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2月27日 22:40:03

  

中国人的膝盖和外国人的膝盖

   原谅我给文章起了这样一个有语病的名字,如果中学语文老师见了,肯定会给我一个不及格。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觉得虽然同是膝盖,中国人的和外国人的,的确不一样。这样的观点,古已有之。大概自打乾隆末年,英国人马戛尔尼来之后,国人就有了。
 
   英国人马戛尔尼见了乾隆皇帝不肯下跪,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老故事。这故事让中国人很没面子,于是有了好些补充说明,最常见的是说,马戛尔尼原本是只跪一条腿的,但见了皇帝,不由自主双腿都跪下了。所谓“一到殿廷齐膝地,天威能使万心降。”可惜,自打马戛尔尼之后,几乎所有来华的外国人,像是说好了似的,都不下跪。虽然直到英法联军入侵,外国公使正式驻京之后,公使们第一次进皇宫觐见皇帝,北京城著名好骂人的才子李慈铭,在日记里仍然说,当日见皇帝的公使们,慑于天威,战栗不已,什么话也没说,跪叩而辞。但真的陪同公使觐见的大臣们都知道,其实战栗不已,说不出话来的,是咱们自己的皇帝。聪明人知道,总是这般做阿Q状,自己意淫下去,也不是是个事。所以,自打马戛尔尼来了之后就有的一种看法,一种比较厚道的看法,就逐渐占上风了。
   这种说法是说,洋人的膝盖跟我们不一样,不能打弯。所以,即使有心下跪,也跪不了,一跪,就躺倒了。这种说法,传到尚武的将军那里,使他们很受鼓舞。据说鸦片战争爆发,好些军队准备了棍子,组织了敢死队,打算专扫鬼子的下三路。当然,见过洋鬼子的中国人,不会信这个。林则徐到广州禁烟之时,曾特意到澳门看了一看,发现鬼子的膝盖其实跟我们没什么两样。至于澳门周围的中国人,甚至比林则徐明白得还早,更聪明的,已经开始跟他们做交易了。其实,在英国人来到之前,先行一步的葡萄牙人、荷兰人甚至西班牙人,也进北京见过中国皇帝,他们都是下跪的,而且双膝跪倒。不像一个美国使节说的那样,信基督的人,膝盖只跪上帝和女人。当然,跟洋人打过若干仗之后,这种洋人膝盖不打弯的说法,就更没有市场了。然而,此时中国人的尴尬是,洋人的膝盖跟我们一样,但见了皇帝就是不跪,不仅不跪,而且皇帝还非见不可。即使总理衙门使一点让人从偏门进出的小把戏,就是没法挡住人家大摇大摆地进出皇宫。到了1897年戊戌维新之前,新来的德国公使海靖,觐见皇帝之后,还要大模大样地走宫里中间的正道。总理衙门的人把他拉回来,他还要衙门道歉,不道歉死活都不肯,总理衙门还就只能为自己的外交失礼道歉。
   在这样的尴尬面前,中国人发现还是得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为洋人的傲慢,也为朝廷的软弱找个借口。早在同治皇帝第一次接受外国公使国书的时候,御史吴可读上奏,要皇帝不要介意外国人的跪与不跪。因为洋人类同禽兽,本不知五伦,不懂仁义礼智信,强要他们行此大礼,就如同让犬马豕羊跳祭祀之舞一样。意思是说,我们是人,对方是牲口,人别跟牲口一般见识。
   御史吴可读是晚清史上的敢言之士,为了西太后在同治死后强立同辈的光绪,曾经死谏了一回,不,用自己的尸体谏了一回。可是,这时候的说辞借口,却不怎么高明。把洋人当牲口,骂人固然过瘾,但是,怎么解释,堂堂的皇帝怎么非要跟些犬马豕羊共聚一堂呢?
   其实,如果非要按阿Q的思路给自己找台阶,怎么找也是说不圆。跪拜问题,让知书达礼的中国人困扰了这么多年,无非就是一个礼仪问题。晚清的洋人,傲慢固然傲慢,这么大的中国,连个大使都不肯设,只拿公使来对付。有点事情,公使们就会跑到总理衙门去咆哮,从骨子到外面,都看不起中国。但是,不双膝下跪,还就是西方的礼节,他们见自己的国王,也不双膝跪倒。从马戛尔尼开始,他们就准备按见西方国王之礼,单腿下跪,然后吻手来对付中国的皇帝,但是还没等皇帝知道,大臣们就已经被吓着了。最后,外国公使见皇帝,只能鞠躬。中国皇帝接受不了人家的吻手,就连那一条腿的恭谦也免了。
   中西的礼节,哪个更文明一点?按我们自己的说法,当然我们文明,不搞我们这一套,就是犬马。但是,在自然界,狼和狗这样的动物,弱者对强者表示恭顺之时,也是匍匐在地,跟跪极其相似。闹了半天,其实我们离动物更近。正因为如此,后来的中国人,竟然改掉了自己的好礼仪,以夷变夏。辛亥革命,废除了跪拜之礼,以后谁要想行跪拜大礼,那就是自己的事了,反正国家典礼上是没这项了。
   
    

上一篇: 公家的工程价位高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