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聪明,洗脑也没商量
  作者:周伟

  1. “苏国”和“美联”。
  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我们都是从小被用狼奶灌大的人,所以写反对狼的文章也经常拿狼奶来写,这怎么能写得好呢?写自由民主的文章首先就是要停止使用狼奶语言,哪些是狼奶语言呢?举个例子——“苏联”和“美国”,这就是典型的狼奶语言,正确的语言体系应该叫“苏国”和“美联”。因为苏国是真正的集权国家,美联才是真正的联邦国家,而狼奶语言体系完全遮蔽了这个真相。几乎与政治有关的所有词汇基本都是如此。下面我一条条分析。

  2. “邦国”
  “州”这个词在古代汉文明中,中央集权世袭皇帝制/度中曾经存在过这个行政编制,是一个比现在的省大一点的行政区域范围,管理官员由中央集权头头指派,这个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完全扭曲了组成美利坚合众国的这些“邦国”,美联的这些邦国的领导都是各邦国自己决定的,就是当年组建“合众国”也是13个国家自愿联合成立的,就和现在欧盟走向大联邦是一样的。所以大家停止使用这个根本不能表达本意的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州”,而应该使用自由民族语言体系词汇 —— “邦国”    
  
  3. “白房子”
  下面再分析一个狼奶语言体系词汇“白宫”,其实正确的自由民主语言体系应该叫“白房子”“白房”,因为它根本不是代/表砖制不平等的什么“宫”,是“white house”,不是“white palace”。
     
  4. 联邦首席执行官
  上面说到美联邦的那个白房子,现在就说说在这个白房子里面办公的那个人,在狼奶语言体系中这个人叫“总统”,哇!好厉害,是“总”了,还要“统”,听起来像是总揽一切大权、统治一切,比皇帝还厉害,至少差不多。
  
  其实呢,这个在狼奶语言体系中听起来大的不得了的“总统”,既不能制定这个国家任何法律,也不能按法律裁定任何事情,即:既没有立法权,也没有司法权,甚至连他“下面”任何一个邦国、任何一个城市的领导都管不着,你说他还总统个什么,他仅仅有按照法律执法的权力而已,并且了解美联法律的都知道,他们的法律对这个“总统”具体执法方式也有很多限制,所以他压根不是什么“总统”,而仅仅是个“联邦首席执行官”而已,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应该停止“总统”这个砖制狼奶词汇的使用,改用“联邦首席执行官”,或者简称美联“执行官”。   
  
  5. 立法院
  说了美联邦的那个首席执行官,我们知道他仅仅是个执行者,根本不是狼奶语言体系中的“总统”,那么我们又看看他在执行什么呢?了解后才知道,他们执行的是个叫“议会”的机/构制定的法律或法案,其实这也是个狼奶语言体系词汇,因为“议会”听起来和朝廷的朝会差不多,有人说,不都是开会吗,有何错?错误就在于这朝廷开会,不仅立法,也司法,还执法,还任命各级官员,说简单点就是天下事管完了,可是美联那个“议会”既不能去司法,也不能执法,更不能任命美联邦各邦国的官员,甚至连任命美联的那个执行官都不能,可见这个狼奶语言体系词汇“议会”完全掩盖了这些真相,事实上那是个管“立法”的机/构,所以追求自由民主的朋友应该停止使用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议会”,而改使用正确的自由民主语言体系词汇“立法院”。
   
  6. 临时公民审判团”或简称“公民审判团
  讲了美联执法的首席执行官,和立法的立法院,现在讲一讲这个世界几乎最自由民主的国家的司法机/构——法院,据说在他们的法院里面有“陪审团”,我们的法院里面也有个陪审员,我们那个倒确实是“陪”的,知道的都明白那是个陪衬,不起作用的花瓶,用“陪审”来描述我们法院那个确实很贴切,可用描述砖制制/度中的东西去描述自由民主体系里面的东西这就完全是诬蔑和诽谤,因为这个狼奶语言体系的“陪审团”在美联的法庭上具有最大的权力——“裁定罪名是否成立”。
  
  具有这么大的权力的东西怎么是“陪审团”和什么“陪审员”呢!很明显这些词汇遮蔽了其本意,正确的自由民主语言体系词汇应该叫“临时公民审判团”或简称“公民审判团”,“临时”是为了防止老百姓被洗脑,和长期担任该职务后变成政府利益集团的一分子,“审判”说明其拥有实权,完全没有“陪”的意思。美国的法庭里面的法官仅仅是个“法庭的主持人”,没有裁定罪名成立与否的权力,“团”说明其有多人组成   
  
  7. “立法院主持人”
  
  说了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议会”,我们知道用自由民主语言体系,应该叫“立法院”,那么我们继续来研究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议会主/席”,听这名字,这官好大,把议会都管完了,这就是狼奶语言体系词汇取名的妙处,无时无刻不在混淆概念,让你以为这自由民主开的会和砖制的天朝朝廷开的朝会一样,都有个老大一言九鼎,实际上了,这个所谓的“主/席”仅仅是个会议主持人,没有多大权力,甚至没有投票权,仅仅在投票成为平局的情况下才会有一次表决资格,就是辩论的时候,甚至没有辩论资格,他就是个主持人而已,所以我们要抛弃这个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议会主/席”, 改用自由民主语言体系词汇“立法院主持人”。
  
  8. “法庭主持人”。
  前面讲了自由民主语言体系词汇——“临时公民审判团”或简称“公民审判团”,知道了在美联法庭上,那个所谓的“法官”所起的全部作用就是维持秩序,也就是当双方在对抗的时候,维护“游戏规则”。
  
