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勇:发不出去的短信

作者:胡勇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2-2-11

本站发布时间:2012-2-12 0:28:33

阅读量:1067次

  正当我还在为一度激赏的韩寒到底是否为“水货”而大惑不解之时,突然发现自己又落伍了。一夜之间,我的电子信箱里收到朋友们的十多封信件,全部指向刚刚被官方宣布接受“”的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信件援引外媒的报道和网友的微博,称这位名噪一时的“打黑英雄”本周早些时候奔赴成都的美国总领事馆寻求庇护,结果遭到美方拒绝,最后被国家安全部门押往北京受审。

  薄熙来的左膀右臂“叛逃”美领馆?这可比两个文人之间猜谜式的文字游戏要带劲多了!我马上启动搜索引擎,不出所料,国内“有关部门”和权威媒体还是紧紧咬住“休假式治疗”不放,一个字都不肯多透露。虽然从“理论”上讲,未经新华社、《人民日报》或中央电视台证实的消息都可能是假新闻,但我还是寄希望于从互联网上找到蛛丝马迹。

  美国驻华大使馆和驻成都总领事馆的网站上仍然风平浪静,《纽约时报》网站倒是第一时间刊出了报道,可惜也是“未经证实的消息”(The reports were impossible to confirm)。几经周折,终于在美国国务院的网站上找到了发言人努兰德女士(Ms.Nuland)回答记者提问的现场记录稿。在这份记录稿中,发言人爽快地承认:“王立军确实(did)在本周早些时候以副市长的身份请求与美方官员在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会面。会面是事先安排好的,我们的官员和他见了面,他也的确访问了领事馆,然后自愿离开(of his own volition)。可以明确的是,其间我们没有讨论难民身份、庇护等问题。”当记者们精神抖擞地追问会面的具体时间、内容、目的时,发言人却开始熟练地使用外交辞令,大打太极拳。

  显然,仅凭常识判断,在习近平即将访美的当下,突然发生一位声名在外的直辖市副部级官员紧急“出访”美领馆的爆炸性新闻,对中美两国外交界来说无疑都是非常尴尬的事件。但不管怎么说,美方已经率先证实了这一基本事实,所以我也顾不上中方的确认(王2月6日进入美领馆,中国官方2月9日才证实),赶紧给一位熟识的老师发了一条不短的短信:“昨晚有朋友发来邮件,称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向成都美国总领事馆寻求庇护被拒,已被安全部门带往北京接受调查。我刚才看了美国大使馆和领事馆的网站,没有任何消息。《纽约时报》已经作了报道,但用词也不甚肯定。美国国务院网站倒是有记者会的现场记录稿,发言人承认王立军曾赴美领馆与美方官员会面,后自愿离开,其间未谈论庇护等话题”。在短信的最后,我还不忘调侃一下:“习近平即将访美,王立军是来‘打前站’啊”。

  但让我非常意外的是,信息报告显示发送失败了。我抬腕看表,上午八点半了,老师不可能没有起床开机啊。我赶紧再发一遍,还是失败,看来是我的手机没钱了。奇怪,中国移动怎么这回也不提前通知一下?我给移动发了条查询短信,居然成功了,更“居然”的是我的手机的当前余额明明还有八十多块钱。这就让我这个低科技的“凹凸曼”百思不得其解了。当我拨打自家固定电话响起铃声时,我顿悟了:短信里敏感词太多,移动又救了我一回!于是,我模仿网友们惯用的雕虫小技,把先前的短信彻底改造了一下:“M国发言人日前证实,中国某直辖市W君本周早些时候造访M国在中国某地的代表机构,后自愿离开。第二天英文中多了vacation-style treatment/therapy的表述”。妻子看过这条中英混杂,欲言又止的短信后说:“你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别人家老师看不懂”。我笑答:“你太小看老师了,不会看不懂的。我也顺便测试一下言论自由的尺度”。果不其然,短信一次通过,并且很快收到老师的回复:“此事已知,到这边为证实”。

  这又让我想到前不久为某报纸翻译一位外国学者的文章,其中提到习近平“将在今年下半年接班胡锦涛”(who will succeed Hu Jintao later this year),本人据实译出。同样不出所料的是,这句话在刊登时被删除了。有位教授在一次演讲时半认真半开玩笑道:“奥巴马直到现在还不确定年底究竟谁会跟他竞争总统大位。但是我们都知道十八大谁会接胡锦涛的班”。听众会意后哄堂大笑,这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我也一笑付之。

  没有官场倾轧、没有贪污腐败、没有刑讯逼供、没有内定接班……删完发不出去的短信,我突然感到很欣慰,我刚出生的儿子可以生活在一个非常纯洁、安全与和谐的社会。此刻我的心情犹如户外明媚的春光。

  作者系自由投稿人、大学教师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