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 胡小琼

 

       手机在朝鲜:凡人也可用

                                      胡小琼   

一些朝鲜人联系起来更方便了

去年,一位朝鲜教授在上公开发布了一段视频,吹嘘他的国家正在为Android手机的操作系统开发应用程序。对普通朝鲜人来说,任何一部不起眼的手机,无论样式如何,都是他们更渴望得到,而现在拥有一部手机的可能性正在不断增加。虽然多年来,在中朝边界附近利用中国网络走私手机的活动一直没有停止过,但现在Koryolink生意兴隆,这个位于首都平壤的网络是朝鲜唯一的官方手机运营商。

75%的业务归Orascom,一家埃及公司所有, 25%由朝鲜政府掌握——用户数在18个月内已经从30万升到了100。虽然这个隐士王国的统治者们反感他们的臣民相互之间保持密切联系,但这是一个显著的发展趋势。

Koryolink赚取80%的毛利率,这使朝鲜成为迄今为止Orascom公司所经营的最有利可图的市场。所以该公司一直拼命讨好当政者,去年公司董事长前往平壤与已故最高领导人金正日进行过面谈。

朝鲜的手机用户平均每月花在电话和短信上的费用是13.90美元,他们往往用硬通货来支付。根据一名外国外交官的说法,许多客户到Koryolink营业厅都是带着一捆捆欧元纸币,甚至那些用欧元支付的用户还可以得到奖励,如免费的非高峰期通话,而这也正好为政府提供了它所渴求的外币。

手机用户们的硬通货是通过非正式的私下交易得到的,这是许多朝鲜人常常依赖的交易方式。当然,此类买卖是被禁止的,但政府连自己的人民都养活不了,所以它对一些资本主义的做法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一来,许多业内人士得益不少:平壤的“黄金夫妇”就是指丈夫为政府官员和妻子为企业家的组合。

现在,手机的使用似乎正在平壤之外蔓延。在其他城市,比如离首都不远的南浦,这种小玩意随处可见,而且越来越多地被非官员使用。不过,到目前为止,全国只有六分之一的地区有手机信号。

当权者们又不是一群一无所知的人。一些外部观察家认为,朝鲜在2004年突然停止了他们首次使用手机的体验,原因是有一部手机被用来引爆火车站一颗巨大的炸弹,那次险些使金正日丧命。

Koryolink是一座被隔离的花园:用户无法拨打或接听国际长途电话,互联网也没有接入。很难想象电话和短信会不被监控。就像中国一样,网络甚至正在成为国家宣传的一种手段。《劳动新闻》报,这个政府的喉舌,经常给手机用户发送短信传达政府的最新消息。

Orascom公司的口号是“给世界一个声音”。对Koryolink的用户来说,按照字面理解那确实没有错,因为朝鲜手机用们户享受着一些现代事物的好处,而这些在其他国家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虽然他们的手机还不是革命的工具,但却是惊人变化的标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