  双方的证据是否可以呈堂,提出的证人是否可以出庭,向证人的提问是否恰当,在法庭上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什么,在有一方犯规的时候叫停,等等,这些都是所谓 “法官”的责任。但是,真正在案子里最终决定输赢的,却不是这个所谓的“法官”。在审判中,所谓法官只是个球场上辛辛苦苦监视双方是否犯规的。而且在整个审理过程中,他确实在不断地吹哨叫停。法官的水平一是体现在对于游戏规则的熟悉,还有就是对抗衡的双方“吹哨吹得公正”。
  
  他的水平绝不是体现在给被告定罪时能够“明察秋毫”。在这些案子中,美联的法官并不是断生死的“青天大老爷”,断案根本就不是他的事儿,他也压根儿就没那份权力。那么,最终到底是谁在掌握被告的生杀大权呢?是最最普通的美联平头大百姓,即“临时公民审判团”或简称“公民审判团”。
  
  看到这里,再结合上面“ 议会主/席”的例子,大家可以得出结论,在有“公民审判团”的自由民主的法庭上根本没有所谓的“法官”,仅仅有个“法庭主持人”他仅仅在维持法庭的辩论秩序,和立法院主持人维持立法院辩论秩序一样,所以在有“临时公民审判团”审案的法庭里,追求自由民主的朋友们应该停止使用遮蔽真相的“法官”这样的狼奶砖制语言体系词汇,改用自由民主语言体系词汇“法庭主持人”。
   
  9. 自由d派制
  两D制这也是一个狼奶语言体系词汇,目的是让人以为自由民主的美联邦和天朝没有多大区别,只不过天朝是一个D,他们是两个。而实际上美联邦从来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只能有两个d,也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只能由这两个d执政,也就是说美联邦压根没有“两d制”这种制/度,而是“自由d派制(度)”,任何人都可以组 D,任何D都可以被民众选择执政,让这骗人的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两D制”滚蛋把,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都来使用自由民主语言体系词汇“自由d派制”.  
  
  10. 官办企业
  国有企业这也是一个典型的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因为这种企业根本不存在,正确的称呼应该叫“官办企业”,大家可以试着用这个词造句,比如:官办企业越多越有利于官府,对咱老百姓越不利。这句话是不是很容易说服人?但是如果你使用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国有企业”再试试:国有企业越多越有利于官府,对咱老百姓越不利。

  11. 官僚垄断”
  说了官办企业,还要说一下官办企业的一个重要特征——垄断,而且是行政性垄断,喂喂喂。。等等。什么“行政性垄断”,什么叫“行政性垄断”,好深奥的词啊,搞不懂。那为什么要取个这么深奥的名字呢?为什么要让这个词这么难懂呢?深入研究以后,发现这个砖制狼奶语言体系所谓的“行政性垄断”其实就是当官的人搞垄断——即:“官僚垄断”,取名“行政性垄断”不过是要把这“官僚垄断”的罪恶本质掩盖起来而已,所以大家要把这文绉绉的狼奶语言体系词汇“行政性垄断”给抛弃,使用自由民主语言体系暴露他的本质——“官僚垄断”
  
   现在所谓国有企业的工人地位高,收入高,其实是官办企业的官僚及其家属等有背景的既得利益集团的人地位高,收入高,他们在基国这种官权主义社会中享受着官办垄断企业搜刮的民脂民膏,所谓国有完全是骗人的,普通老百姓根本无法获得这种官办垄断企业里工作轻松,收入高的工作。完全证明了官办企业必然有利于官僚,而对普通民众根本没有好处,而且还要付出被官办企业垄断搜刮的命运。
 
  12. 被苏占领国的独立和解放”
  前面说了美联邦和苏国,明白了自由民主的美利坚合众国才是真正的联邦,而苏国里面的那个所谓加盟共和国,这里必须说清楚,这些所谓的“加盟共和国”在之前本来是一个个国家,不过他们被和苏国占后,就不再是个国家了,从权力上看,甚至连附属国都谈不上,因为苏国是一彻底集权的官僚主义国家,这些所谓的“加盟共和国”根本没有什么自主权,所以正确的说法是苏国占领了这些国家,在苏国的邪恶政权被推翻后,迎来了这些被占领国的解放和独立。所以大家要避免使用“苏联解体”这个这含混不清的砖制狼奶语言体系的说法,改用“被苏占领国的独立和解放”这样的说法。  
  
  13. 美利坚13个国家的独立战争
  下一个谎言狼奶语言体系说法是“美国的独立战争”,通过前面的学习,我们知道“美国”应该叫做“美联邦”,那么改做“美联邦的独立战争”对吗?不,这还是上当了。
  
  因为独立战争打完之后,首先美联邦并没有成立,而是出现了13个独立国家,其次这场战争目的也是这13个国家的独立,他们联合起来打跑奴役他们的统治者,目的不是建立美联邦,历史上建立美联邦也是独立战争结束十几二十年之后的事情,就如同二战之后推翻德军的占领后欧洲各个国家都独立了,几十年后,当年独立的欧洲国家开始联合形成欧盟,但你不能说二战中是欧盟的独立,只能说当时的各个欧洲国家的独立,其实砖制之所以要使用这骗人的说法,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掩盖美联邦这种国家是联合形成的,掩盖这种自由民主联邦政体概念。
  
