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东亚

(2012-02-05)

早报导读

● 吴汉钧

新声代

我相信,世界那么大,容得下携手合作的中美。

美国去年底宣布“重返亚洲”,在已然暗流汹涌的东亚地区掀起波澜。

  本学期在上一门有关东北亚国际关系的课,探讨的正是中国、、朝鲜半岛与美国及俄罗斯的国际关系。自称“美国首位太平洋总统”的奥巴马此时宣布把视野重新聚焦于亚太地区,仿佛就是为这门课量身打造的案例研究。

  小时候就留意到,有的世界地图把北美洲和南美洲画在地图的左边,有的把美洲画在右边。美洲在左边的地图,欧洲和非洲就在地图的正中央,这是以欧洲为中心的世界地图;美洲在右边的地图,亚洲就在正中央,是亚洲为中心、亚太世纪的世界地图。

  二战结束后,欧洲是解决战后问题的重心,日后迎来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华沙条约组织、欧洲联盟等这类冷战和西欧大团结的区域组织。

  几千公里外的东亚不是当时的重心。虽然美国占领了日本,但并没有及时协助东亚解决二战遗留的问题,包括各国对日本没有为侵略战争深切道歉而遗留至今的互不信任。冷战爆发后,欧洲因为美苏两大核力量对峙而相对稳定,东亚反而成了冷战热点,包括海峡两岸、朝鲜半岛和南北越。

  冷战促使美国学术界积极研究国际关系,建立了各种国际关系理论。讽刺的是,没人预测到苏联会解体、冷战会结束。

  冷战结束后,有不少学者在1990年代初预测,东亚将成为下一个冲突热点。时至今日,东亚没有爆发冲突,理论派学者认为只是时间未到。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