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 | 假如农民失去土地

作者:老虎庙 | 评论(1) | 标签:农民, 移民, 土地, 失地

假如农民失去土地,会怎样呢?

回答这个问题只用四字足矣:丧家之犬!不要嫌话不好听,老话说:话糙理不糙,目前中国的农民状况正如是所说。

按说随着工业化的发展进程,城市化是一个必然的阶段,而农业土地转化为非农业用地也是难以避免。然而可气的是遇了这帮管事的菜们,是一些于历史上十分罕见的低能儿,因为无知(文革导致一代缺乏真实文化素养);无德(因为恶的人文环境导致其人性尽失的族类);无信仰(从来也没有明白过自己的所谓“信仰”,信从何来,仰又何其结果);无法(思想的专横霸道导致人治至上,“法”则为应对文明世界的招牌)。因此,中国农民被架上了这架先天缺良的战车,是必然的悲剧。你只要历数几年里发生在中国的种种纷争,但凡有“非稳”,无不事出“土地”二字。

陕北定边县盐池堡乡纪卷村位于毛乌素沙漠南缘。由于县政府15年来不断将城市污水向纪卷村尽数排放(此地地势低),加之该地属禁牧圈养地区,导致村民无地可耕,无草可牧。直到村民们抱守残缺,在最后一片可耕宝地也被一场天灾冲毁之后,村民们只好外出流浪,寻工谋生。有的则更舍弃宅地,举家四处流浪。新的游牧族被制造http://24hour.blogbus.com/logs/10879180.html……

内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锦山镇河南东村的农民传统以苹果梨种植为生,果品质量远近闻名。五年前,政府从南方引入粗铜冶炼厂并建厂在河南东村紧邻。有一天夜里,该厂发生爆炸,所排毒烟将河南东村果木尽数毁灭。虎年前夕河南东村村民来电话给我讲述这五年的遭遇:数次官司,农民皆败。农民们几度往北京告状全被抓回,带头人被判刑入狱。村民们绝产至今五年,最终认定有政府至死保护该企业,翻身无望,大批农民无奈放弃土地外出打工,剩下无青壮劳力人家走投无路,在家乡“白吃等死”http://24hour.blogbus.com/logs/37614075.html……

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境内是兰青铁路复线和一条高速路经过的地方。因建设征地而获国家补偿之款就成了这些年基层县乡恶绅眼中的窥覗,一遇机会,大肆掠夺,变换花样,尽收门下。红古区某乡出了康姓一对儿兄弟,近十年来舍下小家,专事维权,替百姓发声http://24hour.blogbus.com/logs/157541134.html。我曾问二兄弟:维权要有花销,这个如何解决?才得知他们把所得有限的征地补偿款全用在这上头。正月里我电话过去给二兄弟拜年,老大接话,不出三句就扯到了事业:红古区土地战越打越大,年前有农妇使汽油自焚,抗拒政府联合开发商占用农田开发别墅,现正躺在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做截肢手术……

湖北郧县韩家洲的南水北调移民被迫迁徙至三百公里外的随州建立了凤凰山移民点后,才发现政府之前承诺的种种利民条件几乎无一兑现。丧失了土地,被住进异地新村的农民们面对“新生活”感到不知所措。他们向“尊敬的各级党委领导”提出如下质疑:

一、当初移民时,迁安两地政府都承诺会帮助移民建设猪舍,以降低生活成本,但到现在为止仍然没有落实到位。请问:猪舍问题何时落实到位?

二、移民大纲上明文规定,每个移民点至少应配备一个生活塘,但到现在为止,凤凰山移民点仍然没有。请问:生活塘何时落实到位?

三、凤凰山移民点的大部分田地都是岗地,没有有效水源,插秧、灌溉都成问题。请问:田地灌溉问题如何解决?

四、移民生活用水井虽然正在施工当中,但所有移民仍然担心以后的饮水问题。请问:政府领导对移民的生活用水是否会负责到底?若以后水井无水可吃,有何应对措施?

五、今年(老虎庙注:2011年)小麦无收,夏季作物又遭受龙卷风袭击,移民损失惨重,生活入不缚出。请问:政府有何救灾方案?若有,何时能落实?

六、当初农场(老虎庙注:移民新村占用的是农场地)领导承诺,二楼阳台自已修缮,政府补贴600元每户。现所以房屋都已修缮完毕。请问:此补贴何时到位?

以上问题是2011年9月提出的,那时候我考察南水北调移民情况刚刚离开随州凤凰村http://24hour.blogbus.com/logs/155262578.html,所见情形正像村民如上所说,历历在目。元宵节前,我电话过去询问向政府的报告落实情况。村民们告诉我说:不见结果,仅仅是打了几口水井。至于其它承诺,村民早已不抱希望,因为政府的工作作风一贯如此,农民维权也有不得不疲倦的时候,时间也耗不起呀。顺带又提起一系列报告里没有提到的问题,比如原籍地祖坟搬迁的事情,承诺的迁坟补贴没有兑现;比如原承诺移民养老医疗保险归到所迁地农场和场职工一并待遇,现如今没有兑现,新的方案也迟迟不见出台……与此同时,过年期间从郧县源基地探亲返回随州的农民带回了最新消息:老家的政府操办的旅游开发正如火如荼,说起老家的情形,说起那些失地,无不唏嘘嗟叹!

在我接触过的失地农民中,我深感农民的要求从不有过分,以至在我看来甚至多有懦弱。陕西华阴市华山村和荆房村的农民,在华山景区建设中土地尽数被占。经过一番你死我活的强拆反强拆战争后,强势在握的政府“雇佣军”(特警、公安、乡霸以及外地黑杂身份不明人员组成)最终把农民逼上高楼http://24hour.blogbus.com/logs/169197050.html,住进了无田无土看不到生计前途的空中楼阁。虎年春节前,住进高楼的农民在自家楼门上贴出如下对子:

上联:无心过年年又到 下联:强制拆迁上高楼 横批:人心不服

有视频在此 http://24hour.blogbus.com/logs/190660043.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2月4日, 11:58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