  所以说,让我们抛弃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说法——“美国的独立战争”,改用正确的自由民主语言体系的说法应该:“美利坚地区13个国家的独立战争”(这里的美利坚仅仅代/表美利坚这个地区)
    
  14. 政府和教会分离
  下一个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是“政/教分离”。这有一个砖制陷阱词汇,因为它扩大了语义,起着帮助砖制统治者镇/压信教民众的反抗的作用,这个词在自由民主制/度中的原意是——“政府和教/会分离”,根本没有政治和宗教分离的意思,而把这个词叫做“政/教分离”,就是诱使人去上当,让人们把它误解为“政治和宗教分离”。从而使砖制官府打击宗教自由,打击宗教人士和各种信/仰团/体变得正当起来。
  
  所以大家要摒弃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政/教分离”,改用“政府和教会分离”,即宗教机构(教会)没有政府机构的立法权,执法权和司法权,政府机构也不能干涉宗教机构的宗教活动,也就是说是宗教“机构”和政府“机构”这两个组织实体要分开,而宗教人士和宗教组织拥有和其他普通人和普通人的团体同样的政治权力,包括言论自由,示/威、游/行、结/社,选/举和被选/举权,大家可以看看在自由民主国家,在政界活动的绝大部分都是宗/教人士和信徒,比如几乎所有美国总统都是宗教徒;马丁.路德金是牧师,当年他就是在教堂里面号召人们去斗争的。
 
  15. 自由民主
  下面是个重量级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资本主/义”(capitalism),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就能很好的说明这个狼奶词的欺骗性,你可以看到那些被叫做“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自豪地说“我以我们的国家是资本主/义(capitalism)国家而自豪”, 如果说这句话的人是当老板的,我倒觉得还可以理解,问题是普通的打工仔也这样说,这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你一个打工仔,一个资本都没有,你为“资本主/ 义”自豪什么呀!!!显然“资本主/义”这个词欺骗了我们。
  
  我们平时说“某某主义”,就是某某东西在某种思想中具有最“主”要的意“义”,即“主义”,说通俗点就是某某东西在某种思想中是老大的意思,那我们来看看“资本”(即生产资料)在自由民主社会是老大吗?
  
  首先如果没有劳动力,任何生产资料都没有价值,反过来看让劳动力脱离生产资料,劳动力也一样几乎没有价值,现代社会谁也离不开另一方,双方是对等的,大家都必须结合在一起才有意义。
  
  其次双方的价格是在双方自愿的的情况下在竞争性的市场中决定的,提供劳动力的有其他劳动力和他竞争(基国的官办垄断企业里面,工作轻松,收入高的都是有背景的,其他人是不能去竞争的),提供生产资料的有其他老板和它竞争(基国通过各种执照打压竞争,各种权力垄断随处可见),甚至还有现在打工的作为潜在的老板和它竞争(基国的很多行业连其它老板都不能染指,更别说普通打工者了),而且还有反垄断法在保护生产资料之间的竞争(基国没有真正的反垄断法,官僚垄断随处皆是),还有工/会在帮助劳动力和生产资料进行集体谈判(基国没有真正工/人自己的工/会),总之人人都可以选择当老板或者打工者,人人都能提出自己想要的回报的价格,不管是打工回报,还是投资回报,但谁也不能强买强卖决定价格,因为有市场上的其它竞争者存在。
  
  可见资本和劳动力之间谁也不占决定性的优势,现实的自由民主社会投资收入和劳动力工资之间的分配比例约为1:4,资本投资也不占什么决定性的优势。可见把这样的社会叫做“资本”主义社会完全是个陷阱,把代/表自由平等民主的社会体系中的一部分——“资本”作为这个体系的最核/心的东西取名为“资本主义”是对这个制度的诬蔑,是对这个体系某方面的刻意放大和丑化,所以大家应该抛弃这个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资本主义”。
  
  改用“自由民主”来替代它。因为自由民主才是这个社会最重要的特征,包括经济上的自由 ——自由投资、自由打工、自由竞争;和政治上的自由、平等、民主。以此类推,“资本主义社会”应该改称“自由民主社会”,“资本主义国家”应该改称“自由民主国家”,“资本主义制度”应该改称“自由民主制度”.
   
  16. 民有制
  下一个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是”私有制”的使用.按道理“私有制”这个词不应该是我们批驳的对象。可是我要说,选择这个砖制狼奶词汇来描述自由民主制度的核心制度之一是经过巧妙安排的,而且这种安排对自由民主一方是极其不利的。
  
  大家可以把“私”和“公”这两个词放在一起对比以下,很明显“私”具有某种贬义,“公”具有褒义;我们再看“官”和“公”这两个字,很明显“官”具有贬义,“公”具有某种褒义;然后我们再看“私”和“民”这两个字,很明显“私”具有贬义,“民”具有某种褒义;砖制巧妙的选择了“公”有制来美化“官”有制,同时选择了“私”有制来丑化“民”有制,而且不断地通过垄断的官办媒体妖魔化“私”这个字眼。
  
  其实“私”有制的企业在基国现在也存在,但在说道这个概念的时候,大家可以注意基国是怎样表达的,他们说的是“民”营企业,绝大部分情况下都说的是“'民’ 营企业如何如何为社会作出了贡献”和而很少说“'私’营企业如何如何为社会作出了贡献”,也就是说,用的着它的时候说的是“民”,否定它的时候说的是“私 ”,大家注意到这里面的微妙差别呢吗?注意到了,这说明你懂了,所以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除了在学术领域,其他时候请回避使用“私有制”,而是用更能争取人心的词汇“民有”“民有制”或者“公民个人所有制”,同理“私营企业”应该改为“民营企业”/“民办企业”,好!学到这里,我们再和前面学过的“国营 ——官办;国有——官有/官办;国营企业——官办垄断企业;国有企业——官有垄断企业/官办垄断企业;国有银行——官办银行;国有制——官有制”这些知识一起来看下面的句子:
  
