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归真堂”公民行动的进步与不足

作者:王利平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2-2-25

本站发布时间:2012-2-25 21:11:42

阅读量:23次

  去年4月份,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筹备国内创业板上市,因亚洲动物基金会曾向福建省证监局递交书面声明,上市计划因此受阻。今年2月,归真堂再次谋求创业板上市。2月14日,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递交了由72位知名人士签名的 《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吁请函》,倡议证监会对归真堂的上市申请不予支持。归真堂为防止这次上市失败,紧急采取应急公关策略:18日晚间,归真堂在其官方网站发“归真堂养熊基地开放日”邀请函,决定将2月22日和24日两天定为开放日,邀请媒体和社会人士参观养熊基地。2月22日上午,来自全国60多家媒体的100余名记者分批参观了“活熊取胆”。其实,如何在道德上评价活熊取胆行为,系公众围观归真堂的最终目的,可以说,活熊取胆事关道德底线问题。

  纵观人类历史,人权往往是特定人群(如奴隶、有色人种、妇女、同性恋者)为摆脱被奴役的状态,通过长期持续不断地抗争而赢得。当人权获得一定发展后,人类社会就将自身被奴役的问题,逐渐转向大自然包括动物被奴役的问题,于是,有人挺身而出,为大自然代言,要求捍卫大自然的权利,以遏制人类在利益的驱使下,疯狂地掠夺大自然的行为。正是在这一过程中,人类开始关注和思考动物权利。近数十年来,动物权利论是西方学者一些学者对人与自然关系深入思考的产物之一,很多学者已在很认真、细致地探讨把动物纳入自己的道德考虑范围的理据何在了,比如:安德鲁·林基著的《动物福音》、考林·斯伯丁著的《动物福利》、汤姆·雷根和卡尔·科亨著的《动物权利论争》、汤姆·睿根著的《打开牢笼》以及加里·L·弗兰西恩著的《动物权利导论》等等。美联社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赞同这样的观点:“动物有权过一种没有痛苦的生活,这跟人类过一种没有痛苦的生活的权利一样重要。”50%以上的美国人认为,为了裘皮服装而杀死动物和为了娱乐而狩猎都是不对的。近50%的美国人认为,动物“在所有重要的方面都跟人类相似。”一半以上的美国人家里有猫或狗作为宠物,其中约90%的人将他们的宠物视为自己家庭的成员,表示自己为了抢救宠物的生命会甘冒受伤的危险甚至生命危险。全美国每年用于猫狗的医疗费用约70亿美元,用于猫狗及其他宠物的食物及装饰等物的费用则超过200亿美元。94%英国人和88%的西班牙人认为应该保护动物,使之免受虐待。只有14%的欧洲人支持会使动物遭受痛苦的基因工程,即使其目的是制造能挽救人命的药物。

  近数十年来,人类在为动物赢得权利的过程中,就如何协调人的权利与动物权利的关系,西方社会形成通行看法:1、在人类利益与动物利益之间真正有冲突的时候,或是有某种紧急情况,要求在我们在一个人与一个动物之间作出选择的时候,也就是在很“必要”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应该把人类的利益看得比动物的利益更为重要,但只在“必要时”;2、基于人道待遇原则,禁止让动物遭受“不必要”的痛苦。鉴于上述认识,在此番活熊取胆事件中,围观的记者和公民不是与“归真堂”争论熊是否痛苦,因为,从人道角度而言,熊的痛苦不言而喻,为此,问题的关键是要让“归真堂”说明它是如何减轻熊的痛苦,以及它为此作出的种种努力,而不是以“你不是熊,你怎么知道熊会痛苦”这样一种荒谬的回答来搪塞社会。而记者和公民关注的重点应在于“归真堂”是否让熊遭受了“不必要”的痛苦。

  行文至此,总结这次围观“归真堂”,存在两个进步一个不足,两个进步是:一体现社会理念的进步,在一个动物权利得到充分保护的社会里,人的的权利一定会得到更为充分的保护,因为这样的社会有道德底线,它从爱惜和尊重生命开始;二社会力量崛起,开始构成了对资本的节制。一个不足是:公民行动在知识准备上的不足,以至于“归真堂”的开放有热热闹闹走过场之嫌疑。但不管结果如何,期待通过大家的“围观”,能为熊减轻一些痛苦,或许文明就在大家争取为熊减轻痛苦中向前迈步!

  (作者系福建省委党校法学教研部 副教授)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