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余以为 | 评论(1) | 标签:时事观点

陆陆续续看了一些南巡讲话纪念文章,没几篇能留下印象。多半沿袭十多年来的曲解和误解,了无新意。

很多文章夸大南巡讲话中“共同富裕”的分量,实乃不知道邓小平的讲话风格。邓小平每次讲“实现共同富裕”前面都加了副词,“最终实现共同富裕”、“逐步解决贫富差距”,最终和逐步在这里有什么意味呢?

不妨再往前看70年代末邓小平如何处理毛泽东思想:“我们党和人民现在是在真正搞毛泽东思想,完整准确地学习、运用毛泽东思想,是真正将毛主席为我们制定的路线、方针、政策付之实现,不是搞片言只语。”

“片言只语”这里指当时流行的毛泽东语录,“完整”、“准确”、“真正”是设定一个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让人无法实际运用毛泽东思想。这段话的真实含义就是继续打毛泽东思想的旗号,但是撇开毛泽东思想的具体内容,防止有人借毛泽东思想来干扰邓小平的政策。对照80年代的所作所为,大概没有人不同意这个判断吧。

南巡讲话中的“共同富裕”与70年代末的“”地位一样,副词最终、逐步都是让人不要把“共同富裕”当成现实改革的拦路石。因为89年以后,社会主义原教旨主义复活,共同富裕是社会原教旨主义的核心内容,邓小平借架空共同富裕,以破除社会原教旨主义的阻扰,引入资本主义,直白一点说,就是搞和平演变,只是演变的方向跟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有所不同而已。国际上、学术圈,现在谁还会把“”当成社会主义呢?

薄熙来提“共同富裕”是为了复辟毛泽东思想,借邓小平的话反邓小平。现在有些公共知识分子抬出南巡讲话中的“共同富裕”做文章,左右不讨好,还容易替人抬轿子。中国的问题是市场化仍然不足,行政干预和国有垄断程度还相当高。南巡讲话中刻意将“发展生产力”与“解放生产力”相对立,并且强调后者,前者是政府行为,后者是市场行为。现在很多人提“解放思想”,实际上“解放生产力”更值得大声疾呼,因为针对性强。

章立凡所撰《不可复制的“南巡讲话”》一文是纪念南巡讲话系列文章中的上佳作品,里面提到了军方的作用,我认为对广东的作用重视不够。军方的力量覆盖全国,可是邓小平在上海、在武汉的讲话都没有引起反响,唯有到了广东之后,经过广东地方当局积极配合,舆论北伐,军报紧紧跟上,才让南巡讲话形成气候。

广东除了沿海、毗邻港澳之外,还有一点特殊之处不为人注意。广东党与北方派系不同,广东党的主干传承自周恩来、叶剑英主导的南方局。南方其他省份,特别是西南地区,原南方局的班子几乎被晋察冀部队搞的“反地方主义”破坏殆尽。而广东由于改革开放后,叶剑英、习仲勋、杨尚昆、任仲夷等人拨乱反正,南方局领导下的东江纵队干部恢复了活力。

北方局“叛徒”们被胡耀邦宽容大量的解放出来,89年之后,他们控制了大局。刘少奇死后留下的北方局人马,除彭真看得比较透的以外,大多归附以不厚家为首的保守势力。他们信仰淡薄,但是派系意识强烈,善于搞政治斗争。邓小平脚踩毛周两条船,在军队里继承了四方面军的山头,但是党政系统没有自己的班底,唯一的一个赵公被他自己抛弃,要搬倒势力雄厚的“叛徒”并不容易。于是属于周嫡系的杨尚昆从中牵线,将邓小平与以谢非为首的广东地方派搭上线,军地携手,才开辟出南巡讲话之后的崭新局面。

可惜南巡两功臣杨尚昆和谢非个人都遭到厄运,改革的步伐缓了下来。近十多年是改革停滞的十多年,是矛盾激化的十多年。正义必将战胜邪恶,期待改革力量再次携手抗击复辟势力。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