  “官办企业越多越有利于官府,对咱老百姓越不利;民办企业越多越有利于咱老百姓,对官府的官僚越不利”。这句话是不是很容易说服人?但是如果你使用砖制狼奶语言体系可以安排的词汇“国有企业”和“私有”再试试:“国有企业越多越有利于官府,对咱老百姓越不利,私营企业越多越有利于咱老百姓,对官府的官僚越不利”。发现这两种语言体系的区别呢吗?  
  
  所谓的“资本主义”国家其实是信仰自由的,所以说所谓“资本主义”作为一个意识形态根本不存在。他是其敌对势力虚构出来的假象敌人。  
  
  17. 官权主义”,
  下面说说“社会主义”,这个词仍然是狼奶语言体系的词汇,这种“社会主义”的说法对砖制欺骗极其有利,因为它把其本质隐藏了起来,所谓“社会主义”其实就是“集体主/义”的意思,把“集体主义”扩大到整个“社会”既是所谓的“社会主义”,那意思就是说几乎所有的事情,或者说绝大多数事情都要由这个所谓的“ 集体”或所谓的“社会”来决定。而实际上行使这个“集体权力”或者“社会权力”的其实是官府,所谓的“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其实就是“官府主义”或者说“官僚主义”,是一切服从官府,当官的就是老大,当官的控制一切的制度,这个砖制偷换概念的方法其实和砖制用所谓的“公有制”偷换“官有制”的方法如出一辙,所以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应该停止使用这个具有欺骗性的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社会主义”。而改用自由民主语言体系词汇“官僚主义”,击中其本质,以此类推:用“官僚主义社会”取代“社会主义社会”;“官僚主义制度”取代“社会主义制度”。其实这种由当官的说了算的官僚主义制度有很多的变种:比如古代汉文明在秦之前的封建贵族制度;秦之后的中/央集权世袭皇帝制度,人类近现代出现的很多没有世袭的,中/央集权制度、独/裁制度、砖制制度等等,这些表面上名称各异的制/度,其实本质都是一样的,都是民权小,官权大的官僚主义制/度,而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其实是众多有些微差异的官僚主义制度中,把官僚主义发展到极限的制度,是最最最官僚的官僚主义制度,是把民权缩的最小,把官权增的最大的制度。做的露骨、做的绝的时候是:你家里自己养只鸡下蛋自己吃都不准(要割“资本主义”尾巴,实为剥夺民众的经济投资权),甚至自己家里生火做饭都不准(“公共”大食堂,实为“官办”大食堂);做的不那么露骨但效果同样的时候是:通过官府权力垄断你生产生活的各个经济活动环节,从执照(官府的投资许可证)到暂住证(官府的地域择业许可证),处处都要官府的官僚们允许才行,从而实现了对官府的官僚对民众的奴役和剥削。看清这些说法不一、形形色色的制度,认识到它们的“民权小,官权大”的官僚主义本质之后,如果有人说基国是砖制制度、独/裁制度、现代封建制度、寡头政治制度、禅让的皇帝制度、官本位制度、权力社会…等等也就不奇怪了,因为它们的本质都是一样的,都是“民权小,官权大”的社会制/度。所以用这些称呼都可以,区别不大,但是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决不要去使用哪个骗人的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社会主义制度”。

  学到这里,现在大家做做练习,说说下面这句话:“社会主义好,资本主义坏,社会主义是公有制,资本主义是私有制,公有制对人民有利,私有制对人民不利,人民拥护社会主义制度,人民反对资本主义制度,”怎么样,感觉到没有,是不是觉得朗朗上口,顺利成章,这就是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表达起来天然就对砖制有利,对自由民主不利。所以大家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如果用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反驳起来也非常费劲,如果改为使用我们已经学习的自由民主语言体系词汇,这就很简单了,上面这句话就变成了“官僚主义好,自由民主坏,官僚主义是官有制,自由民主是民有制,官有制对人民有利,民有制对人民不利,人民拥护官僚主/义制/度,人民反对自由民主制/度”对比一下,大家自然就明白使用两种语言体系所起的作用。
  
  18. 反福利制度
  经常听人谈论“基国的福利制度”如何如何不好,可是谈过去谈过来,好像都说不到点子上,但是感觉中好像又确实有问题,但又很难说清楚,对方总有空子钻,有可以狡辩的地方,你说基国的福利制度不好,他说其他国家也有不如意的;你说基国的福利低,他说基国是发展中国家,福利低很正常;你说基国的福利制度不公平,他说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为什么对方总有狡辩的地方呢?其实陷阱就在这个砖制狼奶语言体系概念——“基国的福利制度”上。要明白其中的陷阱,首先就要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福利制度。福利制度之所以叫福利制度,而不叫奖金(奖励)制度,叫工资制度,就是因为自由民主国家真正的福利制度都是向弱势群体倾斜,收入越低,福利补贴越高,收入越高,福利补贴越少,甚至没有。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福利制度,大家就可以看出“基国不仅是没有福利,而且是反的,是反福利制度”。
  
