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1月23日 22:10:04

  

讨一张2012年的船票
   

                                    
 
   已经过去的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撞了很多的车,从动车到校车,死了很多的人,从大人物到小人物,死人的事最有喜感,不仅印证了古语,“人生七十古来稀”的正确,也验证了中国房地产政策的英明。当年袁世凯家有59岁的坎,今天则出来了69岁坎。
 
   不过,对我来说,2011年却是一个辛亥年。辛亥革命80年,90年都在庆祝,但是,这场革命,从来没有过像今天那样,被那么多的人关注。过去的庆典,无非是官方的仪式和学界的热闹,都不大,但是,到了今年这一百周年的时候,忽然之间,很多人都关心起这个革命来了。正是这种关心,让今年写了相关著作的人,发了一点小财。我很幸运,在2011年的年初,就出版了一本有关辛亥革命的小书。由于早,被媒体炒成辛亥反思第一书,其实所谓的第一,不过是第一个问世而已,在年龄排序上,成了老大。
   作为这个幸运儿的父亲,沾光在这一年里大忙特忙,一边是不断的媒体约稿,一边是四处演讲,还有就是更多的媒体采访。作为一个煮字疗饥、卖文为生的人,摊上这样的好事,麻烦固然麻烦,便宜肯定便宜,名气大了,书自然就好卖了。除了经济上的好处,这样的密集辛亥轰炸,也多少促进了我对辛亥的进一步反思。比如说,我很难对一个外国记者解释清楚,为何中国人对于革命大肆庆祝,但对革命的果实,1912年1月1日成立的共和国却无动于衷?要知道,这可是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呀。
 
   革命的分量重于共和,也许是中国人百年转型的迷失。不仅推崇革命,而且还要彻底,像鲁迅说的那样,革命,革革命,革革革命,……不知伊于胡底。革命革到最后,才发现中国需要的,其实是建设,尤其是共和制度的建设。当然,细究起来,在这个过程中,革命也不尽是理想主义的狂飙,还有争取上位的搏杀。总之是在上面的,下面的要把他拉下来,然后自己上位,周而复始。上位之前,批判当道的火力超猛,对于未来,说的都是好话和大词,上位之后,就欣然躬行此前批判的一切。好话和大词,不知不觉换了腔调。
   推而广之,中国成文历史三千多年,三千多年的历史,也是这样周而复始,治乱交替。你唱罢了,我登场,你没唱罢,我也抢着登场。治的时候,建设辉煌,乱的时候,推平重来。作为文明古国,地上的建设,一代代被抹平,剩下点文明成果,大多是埋在地下坟里的。器物的文明如此,人的文明也如此。前朝好容易积攒点人才,改朝换代,基本上损失殆尽。有人玩笑说,中国人很早就进入了电脑思维的时代,总喜欢格式化,一代代地格式化,重新再来。时间似乎不是在前进,仅仅是在消逝,像流水一样。前面的朝代,跟后面的朝代,从大的方面讲,没有什么分别。就像河流,前面流过去的水跟后面的水看不出两样。这种状况,与其说我们的文明早熟,倒不如说我们不进步。
   在好莱坞电影里,2012是一场人类的劫难。但是,这样的劫难,早在中国历史上一次又一次的上演过了,每次上演,都是人死大半,遍地的断壁残垣。“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即使有逃生的船,也从来装不下那么多中国人。这样中国式的2012,这样的周期律,苦恼了多少辈的中国哲人。将近70年前,致力于教育救国的黄炎培先生跟中共的领袖毛泽东有过一场窑洞对,毛泽东对于中国人走出周期律的答案,是民主两个字。可是,快70年过去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的创立,已经过去了一百年,我们还在争取民主的路上。
   民主不是普世价值,也不是灵丹妙药,但它的确是中国人摆脱自己的2012的一张船票,一张13亿人的集体票。世界发展到了今天,地球已经是个村庄,在互联网的时代,人与人的影响,人与人的沟通,超越了时间,跨越了空间。人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重视自己的权利,呼唤自己的自由。没有民主,这一切,都无法保障。人类的麻烦,将层出不穷,直至走到自己的2012,连一只小船都找不到。
   我喜欢这张船票,它不是我生活的目的,但没有了它,我就上不了船。
 

上一篇: 我的2011年 下一篇: 洋味假古董是怎样横空出世的?

阅读数() 评论数(2)

2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