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无国界警告,目前中国当局正在试图推行一种新闻封锁政策,阻止国际媒体和网络媒体对中国青海、四川藏区以及西藏自治区最近发生的抗议运动和镇压的关注的报道。

记者无国界警告,目前中国当局正在试图推行一种新闻封锁政策,阻止国际媒体和网络媒体对中国青海、四川藏区以及西藏自治区最近发生的抗议运动和镇压的关注的报道。

此外,中国官方还在进行虚假信息的宣传,比如,最近法国媒体《Courrier International》就被中国宣传机器所冒用,以其名义在西藏问题上做虚假宣传。

无国界记者说,”自2011年3月以来,至少有15个西藏僧人自焚,然而,只有很少的关于这些人的信息,以及西藏当地的抗议运动的最新消息被外界所知。”

不仅外国媒体被阻止进入藏区报道自焚事件,当局还组织了一场名副其实的造谣运动,通过亲政府的媒体(如《环球时报》),以最大限度的减少自焚事件带来的影响,并谴责国际社会对中国内政的干涉。

很少有国际媒体就藏区最近的事态获得第一手消息,而能够设法抵达藏区并开展采访的媒体则更为有限。

“在世界的视线之外,一场重大的危机正在酝酿。”无国界记者认为,”甚至平壤都有了国际媒体,但拉萨却不是这样”。

无国界记者认为,”就像过去,在关闭西藏大门后,中国政府试图控制在世界的眼光之外加强控制。这就必须排除记者,尤其是外国记者,他们有可能成为这些事件麻烦的目击证人。”

中国官方还寻找限制这一地区仅剩的和世界沟通的方法。互联网便是这一镇压运动的牺牲品。

网络连接被切断,境外网站被屏蔽,关于最近的事态的消息和网络传言被删除:这些都有助于阻止中国网民了解真相,引起不满,并让北京当局在处置西藏最近的抗议时面临国内批评的的尴尬。

“本地的网络社区尤其成为管制的目标,这是为要把任何通过网络组织动员抗议的可能扼杀于萌芽。”

在西藏的镇压

2012年2月15日晚上,超过20个警察闯进Gagkye Drubpa Kyab在四川甘孜州色达县的家,他是一名记者和教师,目前为止,他仍然被羁押。

2011年12月30日,作家格桑次成(Kalsang Tsultrim)(笔名是吉桑塔密Gyitsang Takmig)被判处4年徒刑。这名作家从2010年12月16日便关押,但未被起诉。之前的2010年7月27日,他因为”政治错误”被逮捕,随后的10月15号被释放,条件是承诺”不再参与政治活动”。

此前,他分发了一张CD,上面有他的视频讲话,敦促国际社会采取行动,并呼吁达赖喇嘛返回西藏。他详细介绍了西藏人民的苦难,并关注他们的宗教和文化的消失,以及侵犯人权的事件。

2009年6月,他因这份CD上的讲话,遭到当地官方警告。

2月14日,通过《西藏国际邮报》的报道,记者无国界组织了解到,作家Tsering Norbu,2010年12月被判刑,直到2012年,作家Tsering Norbu,已经在监狱里度过了2年,因为他出版的一本书的关于2008年西藏”314事件”的新书。

他在拉萨分发这本书的时候,警方抓捕了他,目前他还在牢狱中。

一些西藏的记者和作家选择流亡,以便自由地写作关于西藏发生的事件,作家Gedun Tsering就是这样。他设法逃到印度北部的达兰萨拉,在那里他出版了”Ghost Writer”。

该书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了他从喜马拉雅到印度的旅行,以及在印度作为难民的生活,这本书被偷运到4个藏区省(,四川,青海,甘肃)的寺庙,大学和学校里。

1月24日以来,在四川省色达县发生暴力抗议的地区为中心的周围50公里半径范围内,互联网和手机网络都被严厉限制和切断。许多西藏流亡媒体组织的网站不能访问,一些藏语论坛和博客,如Sangdhor.comRangdrol.net,也从2月3日开始被封锁。

同样在2月3日,北京的《经济观察报》的调查记者刘志明,在他的新浪微博客上贴出了1月23日甘孜州色达县骚乱的消息,很快被新浪微博管理方删除。这只是网络审查者对于藏区最近的骚乱消息进行严厉审查和删贴的一例。

临时性地切断某些特定省份或地区的网络和电话,阻止海外媒体的报道,使其归于沉默,已经是中国当局在其他地区行之有效的策略。此次对西藏为中心的藏区的通讯管制尤为严厉。此前,在2011年5月,在压制了内蒙古人对外来采矿者压死牧民事件的抗议后,当地的网络也被切断;新疆在乌鲁木齐发生7月5日的民族骚乱后,整个新疆的网络也被切断了几个月,与世界隔绝。