  所有的自由民主国家都是通过真正的福利制度缩小贫富差距,而官僚主义的基国是通过反福利制/度加大贫富悬殊,比如市民比农民福利多,干部比市民福利多。一个干部一年可以花掉几百万的医疗费,而一个农民只能一年最多能够得到他们的零头。而且越是有权有势的干部报销的比例越高,包销的范围越大,越是社会底层的穷苦农民报销的比例越低,范围越小,经常这样不能报,那样不能报。可见基国的反福利制/度不但没有帮助穷人享受更多的福利补贴,而且是帮助有权有势的富人增加更多的特权享受,不但不减少贫富悬殊,而是增加贫富悬殊。
  
  所以说,基国压根没福利,而且不是多少的问题,也不是有无的问题,而是官僚主义国家特有的为权势阶层提供更多享受的“'反’福利制度”。所以当你说基国福利少,其实是对他的美化,甚至你说它没有福利,或者说它零福利都也是对它的美化,基国是连零福利国家都不如的反福利制/度。所以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以后再提到基国的福利的时候,请使用自由民主语言体系词汇“基国的反福利制度”,所以以后不是讨论基国的福利制度如何如何不好的问题,而是要说万恶的基国反福利制度如何如何罪恶的问题。
   
  19. 国家社会主义
  现在说说纳粹,纳粹D。Nazi是德语“国家社会主义”(Nationalsozialismus)的缩写,中文音译为“纳粹”,它是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D的思/想主张。所以说“纳粹D”也就是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D,但是为什么砖制狼奶语言体系几乎只提“纳粹”“纳粹d”这个不知所云的音译,而不直接说表示其原意的“国家社会主义”和“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D”呢,原因很明显,就是不让人们知道,二战的时候被人们打倒的,那个臭名昭著的D是国家社会主义工人D,他们的那个臭名昭著的思想是国家社会主义思/想。邪恶的统治者想通过不知所云的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纳粹”“纳粹D”来掩盖真相。
  
  所以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就要使用自由民主语言体系词汇“国家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工人D”来揭露真相,所以说:反纳粹就应该说“反国家社会主义”;反对纳粹思想就应该说“反对国家社会主义思想”,反击德国纳粹就应该说“反击德国国家社会主义”;二战是反德国纳粹的的胜利就应该说“二战是反德国国家社会主义的胜利”…..
  
  指出了“纳粹”的国家社会主义的真相后,这时候估计有人说国家社会主义不是真的社会主义,其实大家去看看国家社会主义的主张你就会发现,他主张和所谓的“社会主义”即“官僚主义”的主张一抹一样,都是主张“官权大,民权小”的思想,里面的区别仅仅是程度和侧重点不同而已,其实这些所谓“社会主义”之间经常都是相互不承认的,比如基国就说过苏国是修正主义,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这是官僚主义社会的必然,这些社会都是官老爷们说了算,如果另一个打和自己同样标签的国家和自己不一样,他们就经常说对方是假的。
  
  还有人说“纳粹”是种族主义,其实种族主义仅仅是国家社会主义思想的一部分而已,要不为什么不叫:二战是反德国种族主义的战争呢?所以追求自由民族的人们应该使用自由民主语言体系的说法:“二战是反德国国家社会主义的战争”
    
  20. “美国游和行示和威可以通知警察提供保障”
  下面说说“美国游和行示和威需要申请”这个狼奶语言体系说法是如何骗人的,首先告诉大家在美联邦游和行示和威不需要申请,因为这是美联邦公民的权力,美联邦宪法第一修正案就明确规定了公民有言论自由、示和威游和行结和社的权力。
  
  那么“在美国游和行示和威需要申请”的这个砖制狼奶语言体系的说法怎么骗了那么多人呢?其使这是在玩偷换概念的游戏,在美联邦,那些要去示和威游和行的人去警察局去告知游和行的时间、地点、人数、口号、标语,是去要求警察对他们示和威游和行进行保护的,而不是申请示和威游和行本身,如果他单纯就去示和威游和行,根本不需要去申请,第二天直接去示和威游和行就是了。
  
  在美联邦示和威游和行不需要官府批准,也不需要申请,只有在寻求警察帮助,通知警察前去维持示和威游和行秩序的时候,才需要向警察通告。比如一个美国共铲D要示和威游和行,他们不希望自己的游和行队伍中出现其他D派的人,举着其他 D派的标语,甚至出现反对自己D派的标语,如果他们去通知了警察,游和行的时间、地点、人数、口号、标语,组织者等内容,警察就要去保证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只能是这些人,举着那样的标语,喊着那样的口号,如果有其他的口号出现,组织者就可以要求警察把搞破坏捣乱的人驱逐出这个地方,所以大家可以看见反战游和行经常和支持推翻萨达姆政权的人同时上街游和行,但是经常是一条街的一边是反战的,另一边是支持推翻萨达姆政权的,他们各自呼喊自己一方的口号,举着自己一方的标语,如果哪一方要是越界,警察就会来维护秩序,防止双方人员混杂在一起出现身体冲突。
  
  说到这里,大家要是明白了怎么回事,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请抛弃“美国游和行示和威需要申请”的砖制狼奶语言体系的骗人说法,改用自由民主语言体系的说法“美国游和行示和威可以通知警察提供保障”,或者说“美联邦示和威游和行不需要官府批准,也不需要去申请,只有在寻求警察帮助维持示和威游和行秩序的时候,才需要向警察通告”这里强烈建议最后两个字是用“通告”,而不是申请,因为申请存在批不批准的问题,而寻求警察帮助不需要警察批准,因为保护公民的安全本来就警察的职责,警察无权拒绝,事实上警察必须尽力去维持秩序,如果警察没有尽全力,导致示和威游和行的民众人生安全遭受损失,民众有权力到独立的法院去状告政府,并由临时公民审判团进行裁决,看警察是否负有责任。

