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安芯,间隔年套餐推广者,北斗七星人物曾有其访谈,足迹涉于美国,墨西哥,四川,马来西亚,西藏,尼泊尔,,泰国,柬埔寨,老挝,越南等,她的间隔年鼓舞了很多人,“我还年轻,我正在路上”,本连载为她间隔年路上的一些记录,以飨同好。

 

 

 

我说等我把记录他们生活的片子做好了,就给他们寄一份过去。等他们老了,还可以给自己的孙子辈说,你看,这就是爷爷当年在印度留学时候的青春。

其实,无论是在哪个国家,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荷兰等等,对于大部分留学生来说,无外乎就是四个字:冷暖自知。

但这些关于青春的印记,需要人去记录。

至少我们在异国他乡都来过,狂热过,存在过。

 

 

毕业就思奔,安芯的间隔年(一):

中国90后留学在印度

 

文/安芯(暨南大学)

 

 

在大多数人眼里,90后不都是娇生惯养的么?

在大多数人心里,印度,这个脏乱差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孩子去留学,去居住,去生活?

印度中国留学生目前有2000左右,大部分是学计算机类专业,其余的就是商科,金融,管理,语言类。而加尔各答的中国留学生有16个,圈子并不大,但几乎都是90后:90年的温章,89年最后一天的何斌,91年的韩晨,92年的李万祥,90年的高凡,还有90年的马群。

 

 

1.

89年最后一天出生的何斌来印度加尔各答留学,已经三年了。

“Just because,仅仅是因为喜欢。”问到他为什么来印度留学,眼前这个清瘦的男孩放下手里的报纸,淡淡地回答。

他当年高考填志愿,第一志愿是古巴,第二志愿是新疆的某211大学,但毕业后需要留在那里援新10年,索性就放弃新疆来了印度。

“从小打到做决定都是自己,去哪个学校做什么事情,父母都会问我为什么,我再把原因细细地告诉他们。”

“我的感觉就是在路上,on the road,我们都在不停地寻找着什么,也许在寻找这个的时候不经意间就发现了其他。”

“那你在寻找什么?”

“这个问题我得在三十岁的时候才能回答你,那时候有了一定的阅历和经验,关于人生的一些观念已经相对比较成熟了。”

喜欢也好,寻找也罢,其实说到底都是个感性的东西,在它们的背后总会有理性的支撑吧?

“调查,各种调查,顺便借用别人的眼光去看待世界,因为不同的人都有他自己的观察思维模式和方法,最后你才将不同的眼光综合起来,有时候也会形成你自己所特有的。”

“我也会根据市场走势,从网上获取各种信息,比如大的方面就是中印两国的贸易政策趋势,小的方面如中资公司业务方向,零售市场的开放程度,市场潜力值,劳资关系如何,很多东西值得深入探讨。”

“那你调查市场会有偏向性么?”

“印度的话,这边的电子市场非常大。我在出来的这两年一直在探索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市场。但是我现在学的这个专业,也许以后未必会从事这个行业。其实用不着想太多,因为一个人在四五十岁之前需要的是睿智和磨练,而最好的途径就是和不同的人打交道。”

何斌学的是商务管理,很明显从大部分话里都能够感觉到他的专业敏感。

韩晨,91年出生的小伙子,河南沈阳人。他说,他来印度的那一天是2010年9月26日,他会一辈子都记住的。

为什么来印度留学?我抛出了同样的问题,因为这是这群人的起始点。

“高考没考上理想学校,考虑过欧美国家,但费用偏高。再考虑新加坡,又觉得文化底蕴不够深厚,但又想通过留学锻炼下自己。索性就选择了印度。”他回答得很坦诚。

 

 

2.

“2009年来的时候,刚下海德拉巴的机场,哇,印度这么现代化啊。”

那晚,我和这群90后中国留学生,坐在加尔各答广场的草坪上,听他们讲故事。

“等我坐上机场大巴到市中心时,就看到贫民窟了,心立即从天上掉了下来,哇凉哇凉的。”何斌坐在草地上,抿了口印度姜茶(Masala Tea),开始回忆当初的模样。

恩,甚至包括我自己,下飞机后,尽管坐在加尔各答特有的黄色出租车里,也是闷出了一身臭汗。再看窗外,公车爆棚得像人肉炸弹,地上横七竖八地散落着垃圾纸屑,光屁股的小孩满大街地跑,旅馆的房间里裹着一缕咖喱味。

那时我同自己说,以后再也别来印度了。

“后来连续三天,我也没吃饭。不知道吃什么啊,就吃面包,但面包也太难吃了,好不容易找到炒饭可以凑合着吃。这才没把自己饿死。”

“那跟家人抱怨过吗?”

“有啊,接着我就给爸爸打电话,说想回来了,他让我再坚持一个星期,实在不行就回去吧。”

“那怎么忽然想通留下来到现在的呢?”

