不起港人的历史文化底蕴不足。

两地人种种的疑惧和厌弃,近期受连串事件催化,又在一些表演欲强的文人如孔庆东等的火上加油下,矛盾加剧。这种意气之争和仇恨滋长,对双方来说都并非幸事。正如在港内地毕业生联会主席耿春亚所说,孔庆东作风向来出位,不代表内地学术界甚至内地人心声,港人勿自降身价为非理性言论动怒,影响两地多年来文化融合的成果。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孔和尚这句”不讲普通话的,是王XX“把中国几乎一半儿的人都骂进去了!其实他这次很侥幸,主要矛头指向了大陆人普遍不喜欢的香港人,不然,国内的口水都得把他淹死!翻墙客

一个绝对的事实是香港人是世界上最最势利眼的人种。我们抛开谁对谁错不去评判,我们也不要让大陆的中国人去评判香港人,我们让美国人,英国人,日本人,东南亚人去评判香港,结论就是香港是用金钱衡量一切。西方论坛对香港人的评价是匆忙,粗鲁,没人味,无信仰,无文化,贪婪,吝啬,功利,物欲,总之是一群生活在鸽子笼里的悲哀人群。香港可以发泄对大陆的不满,但是又有多少人表达过他们对大陆的感激?香港可以斥责大陆人素质低,那么香港又能拿出什么文化和精神提高大陆人的素质,D&G?还是低品味的娱乐?Cathy, London

大陆的富裕人群希望自己的下一代能生好的比较自由,幸福,一般有钱人选择了香港,大款们则去美国生孩子,这是对大陆政治制度的脚投票。大陆人的素质在‘解放’60多年后在中宣部的‘教育’之下到了中国5000多年的最低点,中国人的悲哀。陈正刚, 上海

‘不争的事实是,歧视在香港社会是客观存在。’eric, London

孔和尚说:”有部份港人是狗.” 孔和尚 没有说”港人是狗.”, 请不要有意错误地引用他言。“有部份香港人「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就我个人在香港经历而言,我非常同意其评价。(,please stop quoting incorrectly purposely!!!. I totally agree, based on my personal experience in Hong Kong.)engine, USA

在港人眼中内地人’财大气粗、喧闹无礼、贪婪狡滑…是一群拥有坚船利炮的野蛮人,可厌而可畏’,原因之一就是有一撮不学之人如郝孔辈,尸居余气,大放厥词,益增民丑.异乡人, 澳大利亚

与其用【狗】与【蝗虫】来比喻港人与内地人之争,倒不如【精准一点】说是中港【文化】与【价值】差异的冲突。【政治】上,香港人在【特区政府】与【建制派】加上【忠诚的民主派】配合下,百般【无奈】也得【硬吃】中共那一套。再要【进一步】把香港人的【文化与价值观】【冲刷】,硬要【改变】港人对内地人的【观感印象】,可【不是容易】的事了。可以预见,大大小小的【冲突】,将会是【免不了】的。要澈底洗脱【狗】与【蝗虫】的【印象】,谈何容易?孟光, Hong Kong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