  21. 由人民任命
  
  下面说说选举和任命,大家先比较一下这两个句话:“美联邦首席执行官是由美联邦人民任命的,联邦立法院的立法员也是由人民任命的,美联邦的各个邦国和地方政府的执行官和立法院也都是由各邦国和各地方人民任命的,由人民任命官员的制度对人民有利,由大官僚任命小官僚的制度对官僚有利,基国也应该施行对人民有利的人民任命官员的制度,废除由大官僚任命小官僚的制度”。
  
  对比“美联邦首席执行官是由美联邦人民选举的,联邦立法院的立法员也是由人民选举的,美联邦的各个邦国和地方政府的执行官和立法院也都是由各邦国和各地方人民选举的,由人民选举官员的制度对人民有利,由大官僚任命小官僚的制度对官僚有利,基国也应该施行对人民有利的人民选举官员的制度,废除由大官僚任命小官僚的制度”大家可以感觉到这两个句子的差别,很明显第一个句子更有说服力。另外任命这个词更能说明谁掌握核心权力,谁是权力的来源。
  
  最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选举这个词已经被官僚主义基国几乎彻底妖魔化,已经极难表述人民掌握核心权力的意思,而任命这个词由于是官僚主义基国用来表述大官僚任命小官僚的制度,所以基国很难去妖魔化这个词,所以追求自由民主的人民请使用更具战斗力的“由人民任命”,而少的使用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已经被妖魔化的“有人民选举”。 
  
  22. 户籍出身歧视制度
  “”也是也典型的狼奶语言体系词汇,因为基国的官僚主义官府挑选这个词汇的目的是遮蔽一个极其罪恶的制度——出生歧视制度(或曰:等级制度)在这个制度中,人一出生就认为的故意按其出身的身份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的等级,然后按等级进行歧视,比如分为农民“级”,市民“级”,干部“级”,不同级别的人享受不同,比如市民“级”比农民“级”享受更好的教育,干部“级”比市民“级”享受更好的医疗。
  
  而且这种身份级别歧视还和地域级别歧视同时施加给我们老百姓,一个四川乡下的农民家庭,即使父母都在上海上班,其子女即使也在上海出生,也是农民级身份,也必须去四川的农村,去接受比他身边的上海“级”人低级的多的四川农村“级”教育。
  所以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不要使用这掩盖罪恶真相的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户籍制度”、“户口制度”,而改用自由民主语言体系的说法:基国是“户籍出身歧视制度”“户籍歧视制度”“户籍等级制度”“户籍等级歧视制度”或者直接说基国是“出身歧视制度”“歧视制度”“等级制度”“等级歧视制度”。好了,学到这里,大家比较一下下面两个句子:“基国不应该施行户籍制度,应该取缔罪恶的户籍制度。”对比:“基国不应该施行(户籍)出生歧视制度,应该取缔罪恶的(户籍)等级(歧视)制度。” 
  
  23. ——“民权主义”,
  下面说说“自由民主”,首先要说明“自由民主”这个词本身并没有问题,这个词和前面谈到的“选举”这个词的情况有些类似,问题都出在他们已经被砖制官权主义官办垄断媒体妖魔化了,甚至可以说是严重妖魔化。
  
  自由民主和选举这些词汇,对于很多已经把自由民主做为坚定信仰的人们来说,它们的妖魔化已经作用不大,因为这部分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已经具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但是对于还在犹豫的,还在观望的人们,使用自由民主这个词,在官办垄断媒体铺天盖地的妖魔化下,其说服效率就比较低了。
  
  怎样才能提高效率呢?前面我们学习了官权主义社会,知道了官权主义的本质是“民权小,官权大”,而“自由民主”社会正好和它相反,是“民权大,官权小”,因此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应使用更具战斗力词汇——“民权主义”,从“民权”这个角度来阐述和表述自由民主。在宣传自由民主的时候,在向人们解释自由民主是什么的时候,直接说:自由民主的民权主义社会是“民权至上”、“民权大,官权小”的社会,反对“官权主义”,反对“官权至上”、“民权小、官权大”的社会。另外注意民权和人权其实差不多,不过“民”权容易和“官”权对起来表述,对比鲜明,相对难以妖魔化,也相对更能说明问题。所以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在宣传自由民主的时候应把宣传的角度和重点放在民权和官权对比的讲述上。
  