控制和阻拦外国记者的采访

驻华的外国记者们,一直被禁止进入西藏采访,他们还被其他有藏区的省份(青海、四川等)的警察阻止,无法报道最近的发生在西藏以外藏区藏民的抗议运动。

在1月份的最后一周,一个来自CNN的摄制采访组,在一个进入川西藏区的公路收费站附近被逮捕,警方的目的是阻止他们进入川西藏区采访。

官方也意识到,对外国记者进入藏区(西藏自治区)采访的阻拦是非法的,违反了中国对外国记者采访的相关法规,因此,中国官方常以恶劣天气或道路状态不佳为理由,阻止外国记者访问川西的藏族自治地区。

因此,外国记者们被迫采取秘密的方法,进入四川西部、青海等藏族居住的地区。 英国《卫报》记者乔纳森·沃茨(Jonathan Watts,),设法绕卡了官方的路障和检查哨卡,进入了四川西部的阿坝藏族州(藏语康巴方言称为Ngaba),他和到达该地的其他外国记者都注意到了该地的大兵压境、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试图进入藏区采访的记者们,疑似因违反警方要求他们离开的指示,而遭到安全人员的骚扰。

一些外国记者抱怨他们被跟踪;有些记者,则被警方直接押送机场遣送回京,有些记者被警方寻衅进行数个小时的讯问,并被强行检查他们的录音、拍照和录像设备,警方还强行删除记者们的音像记录。

警方对外国记者和他们的中国籍助手的身份证件查验变本加厉,不再局限身份证和护照,而且要求查验暂住证,记者被要在任何时候都求必须随身携带这些证件。

这些侵犯,使记者们面对的工作压力升高到新的水平,监视则持续不断,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媒体工作者的安宁和心理健康和安宁。

2月2日,一些在中国工作的外国记者,通过在北京的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发布了一份声明,问中国当局呼吁,应该允许记者自由的进入法规并未禁止他们进入,或者并未要求事前报批采访计划的地区。

这份声明称,官方最近的执行的阻止外国记者前往四川西部和青海等藏区采访的政策是非法和没有官方依据的。他们声称,外国记者们有权自由地前往这些地区旅行和自由地采访任何愿意接受采访的人。

之前的两天,驻华外国记者协会,曾要求他们的会员注意小心谨慎,并警告他们,在采访北京所担忧的社会群体性事件时候尤其要注意安全。

驻中国采访的外国记者履行职责的环境从去年(2011年)二月份以来(因茉莉花革命)就大大地恶化了。试图报道中国各种抗议事件,尤其是居民与当地政府的冲突事件的外国记者们往往成为官方报复和殴打的目标,殴打记者的人,几乎肯定受到是地方政府或者更高层级的官方人士的指使。

2月15日,在浙江温州苍南县龙港镇泮河村,当地民众上街抗议政府出售他们的土地,与去年发生在广东汕尾乌坎发生的民众抗议类似,在泮河的事件中,三名前往当地采访的外国记者被殴打。

法国新闻电视台France 24的法国籍记者方百醍(Baptiste Fallevoz),和他的中国籍助手杰克张,在前往现场采访的途中,他们的车辆先是被另一辆汽车撞到。然后,他们被便衣暴徒袭击。杰克张的相机被砸坏,头部被重重地殴打。两人随后被强行送往温州机场登机返回,而当地警方声称,此事归咎于一起村民的械斗误伤。

在同一天,荷兰自由撰稿人Remko Tanis遭遇类似的袭击。Tanis为荷兰报业协会工作。他正在采访抗议者的时候,大约100人忽然闯入,他被殴打,他的相机记忆卡和采访笔记被抢走;Remko Tanis说他安然无恙,但他担心那些他曾经采访过的村民的安全。

根据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的报道,2月19日,一名外国电视记者在北京购物街王府井采访一次抗议事件时,遭几名便衣殴打,他的脸被重重地打了几次,他的设备被扣押.

许多记者在报道官方的镇压行动时被骚扰和殴打

中国当局抱怨,他们面临着敌对的外国媒体,中国官方指责,驻华的外国记者们,对向持不同政见者给予突出报道,对抗议示威、大众的不满和污染等大加报道,却对中国的经济和文化成就进步报道兴趣不大。

中国官方指责,驻中国的900名外国记者,抱着消极的心态报道中国新闻。他们指责,外国记者的”双重标准”和”冷战思维”,以他们的偏颇意见去报道整个国家的进步。

官方甚至发动了一场针对外国媒体的虚假宣传运动.

法国巴黎的周报”Courrier International“从中国官方网站西藏在线上,发现一篇北京《环球时报》的文章。这篇报道名为”法国媒体:和谐、发展是西藏大多数人民的愿望”,该文据称是引述自”Courrier International“记者从西藏偏远地区发回的报道,但根据”Courrier International“,该报从未发表过上述文章。

中国在无国界记者编制的2011-2012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上,下跌了6位,目前在178个国家仅名列174位。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