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昨晚发微博转发了网友一篇质疑韩寒三重门细节的文章《韩寒三重门细节暴露重大疑问》,并表示:

这几天一天到晚应付媒体的采访,影响了分析署名韩寒的作品的进度。先转一个网友根据一些细节证明《三重门》不可能是韩寒所写的帖子《《三重门》细节暴露重大疑问》。大家一起来刻苦攻读韩寒著作。

看了这篇文章,不禁哑然失笑,哈哈大笑,如果人多,想必一定会哄堂大笑。想问一句方博士:这么牵强附会,漏洞百出的文章,你居然也会转?你这不是自己往坑里跳吗?

这篇文章提到的第一个疑点如下:

三重门原文:“车出上海,公路像得了脚癣,坑洼不断,一车人跳得反胃。……周庄不愧是一个古老的小镇……”

作者提出的问题:

联系上下文,可以确认作者经淀山湖风景区到达周庄,这条路也是上海市区到周庄最便捷的一条路,如果走这条路,商周公路则是必经之路。商周公路位于青浦县,濒临淀山湖风景区,全长8公里,其中上海市境内长5.5公里,旧的公路宽5.5米,为机耕碎石路面,建于78年,87年周庄乡自筹资金与上海市投资新建新的商周公路,并于88年建成,新的公路按照三级公路改建。

由此作者得出了结论:

作者说一出上海就颠簸不堪,说明走的不是一条质量良好的三级公路,可以确定作者根据88年之前游玩周庄的经历写这个情节的,而且关于周庄的情节极为翔实丰富,说明作者是根据亲身游历,并非文学想象或者借鉴书写。而这个时候韩寒本人6岁或者小于6岁。

我的反驳:这个结论有什么问题呢?暂且不谈文学创作是否可以在现实中严格分析以证代笔,我们就以方舟子科学打假的严谨逻辑来看看这个结论的问题(以下都只谈逻辑,不谈文学创作)。这个牵强粗糙的结论起码有以下2个问题:

1. 此文作者并没有证明或者证实九十年代末的商周公路不坑洼,并且有网友指出当时商周公路为“泥结碎石路面”。
2. 从上海到周庄驾车,出上海之后,必须经过沪青平公路和金商公路之后才能到达商周公路。而不是一出上海就踏上了商周公路。所以作者必须证明或者证实沪青平公路以及金商公路在九十年代末期也是一路平坦质量超级好的公路才能得出他所谓的结论。这可能吗?显然不可能。就算已经来到2012年,所有驾车在沪青平公路上走过的人都知道答案是什么。

所以,作者得出的这个结论是极其荒谬的。

这篇文章提到的第二个疑点如下:

三重门写道:“热情之火终于压抑不住,熊熊地烧,旺得能让科威特的油田自卑死。”

作者提出的问题:

科威特的油田大火起于第一次海湾战争,多国部队于1991年1月16日开始对科威特和伊拉克境内的伊拉克军队发动军事进攻,主要战斗包括历时42天的空袭、在伊拉克、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边境地带展开的历时100小时的陆战,并于1991年2月28日全线解放科威特,而被伊拉克点燃的科威特油井大约一年才被彻底扑灭。由于这是一场空前的环境灾难,只有一个关心国外时事的心智成熟的人才对此记忆深刻。

由此作者得出了结论:

1991年韩寒只有9岁,如何对一场环境灾难记忆深刻?

我的反驳:这个结论的荒谬之处只要举个例子就行了,如果你出生在1982年,你在1998年,也就是16岁那年如果在你的小说或者作文里提到1986年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和中场带球连过五人这件事,那么恭喜你,完蛋了!因为1986年你才4岁,你根本不可能知道马拉多纳那么多细节。

这篇文章提到的第三个疑点如下:

三重门原文:“雨翔的长跑队教练就是刘知章。刘知章第一天的第一堂课就是原地跳五百次……第二个项目是测一个一百米,测完后解散……”

作者提出的问题:

长跑特长生的韩寒居然描写的长跑训练是原地跳和百米,这个相当的奇怪,有这样训练长跑的吗?据我所知,原地跳可以提高爆发力,是短中跑运动员的方法,而且一定要用跳绳跳。作为长跑的训练除了单纯的长跑,还有很多技巧,比如短途加速跑,比如上坡冲刺,而这方面作为专家的韩寒基本没有涉及,这是很奇怪的。而且这个小说通篇对韩寒所擅长的体育并没有过多涉及,很反常。

由此作者得出了结论:

一个体育特长生写自己最特长的专业却发生原则性错误。

我的反驳:韩寒不止一次在自己的各种采访或者文章中提到过,他是一个从来不参加训练却可以在长跑比赛中得到好成绩的选手。所以即使作者奇迹般地证明了长跑运动员第一堂体育课不会要求原地跳和跑百米,也恰恰证明了韩寒的确是从来不参加训练,以至于在小说中暴露了真相。反而证明了《三重门》是韩寒写的。

这篇文章提到的最后一个疑点:长跑运动员每天大量训练所以饭量很大,但是韩寒小说中的角色吃得不多,所以……

写到这里,我已经觉得很悲哀了,多反驳一个字,都是一种侮辱智商甚至侮辱键盘的行为。这样一篇极其荒唐丝毫站不住脚的文章,居然也被方舟子拿来用以质疑《三重门》不是韩寒写的。一本小说,一本文学创作,在一群拥有“合理质疑”权利的网民手里,每个句子都被用来和预设的结论相关联,用无与伦比的牵强逻辑联系起来,罗织莫须有的罪名,这难道不是中国社会曾经经历的浩劫中最为可怕的事吗?

有人说,别理他。我不同意。在这场荒诞的闹剧里,我只是一个围观者。我相信我站在事实的一边。胡万为什么最终逼得老六切腹取肠,就是因为围观者众却没人愿意站出来为事实说话。我不是谁的队友,我也和所有围观者一样等到早上四点钟看到路金波的微博声明才知道韩寒决定起诉了,我只是路见不平一声吼,每一个站不住脚的推论我都会反驳。

如果一个病人说服了100个傻子相信他荒唐的结论,难保1000个正常人里不会有300个相信了100个傻子。这就是这场构陷传播的威力。三人都能成虎,何况有超过百万追随者的偏执病人。

行文至此,见到韩父在微博里展示翻箱倒柜找到1999年初韩寒因疥疮在金山区中心医院看病的急诊单,用以证明韩寒早年作文《求医》的确是根据自身看病经历略带艺术夸张后写成的。看完顿觉心酸,我看到的只是一个好父亲。

,你应该道歉了。

马日拉
2012/2/3

来源:马日拉

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4643db010107te.html

萝卜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