  24. 奴隶社会特点:
  1。奴隶出生,奴隶主负责把奴隶们养育成人,(免费养育)
  2。提供免费教育和技能培训,(免费的教育)
  3。并且分配住/房供奴隶居住,包括家具都是免费分的,而且大家都免费吃食堂(免费分房子)
  4。还提供免费医/疗服务,(全免)
  5。更关键的是在完成教育和技能培训之后还包分配工作,(包分配工作,根本没有失业问题,奴隶的失业率为零,一劳永逸的解决世界性难题——失业)
  6。而且在奴隶中实行“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按劳分配”制/度,“资本剥削”被消灭,一切奴隶自己偷偷摸摸养鸡养鸭,不管是自己吃还是拿去卖都会被禁止,更别说还雇用其他奴隶为自己干活这种事情了,如果奴隶社会发展到垄断阶段,即一个国家的几乎所有人都做奴隶,只有一个奴隶主,那么奴隶社会就进入了“高级 ”阶段,发展到垄断阶段的奴隶国家将变成完全的计划经济,彻底消灭“资本剥削”。(按劳分配充分体现出奴隶社会的优越性,根除了靠资本挣钱的“剥削”制/度。)
  7。更加优越的是,奴隶社会实行的是奴隶主计划经济制/度,除了奴隶主和自由人还存在“盲目生产”和“无序竞争”的自由市场经济(即“资本主义”经济)外,一个拥有几十万奴隶的奴隶主,在管理奴隶生产的时候,在内部是完全按照计划经济原则进行生产的,决不盲目生产,如果奴隶社会发展到垄断的“高级”阶段,即一个国家的几乎所有人都做奴隶,只有一个奴隶主,那么这时将彻底根除奴隶主和自由人之间还存在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这个国家将变成完全的计划经济,彻底解决了“资本主义”社会的自由市场经济中,盲目生产导致的经济大萧条,一劳永逸的解决了世界性经济难题——经济危机在发展到垄断阶段的奴隶社会中被彻底消灭。
  大家看看这是多么优越和美好的社会呀,绝对是从出生到死亡彻底全包全免的福利,而且彻底解决了自由民主社会(即“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失业”、“资本剥削”、“经济危机”等社会难题,尤其是发展到垄断阶的奴隶社会,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这么美好的社会怎么能叫奴隶社会呢?我要是那个发展到垄断阶段的奴隶社会的奴隶主,我绝对会给它改个名字,把奴隶改称人民,把奴隶主改称公仆,把奴隶社会改称社会主义社会,把奴隶主所有改称公有,怎么样,不就顺理成章了吗!看清了奴隶社会的真相,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我们就会认识到:毛时代的社会主义其实是官有奴隶制,是奴隶社会发展到垄断阶段的产物,也是官权主义社会发展到极限的产物,是官权主义社会中最邪恶的制度。  
 
  25. “官府”
  “政府”这个词也有问题的狼奶语言体系词汇,“政府”最初是从GOVERNMENT翻译过来的,然而GOVERN是管理、统治的意思,MENT则是机构的意思,合起来应该是“官府”。
  
  叫 “政府”,是因为在官权主义者看来,统治者总是一贯伟大、光明、正确的。孔子说“政者,正也”。所以“政府”这个砖制狼奶词汇天然就在美化官府。而实际上,统治者拥有很大的权力,经常做恶,危害民众,不仅不能保持正确,而且经常做出对民众惨无人道的严重的错误,对我们民众犯下滔天罪行。  

  所以,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大多数情况下称呼统治者办公的衙门应称作“官府”,而不能称为“政府”,官府更不能自己美化自己自称“政府”。只是在少数需要赞美官府的时候称呼“政府”,即把官府当作中性词或略偏贬义使用,而政府这个词只能在赞美官府时作褒义词使用,所以绝大部分情况下应该称作“基国官府”、“基国各地方官府”。
  
  学到这里,大家比较一下这两个句子:砖制狼奶语言体系:“广大人民群众应积极拥护政府的工作和政策”;自由民主语言体系“广大人民群众应积极拥护官府的工作和政策”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发现这两句的差别了吗?
   
  26. 官僚垄断高考制度
  
  独立高考、民办高考
  独立考试、民办考试
  
  基国的“高考制度”这也是一个狼奶语言体系词汇,其欺骗手法和基国用狼奶语言体系词汇“户籍制度”来掩盖 出身歧视制度如出一辙,它是用“高考制度”这个词来掩盖“官僚垄断考试制度”。
  
  其实作为高等学校的录取考试,几乎全世界都有,古代社会水平高点的师傅收徒弟也是要考察一下徒弟的底子如何,水平太差也是不教的,因为这样教这样的徒弟,付出的心血多,时间多,成本高,而且往往还出师后,本事也不高,其他准备拜师的人看到,就会说这师傅教的不好,教出来的徒弟都这么笨,结果做师傅的还丢了名声。所以考试制度的存在是一件合理而自然的事情,其差异在于自由民主的国家,其考试内容是由独立机构决定的,官府不能干涉考试内容也不能干涉学术研究和教育内容,甚至在自由民主做的好的国家,整个考试完全是由民间的组织进行,比如美联邦的高考SAT就完全是个民间非营利组织举行的考试,官府无权干涉考试内容,布什也不能把它的D纲拿来考试,答案也不能由布什来定;而在砖制毒裁国家的考试则完全是由官府举办的,学术不能独立,教育不能独立,考试由官僚垄断,内容完全由官府来决定,答案也是官府强加指定的。这就是两种考试制度的本质区别,一个完全彻底的官办,一个是独立于官府的考试或者民办考试。所以基国应该取缔的是官办垄断的高考,改为自由民主的独立高考或者民办高考,而不是不要考试。
  
