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家 | 司马南春节加班反美

司马南春节加班反美 

   
2012年春节,有人发现,左派、右派有点乱。

    乱象1:孔庆东又出来丢人了,不过居然犯上了。

   
此人在电视上公开说“香港人是狗”,“不会说普通话的是王八蛋”。当时我就知道他又要玩“以丑陋吸引注意力”的把戏了。我赶紧在微博上提醒香港人:“臊着孔庆东,千万不要搭理,一搭理就上当了”。可惜,我的微博粉丝太少,没引起关注。香港人还是上街抗议了,太抬举孔庆东了。孔庆东偷着乐了。

   
我感叹:【
要放在“83严打”中孔庆东早被枪毙了】他那句“香港人是狗”可判无期,那句“不会说普通话的是王八蛋”则诽谤伟大领袖,足够被枪毙10次的。

   
即便不放在“83严打”,放在文革,那句“不会说普通话的是王八蛋”诽谤伟大领袖,照样足够被枪毙10次的。

   
那时候,孔庆东还会说文革好,说严打好吗?

    对于孔庆东,基本是可以把他划为左派的,而另外一个人,,有人把他划为左派,那我是坚决不同意的。因为我在《中国的“左派”与“右派”》中说过,左派是一群有理想的傻瓜。而胡锡进、、司马南这些5毛显然不是这样。我不知道5毛是否像左派一样蠢,但我知道他们肯定不像左派一样有理想。他们的眼里,只有权力;他们的内心,只有对权力的效忠。称他们为左派,是抬高他们了。

    

    乱象2:司马南向右派献媚

    事情从电梯开始。1月20日,反美斗士司马南发完一条咒骂美帝国主义的微博后,悄悄踏上了去美国的飞机。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惜,运气太差,居然被美国滚动电梯夹了脑袋。这美国电梯可能有智能装置,能分辨好坏人,多少年没夹过人,司马南一来就被夹了。如同吴法天家有人被强拆,我们本应同情却忍不住高兴一样,司马南被夹,也令人感到开心。电梯有神灵,坏人莫进入。

    夹就夹了,偏偏还被人认出来了。也难怪,权力机构为了让司马南物尽其用,整天安排他在电视上露脸,被人认出也是自然。

    这一认出,司马南“悄悄地赴美,打枪地不要”“悄悄的,我去美国了”的既定方针就被破坏了。

   
司马南的粉丝们终于愤怒了,他们无法容忍司马南的“汉奸”“卖国贼”行经。我到要劝一劝这些粉丝:在春节这个中国人最重视的节日,司马南悄悄跑到他整天攻击的美国去,可以理解为司马南同学节日还坚持工作,深入虎穴,跑到敌占区去搞统战。属于春节加班,可以向有关部门申请3倍工资,以15毛为单位,另加出差津贴。

   
要说,这也不奇怪,那些贪官整天攻击美国,不也把子女都送到美国了吗?阮次山整天攻击美国,拿的不正是美国护照吗?张召盅整天反美,不也把儿子送美国了吗?别人可以这样人格分裂,司马南也可以。(关于司马南老婆女儿在美国的传言,并无证据,司马南也有权拒绝透露妻儿在哪里。大家厌恶司马南,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不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咱不能把自己降低到司马南的水平。)

    作为极品5毛,司马南的脸皮之厚也属极品。一看被人发现,他干脆直接跳出来,假装嬉笑了。先是声称自己“去美国是开会”。这个不靠谱。照司马南一贯的做法,如果真去美国开会,他还不早就嚷嚷得大家都知道了?

    慌乱之际,他居然厚着脸皮想藏到右派的掩体里去。他假装透露一个秘密:临行前我刚刚与秦晖、何兵等人推杯换盏。此说法令他的粉丝们更加感觉到“被戏弄”“被出卖”。

    同时,右派也不接受司马南伸过来的媚脸。我当即发了条微博:秦晖如果真的跟司马*一起吃饭了,我将感到遗憾。当然,秦先生有他的权利,而我无权指责。

   
有人怀疑:司马南私下结交各路人士,是不是在给自己留后路啊?孔庆东是真傻,司马南是装傻。司马南如果看风头不对,能够无耻而圆满地转身,能转得很漂亮,变成坚定的民主人士;但孔大傻则做不到他这么圆滑。

   
我不认可这种怀疑。司马南已经倒戈过一次了,即便他的脸皮之厚足以支持他再次倒戈,但我觉得他不应该幼稚到认为别人会相信他的再次倒戈。司马南没有退路,就好比韩寒没有退路。

   
秦晖怎么可能糊涂到跟司马南一起吃饭呢?老卫分析说:估计就是大聚会碰上了。秦晖跟司马*深交,想都不用想。大场合的聚会,不可能是一路人。
   
这个分析比较靠谱。这让我想起,当初,某位朱女士曾经对我说:“我想哪天约你和司马南、王晓东他们认识,相逢一笑泯恩仇”。我当即拒绝了,我说:如果我跟他们这种人遇上了,我会上去抽他们大嘴巴。

   
现在想来,如果是在一个大的场合见面,如果没有发生直接冲突,以我的教养,我不可能上去抽司马南、王晓东嘴巴,因为,毕竟要给聚会的组织者一点面子。当年,参加搜狐的聚会,我不是还与司马平帮、一清他们坐一起的吗?虽然现在我认为那是我的一个历史污点,可当时也没上去抽他们呀。。

   我也曾与秦晖夫妇在一个桌子上吃饭,那是我和另外两位仰慕秦晖的朋友一起,是很尊敬地约出秦晖夫妇的。决然不能吹嘘说“我跟秦晖是朋友”,因为根本没有到朋友的交情。

   
现在很想请司马南先生具体描述一下,他与秦晖一起吃饭,是在什么场景下,具体是如何推杯换盏的。当然,司马南以前就脑子进水,如今又被伟大的美国电梯给夹了,他可以用自己“脑子不够用”作为借口来拒绝回答。

   
司马南想秦晖来遮掩5毛那肮脏的形象,而我们决定向一脸严肃、不管别人问什么都能理直气壮的姜榆女士学习,大喝一声:秦晖不是挡箭牌!

 

链接:  《中国的“左派”和“右派”》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2月27日, 9:51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