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中文网

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在该省总工会的会议上要求组建万人网络舆情引导队伍,在公共事件频发、缺失真相的中国,这是否为灭火之举?

据《广州日报》报道,2月20日,在广东省总工会十二届五次全委会上,曾经在乌坎事件中给外界良好印象的省委副书记朱明国,要求省总工会要坚持实施”四个一万”工程,这其中包括组建万名”网络舆情引导员”队伍。

互联网让官方爱恨交加

正因为新媒体的影响力太大,所以,一些原本在非网络时代不至于兴师动众的事件都会因为网络而掀起轩然大波,不谈远的,仅仅看2011年,就有”郭美美事件”、”李双江之子打人事件”、”乌坎事件”等相继成为掀起社会公众舆论的事件。

因为网民的强烈关注,这些事件最终得以按照公众的期望发展,再一次彰显了网络舆论的强大力量。尤其值得一提的便是乌坎事件,倘若不是因为有互联网,村民们的抗争不知道还要持续到何年何月才能有满意的结果。

乌坎事件可以说让广东官方再一次感受到了网络舆论举足轻重的作用,倘若不是因为舆论的压力太大,朱明国也不会亲赴乌坎村跟村民代表谈判,并且答应村民的要求。当然,因为不是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此举应付舆论的色彩非常浓厚,不过,跟其它地方官员的顽固相比,广东官方迟来的开明还是值得肯定的。

互联网既可以为发展经济服务,也让官方能够更全面、客观地了解真实的舆情,根据舆情制定较为符合民意的政策和处理公共事件。不过,不难看出,很多公共事件让官方非常被动,即使最终按照民意进行了处理,但却是极不情愿的,对于互联网,官方可以说是既爱又恨。

网评员队伍实为”五毛党”

因为互联网在中国的普及,网民数量在这些年呈现出了几何级数增长的态势,据最新的官方数据显示,截止2011年年底,中国网民数量已经达到了5.13亿之众,而微博用户则接近3亿。不难想象,新媒体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越了传统媒体。

接二连三的官方负面消息通过互联网持续发酵,不少官员因为网络舆情而轰然落马。一些不合理事件因为互联网而走入公众视野,成为公共事件,让官方不得不顺民意而为。央视等官方媒体曾炮轰网络”水军”扰乱视听,但大多公共事件还是凸显真实的民意。

所谓网络水军大多为策划公司,这也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应运而生的新产物,但这类公司一般不太敢于涉足涉及官方的负面事件,因为他们深知风险太大。一些敏感事件最终成为公共事件,与网络”水军”完全无关,只与真实的民意有关。官方媒体对网络”水军”的炮轰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打假,而在对抗民意。

仅仅凭借网络”水军”来污蔑真实的民意,往往会引起更大的民意反弹,所以,最近几年,不少地方的政府部门都在开始招募网评员,只要出现了涉及本地的负面消息,就可以通过这些网评员在网上的发言来为自己辩护或者是掩盖事实真相。

拿钱发帖子的事情在很多年前的网络上就已经存在,如今,这种情况就更多了,以前网评员发一个帖子是五毛钱,所以才被称之为”五毛”,如今价格已经上涨很多,”五毛”依然是他们的代名词,而这个群体则被称之为”五毛党”。

舆情引导让广东精神失色

“敢为人先、务实进取、开放兼容、敬业奉献”被认为是广东精神,的确,跟其它省市相比,广东精神的确是名不虚传。然而,在乌坎事件中表现得异常开明的朱明国却在广东省总工会的会议上要求组建万名网络舆情引导员队伍,这显然有违”开放兼容”的广东精神。

朱明国特别指出,现在是网络和微博的时代,”人人都是新闻发言人,人人能成为记者”,此言的确无可厚非,因为事实就是如此。但朱明国在说完这些之后话锋一转,称”年轻一辈的工人都懂网络,工会干部也必须懂,发生了问题不能失声,’不讲’、’乱讲’都会越搞越砸”。”不讲”的确不好,但他所说的”乱讲”显然不是一般人所理解的乱讲,而是不按照官方的意志说话,如果允许舆情引导员们畅所欲言,那么,就完全没有必要组建队伍了。

2月19日,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在中纪委第七次全会上高度肯定了互联网在反腐倡廉中所起到的积极作用,此事引起了媒体的极大关注,很多人认为这是在释放推进言论自由和舆论监督的信号。出人意料的是,朱明国在次日便要组建”五毛党”引导舆论,这让他的”开明形象”顿时一落千丈。

倘若在不是太热门的公共事件上,”五毛党”的确可以引导舆论,但是,在影响力太大的公共事件上,”五毛党”的声音仍然无法左右舆论。就如同陈光诚事件和艾未未事件,即使官方媒体和”五毛党”在不遗余力地扰乱视听,但主流民意依然支持陈光诚和艾未未,可见,在很多时候,公道自在人心,广东组建万人”五毛党”定会得不偿失。

作者:刘逸明

责编:吴雨

作者简介:刘逸明,1980年出生于湖北鄂州 。担任过《中国民营》杂志社驻深圳记者。现为自由撰稿人,网络特邀编辑。2011年1月被评为凤凰网2010年度十大写手之一。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