  所以经常有良心的有识之士,当意识到基国“高考制度”不好时,呼吁取消“高考制度”时,因为还在使用这个具有欺骗性的砖制狼奶语言词汇“高考制度”,所以不管怎么给大家解释,大多数民众也很难理解和接受。这就如同呼吁取消“户籍制度”,民众是很难理解一样,但是一旦朋友们使用揭露本质的“户籍出身歧视制度”这样的自由民主语言体系词汇,呼吁“取缔户籍出身歧视制度”的时候,问题一下就明朗了,民众一下就理解了。所以说你用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说半小时,赶不上使用自由民主语言体系说一个词。所以追求自由民主的朋友们不要使用遮蔽罪恶本质的基国的“高考制度”这样的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说法,应改用自由民主语言体系说法,取缔基国的“官僚垄断高考制度”或“官办垄断高考制度”,实行自由民主的独立高考制度或民办高考制度。同理也应取缔基国的“官僚垄断教育制度”或“官办垄断教育制度”,实行自由民主学术独立的独立教育制度或民办教育制度。
  
  最后顺便说一下基国现在的所谓“民办学校”,这是一个完全欺世盗名的狼奶语言体系词汇。基国的这种所谓“民办学校”招多少学生不能由学校自己决定,要由官府的官僚定指标,指定学生人数;用什么教材不能由学校自己决定,要由官府指定教材;该收多少钱不能由学校自己决定,要由官府的官僚来指定价格;甚至学校该请什么样的老师,也要由官府的官僚来定老师,也就是说一个正常民办学校应该有的几乎全部经营自主权都没有,这根本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民办学校,这只不过是打着民办幌子的官办学校,其正确称呼应该叫“假民营的官办学校”
  
  只有同时取缔官办垄断考试制度和官办垄断教育制度,改为学术独立的,真正的民办教育和民办考试制度后,才能真正解决砖制毒裁社会教育成为官府愚民工具这个核心问题。才有可能在这个基础上产生出真正对我们老百姓有利的更公正的教育制度——比如教育券制度等,说简单一点就是把满足基本教育的钱以教育券的形式发给受教育者或者他的家长,然后家长拿着教育券,到各个独立办学的学校之间去自由比较选择,然后把教育券作为学费给学校,最后学校拿着教育券到政府或者银行去兑换成货币,这样的教育制度,既保证了教育学术的独立,有保证了学校的竞争,降低了成本,提高了效率,而且也保障了基础教育的公平,更是取消了官办教育中对的官僚渔民教育,和官僚高干特权教育享受。
  
  27. 根本没有资本剥削,只有官僚剥削。
  
  马克思的资本剥削完全瞎说
  先从市场公平讲起。
  老板和员工之间自愿签署劳动协议,这是公平交易。
  剥夺员工联合起来组织工会和老板进行集体谈判的权力,这就是不公平交易。
  
  集体谈判可以大幅度提高员工和老板之间的收益分配比例,现在基国员工和老板之间的收益分配比例约是1:3,每挣100块钱中,员工拿25块,老板拿75块,而员工有集体谈判权力的自由民主国家这个比例是4:1,即每挣100块钱中,员工拿80块,老板拿20块,可见在官权大,民权小的官权社会中,比如基国确实存在剥削,可在自由民主的民权社会根本没有这个剥削存在。所以说剥削来源于官府的官僚对民权的剥夺。  
  
  一个老板可以做电信运营商,另一个老板也可以做电信运营商,这是公平的市场。
  只准某老板开网吧,其他老板被剥夺开网吧的权力,这是不公平的市场。
  
  剥夺老板参与竞争的权力,这种不公平的市场也会导致一些剥削出现,因为不管你工人如何集体谈判提高工资,但是由于没有其他老板和他竞争,因此他就可以通过不断提高产品卖价获得更高利润,从而继续维持老板和员工之间的收入分配比例。甚至老板根本就不会和工人集体谈盘进行妥协,因为这个老板没有竞争压力。比如一个做冰箱的A老板,如果不答应工人的集体谈判条件,工人就会集体罢工,在有和没有其他老板参与竞争的两种情况下,A老板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
  
  如果有竞争存在,其他的B老板生产的冰箱就会占领市场,罢工会使A冰箱厂生产停滞,赚不到钱,而使B老板大赚特赚,罢工会给A老板带来巨大的损失,甚至破产,最终被淘汰出冰箱市场,所以说只要答应员工集体谈判的条件后,还有点钱可赚,不致亏本,A老板都是会答应的,而且他也无法通过提高冰箱销售价格继续维持和员工之间的收入分配比例,因为有其它的B老板生产的冰箱和他竞争。所以说只要不剥夺其它老板参与竞争的权力,老板就根本无法剥削员工。
  
  但是如果剥夺了其他老板参与竞争的权力,A老板就根本不怕员工联合起来集体谈判,因为冰箱市场上人们还是需要冰箱,只是暂时买不到,不会有人抢夺他的市场份额,只是暂时赚不到钱,以后恢复生产了。需要冰箱的人还是要买A老板的冰箱,市场还是A老板的,钱还是照样赚。所以说保障老板参与市场竞争的权力,就是保障员工的利益,也就保障了员工不被剥削。
  
  综上所述,大家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老板和员工之间根本不存在所谓的“资本剥削”,如果出现了剥削,那么必然是因为官府的官僚剥夺了老板和员工的某些权力导致的,所以说只存在官府的官僚阶级对民众的“官僚剥削”,而根本不存在所谓的”资本剥削”。

  
  其实中国历史也早就告诉我们,从来都是“官”逼民反,从来也没听说过什么“地主”逼民反!中国的历史也证明了——官僚阶级对民众的官僚剥削才是问题的根本。资本剥削纯粹是马克思瞎编乱造的邪说,所以追求自由民主的朋友们,请抛弃“资本剥削”这个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改用自由民主语言体系词汇“官僚剥削”,因为任何时候当你发现有剥削的时候,其实深入研究下去都是官僚在搞剥削。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