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玩过之后我还是那个路人甲

闪读|12-72

★ 《我睡了81个人的沙发》,连美恩著。沙发客游记。阅读感受须视经验光通量多寡而定。也不一定。尽管作者已努力还原游历中种种无聊惊悚脆弱狂喜,可书中几乎每个字都仍极易诱发幻觉。“在别人的沙发上我找回了自己”……这句话被写到封面上。这是个故作歧义的句子。也对。人生本就歧义密布。

★ 《声入人心》,周震宇著。这是本写给声音控们念的书,我看纯属围观。就好像闲得蛋疼,把大蒜瓣种鱼缸里,并观察红绿灯们是否忽然有了年三十儿的喜乐。“好声音带来好运道”——这句子被写到了封面上,夸饰得有点儿一厢情愿。不过,作者对声音的精讲既专业,也令人莞尔:破锣嗓不宜主持春晚,但却适合劝服,情人或天真者的撒娇立现功效是因为他们一律使用了鼻腔共鸣……声音确如另一个世界,在那儿,还有好多平原好多峡谷人迹罕至。

★ 《阴性阅读阳性写作》,黄昱宁著。在“色情是语言的魔术”一篇里,有段黄老师和小白老师的对谈,貌似什么都没说,又貌似什么都说了。小白将自己“好色”一书的文风形容为“天真的矫揉造作”,又传神,又空旷。说来语言或文章不过玩具,“玩过之后我还是那个‘路人甲’。”(小白语,P193)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2月15日, 6:13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