“不经意和一位学长聊天,他说,既然来了,换一种心情看待环境。这个环境差,到底差在哪里,多了解一下,一旦了解,就带入感情了,自然而然也就适应了。”

“坚持一件事情肯定会有困难,有些事情是心里想做,有些事情是应该做的。去印度留学坚持几年,是应该做的,想通这一点,生活条件这些也就没那么在意了。”91年的韩晨抚了抚金丝边眼镜框,在旁边补充着。

印度是穷,但当我们没有来到这里的时候不会去想这个问题,印度是山,是海,到底是什么样子。中国穷至少还是家徒四壁,但是这里睡觉,今天晚上睡了这块地,明天就不是你的了。

“你在街边看到的那些小摊小贩,每天赚的钱可能只有20卢比,但是要知道,若是他们不做,可能一分钱都没有。这边扫垃圾的人,下水道啊,赤身裸体地就跳下去了,用最简单最原始的方法去处理。但是他们认为他们很幸福,因为比起非洲人,他们还是有得吃,非洲人他们是连吃的都没有啊。”

何斌是个细心观察生活的人,言谈举止就能略知一二。

“那你觉得这三年学到最多的是什么?”

“换一种眼光去看待世界。当你看到一个扫大街的人很脏不愿意靠近的时候,也许这份工作对于他而言,就是满足的,也许对他而言,这就是美啊。当你觉得瞧不起他的时候,也许你毕业出来的工作还不如他,毕竟这个市场是瞬息万变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了解交流沟通。”

恩,交流和沟通,才能慢慢地将那些因为信息不对称所带来的误解消除。

“三年,现在的你和当初没来印度时的你差别大吗?”

“以前高中所在的地方很小,当时就觉得以后毕业了找份工作,拿两三千的工资,可以有自己的房子,讨个漂亮的媳妇,就满足了。”

“在哪里发生了转变呢?”

“西安,我后来去西安呆了段时间。发现自己眼光很短小,看做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有自己的目标,也许他们的目标很小甚至和我的相似,但是他们的眼光并不是和我一样局限于小范围。因为他们追求的是物质与精神的质量,而我还只是停留在短短的基本要求之中,并没去设想其中的质量到底怎样。”

“有的时候世界很小,近在咫尺,但是视野可以很大,自有自己的生活态度,只有思想观念的转变,才会慢慢学会怎么去生活,怎样去珍惜生活,怎样去拥有与享受,在印度苦中作乐亦是如此。”

思想观念的转变?恩,我想是这样的,经历,感悟,最后是思想观念的转变,少了最开始的经历,哪会那么轻易就质变的。

“所以我现在特别珍惜周围的朋友,你看在国内咱两相隔那么近都没有机会相遇聊天,而几年后在国外,我们能够坐在灯光下畅谈,这就是幸福。”

“你有宗教信仰吗?”

“我想我已经超越宗教信仰了吧。信仰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反倒是我自己,在听完他们对印度看法的转变后,扭头再去看这片土地时,先前的厌嫌也荡然无存了。

 

 

3.

次日清晨,90年的温章和高凡带我去他们的学校旁听,加尔各答大学圣泽维尔学院,泰戈尔的母校。

在印度留学,听他们说,不同专业不同学校的收费都是不同的,但一般生活费加上学费一年3-5万就足够了。贵一点的如南部的韦津格尔理工大学一年是8万。

转悠了一圈学校,我转身问高凡,“在这里念书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考试,我们专业的考试,一场考试,大都是宽泛的开放式问题,写不到二十页纸是拿不到高分的。比如解释“管理”的意思,你必须得把不同学者对管理的定义写出来,最好还要分别对它们评论,说说你自己的看法。”商务管理专业的他回答。

“考试很难,过不了就留级,听说这里的计算机专业没有一个外国人过,好多人上了一年就转专业了。”温章补充着,同样也是考试。

不仅是国际学生,这里印度人的学习压力更大。“以前在海德拉巴学语言的那个学校,我呆了六个月,就听说了三四次跳楼自杀的,都是印度人”

印度理工和印度商学院是整个印度最好的两所大学,简称IIT 和IIM。IIT在印度有7所分校,其中以孟买理工为最好,IIM则以加尔各答最强(IIMCA)。光是东,北部这边来说至少每年有40万以上的人报考印度理工大学,而每年录取率只有千分之一。印度商学院只招收研究生,每年的学费是4万美金。

印度人多,贫富差距大。于是,小学开始上补习班,中学条件好一点的请家教,再是补习班,最后就是参加邦(即国内的省份)一级的统一考试,再去考想报考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

至于印度的教育和国内教育的差异。何斌说这边更注重思维方式的培养,所以平时作业不多,但考试就显得灵活多样了,以论述题为主,都是考当前的一些实际问题。怎么去解决处理。

其次就是教育体制上的,印度大学主要以公立和私立为主,公立的比如加尔各答大学沿用的英国教育模式,私立的主要财团投资或者是和欧美大学合作创办的。

“那其他方面呢?”

