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电影导演阿里(Imtiaz Ali)新作,由当红宝莱坞(Bollywood)新生代男星南比尔·卡普(Ranbir Kapoor)担纲主演的“摇滚巨星”(Rock Star),在演唱“我们的权利”(Saada Haq)这首歌时,多个画面明显可见舞台下方挥舞西藏雪山狮子旗,现场并可见到许多西藏僧人。据报道,这首歌的拍摄场景是在印度流亡藏人中心达兰萨拉(Dharamshala)的罗布林卡(Norbulingka)前。印度电影审查部门(CBFC)于2011年11月删除龄该片中的“雪山狮子旗”画面。

本文写于去年11月。

当藏人流亡到印度

文/

在脸书上看见一位有名的印度影星在一部宝莱坞电影里演唱的视频。影星帅酷,在舞台上激情歌舞时,台下欢呼声鼎沸,更为醒目的是,台下出现了雪山狮子旗迎风招展的画面。这自然会引发另外的事件,印度的电影审查官剪去了这个画面,应该是为了避免北京恼怒。

我于是思忖,从1959年以后至今,有十多万藏人背井离乡,流亡到印度生活。印度人怎么看待这个事实?流亡藏人又是如何与印度人相处?记得曾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奈保尔,在游记中写到有一次在印度某地遇到尊者达赖喇嘛与随行藏人,他是个喜欢挑剔的作家,却对流亡藏人深怀同情。我也认识电影导演丹增索朗(Tenzing Sonam)和他的印度妻子瑞图(Ritu Sarin),两人相亲相爱,志同道合,一起拍了多部好电影。

我在脸书上提出了问题,有几位藏人做了答复。他们是普通人,在流亡的日子中会与印度的普通人打交道,看法或不具有代表性,但也是来自民间的体认。当然必须要说明的是,从古至今,没有哪一个国家像印度这样对于西藏有着巨大的恩情。过去是文化上的,信仰上的,而这半个世界以来,则是救命之恩。

在此引述几位藏人的讨论。如Lobsang Wangdue说,最近几年才看到印度有一些支持西藏的民间组织,我在印度住了十年没有一个印度朋友,多数藏人都是这样。我问他,是印度太大、人口太多、宗教多种、文化多样的原因吗?他说这是一种原因,我认为我们自己没有去做太多工作. 一方面也感觉印度人比较难以相处。

扎西坚赞反驳说,印度人不难以相处,只是我们没有用心去认识他们,所以跟他们的距离就变得远了。

Gendun Gyatso则说,从民间的角度讲,多数印度人对藏人没什么感觉,一般和藏人有日常接触的印度人觉得藏人难民的经济状况比他们有国家土地的人要好,所以看不到也不承认藏人给这地区带来的经济效益。整体来讲印度对西藏问题比较冷漠,一般人会认为曾被殖民过的国家对人权和自由的支持、理解应该很多,但令人失望的是像印度、南非这样的国家并非如此,也许是因为自身有太多问题所以无暇旁顾。

Yushu Kgu不同意说,要说印度人对我们藏人的支持,远远超过了美国和其它国家。我们不能只看到现在,应该去问问老一辈。造成现在印度人对我们反感,与我们本身也有关,我想你指的只是在印度的达兰萨拉吧?

怀着对未来的忧虑,Gendun Gyatso 继续说:经过上次的噶玛巴事件,我觉得藏人在这个国家并不是很受欢迎的客人。以前藏人在尼泊尔还算自由,但这几年由于中国实力的侵入,藏人之间甚至连跟政治没有关系的传统节日聚会都成了麻烦。虽然尼泊尔当局并没有驱逐藏人,但是用各种条款予以限制藏人事实。有可能藏人在印度也会逐渐受到限制。藏人在印度的很多事业没有法律上的合法性,比如新德里的藏人社区几度面临拆迁,是因为多数房屋没有合法手续。印度国内也有一些精英认为藏人是中印之间的绊脚石。但尊者达赖喇嘛的国际影响力和印中战争留下的边境问题,目前还可以让藏人在印度的屋檐下生活,未来却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这都要看印度怎样取舍自己的利益,而我们应该争取印度政府从法理角度给西藏自由事业一颗定心丸。

2011/11/29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