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本外逃暗潮

中国资本外逃暗潮

在已回归中国的前葡萄牙殖民地澳门,如果你是一名偶尔到此一游的观光客,你可能会对街头鳞次栉比的名表店留下深刻印象。这些商店迎合了一些内地游客的需要,这些游客其意并不在新款时尚名表,而是要借助买表这种方式把资金转移出中国。他们在购买那些镶着珠宝的浮华手表时,往往用信用卡付账,紧接着就会把表退回去,好心的店主会退给他们现金(但会扣掉少许金额),而不是取消信用卡交易。

1月份,澳门赌场收入同比上升35%,这是由于大量内地人为庆贺“水龙年”的到来而涌入此地赌场。人们普遍认为,这种旅游方式是把资金转移出中国的又一条途径。游客用信用卡上的钱赌博,然后在境外接收结算后的现金(外币),从而绕开有关携带出境的现金不得超过2万元人民币(合3100美元)的法定限制。在东京,银行人员和房地产中介惊奇地窃窃私语:中国人在这里买房竟然用借记卡付款。在新加坡,政府官员表示,近期出台的抑制房地产投机的举措是针对新兴起的中国富人,而不是以往的印尼大亨。

资本外逃是中国许多年来一直存在的一个现象。外逃资金来自各色人等,包括中共官员、幸运的上市(特别是境外上市)国企高管以及新富起来的企业家。然而,在中国政治领导班子即将换届之际,资本外逃势头变得更加猛烈了。中共“十八大”将于今年10月召开,这将拉开领导班子换届的序幕。没有人知道,换届会产生什么结果。届时,许多目前受庇护的人将会失去靠山。

外流资金寻求的不是最高额的回报(这种回报目前仍要在国内寻找),而是避风港。资金外流反映了富人们的不安全感。他们的有些资金是合法的,有些不是合法的。没有多少企业家愿意披露他们是从哪里、以什么方式获得原始资本的。他们的企业帝国是如何打下根基的?这个问题的答案依然笼罩在迷雾之中。中国各个城市都有许多这样的房产:房屋所有人不还房贷,而银行因为忌惮这些人在党内的强硬后台,不敢办理收房。

中国富人加入了外国投资者的行列,要求获得更稳固的财产权。这对合法资金来说是好事,但对不合法资金来说就未必了。

社会精英阶层财富迅速膨胀的另一面,自然是穷人和无产者不满情绪日益加剧。这种情绪恰恰源于以下认识:在中国大地上奔流、涌入亚太地区、越过太平洋的那些钱,大部分是非法所得。

中国国际收支余额(2010年为600亿美元)中的错误和遗漏表明,资本外逃的规模可能高达数百亿美元,尽管我们很难区分热钱流出和资本外逃。相关数目上存在的出入,部分是由于外汇套利,部分则是由于较为可疑的资金流动。

随着投资者对人民币的看法变得较为悲观,流出中国的资金规模可能会进一步扩大。就目前来说,人民币升值前景变差有许多原因,包括贸易顺差远小于以往和出口前景不佳。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驻香港经济学家王志浩(Stephen Green)表示,去年中国经常账户盈余大概在2500亿美元左右,但今年可能减少到1400亿美元。去年底中国外汇储备从3.2万亿美元降至3.18万亿美元,今后还可能进一步下滑,原因是中国经济在缓慢转型,越来越多地依靠内需拉动。

因为这几个因素,许多聪明的外汇交易员已经不再把宝押在人民币快速升值上。去年12月,香港的人民币存款环比下降6%,为历史最大跌幅,反映了资本流动扩大和经常账户往来更为均衡。

王志浩指出,热钱流出现象可能已经持续了许多年,但过去被资本流入的势头盖过了,所以看起来不明显。“可见性”是资本外流问题的一个重点。

可以说,中国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更多是在社会层面,而非经济层面。

美国学者史宗瀚(Victor Shih)估计,中国人口中最富的1%的人的流动资产和房产价值总和在2万亿美元至5万亿美元之间。而处于另一个极端的人甚至还没有进入“现金经济”。差距实在太大了。

译者/何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