“学校的限制太多了,吃饭不方便,上网不方便,每天还要求五点钟必须回到宿舍。校规规定不准谈恋爱,不准带手机。校长每天会站在校门口查勤,若是被查到缺勤,今天会查明天的,也会查前天的,若是被发现了就会被罚钱,10卢比。”

“我都被罚过的呢。”温章腼腆地笑了笑。

“还有就是气候太差了。这里不像国内有些地方,四季分明。这里只分旱季和雨季,而实际上从三月份开始就达到38度了,四月到七八月份是最热的时候,气温差不多四十多度。”

坐在教室里,印度老师在讲台上课,我偷偷地打开了机子。

“这里的大学老师经常缺课,大多是我们来了才知道今天没课。”温章在旁边悄声对我说着。

“这是为什么啊?”

“那主要是一般的公立大学,由于是政府出资,老师工资低,所以大部分大学老师就到外边开补习班之类的。”

“这里的假期也挺多的。”说到这里,温章乐乎了起来,从包里翻出一张学校的日程安排表,摊在我面前。

“你看,10月放一个月,因为是印度的新年,11月也是各种假,夹杂着些考试,一个星期考一科。12月放一个月,寒假,5,6月份放暑假,再加上每个月的大小节日和星期天,总共算起来放假的时间就有半年。”

每天都期待着放假,这是从小到大我们共同的心声。

 

 

4.

稍有空闲,何斌高凡他们就带我去他们这些留学生最喜欢的餐馆吃饭聊天。

16个中国留学生在加尔各答,远远比不上美国英国加拿大的留学圈子热闹。何斌和高凡干脆搬到了便宜的旅馆住,至少那里来加尔各答旅游和做义工的中国人还是有的。

何斌干脆在旅馆门口贴了张“中国之家欢迎你”的告示,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但凡需要提供资讯的中国人,他都会热心去帮助。

人终究是社会动物,离不开朋友的。

一次在中餐馆吃饭,“在这里有印度学生的好朋友吗?”我问他们。

“印度人不守时,经常让人等半个多小时,交不了知心朋友,又抠门,在一起时常常不会主动掏腰包付钱。”温章略微有些愠色。

“也不完全啦,印度办事效率是很低,因为在他们的宗教信仰里,等人是一种幸福,只有高等级的人才会很悠闲地等人,所以在一些印度人眼里等人是一种很自豪的事情。”何斌手舞足蹈地解释着。

但是在我们中国人眼里等人是浪费时间的,这就是文化差异。

轮到韩晨开口了,“我挺喜欢印度人的,对人热情,很豪放随意地和你打招呼。不信,你去商店买东西,他们从进门到出门热情地介绍。即便你试完这个又试那个的,最后不买,他们也不会骂你。”

这一点我倒是深有体会,印度小商贩的脾气的确出奇的好。

“那平时你们自己有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啊。”我想到美国的留学生们会有party会有BBQ会有shopping会有camping。

“我们都是印度宅男啊,你也看到了,这里好玩的不多,四十多度,天太热了也不想出去,偶尔会有party,但也就三四个人。”何斌打趣地说着。

“也就是和室友之间开开玩笑,打闹打闹,酒吧喝酒聊聊天。”韩晨和另外四个中国留学生住在一块,合租了一套房子。

后来混熟了,我经常开玩笑问他们感情问题。

90年的马群有一个漂亮的印度女朋友,平日里两人总是形影不离。偶尔傍晚去广场的草坪里浪漫,还被印度警察用枪顶过脑袋,吓得马群再也不敢夜里拖着女朋友公然浪漫。

90年的高凡一有空就揣着一张地图到处走,他说他的梦想是环游世界,那么现在就从加尔各答做起,别的留学生或多或少都笑话他这个看似有点异想天开的想法。高凡告诉我,他在国内喜欢的姑娘已是别人的女朋友了。

何斌则总是将学业事业挂在嘴边,他说感情的事情在自己寻找的路上说不定就会遇上的。

92年的李万祥则总是缩在屋子里,从移动硬盘里翻出一部部他喜欢的动画片,津津有味地看着,偶尔遇到不错的,主动说拷给我看。

我离开加尔各答的那天,高凡依旧是摊开报纸坐在屋门口,何斌抱着一大堆资料说马上要考试,再不复习就要挂科了,马群和印度女朋友又不知所踪浪漫去了,韩晨和李万祥忙忙碌碌地在厨房里做饭烧水,偶尔做做小火锅几个留学生们凑在一起热闹热闹。

当我平静地用文字娓娓道完这段故事后,我给何斌发了条信息。

我说等我把记录他们生活的片子做好了,就给他们寄一份过去。等他们老了,还可以给自己的孙子辈说,你看,这就是爷爷当年在印度留学时候的青春。

其实,无论是在哪个国家,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荷兰等等,对于大部分留学生来说,无外乎就是四个字:冷暖自知。

但这些关于青春的印记,需要人去记录。

至少我们在异国他乡都来过,狂热过,存在过。

 

 

附:

安芯的微博:http://weibo.com/anita0429

安芯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jing0429anita

 

 

(采编:应鹏华;责编:应鹏华)

 

 

您可能也喜欢:

<天璇>印度纪行:无处不在的性骚扰

<第五十七期·天璇>自白:我是90后,最普通的90后

<摇光>摇滚在怀疑的路上

<七星视点>第十期:日本地震后的中国

<七星视点>第四期:去上海留学纽约大学?
无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