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觉照 | 奥数班为什么累禁不止?

                            
奥数班为什么累禁不止?

     
从新闻中又见到奥数班偷偷摸摸地关门开业,真令人吃惊不已。

   
全国各地奥数班自兴起以来罪恶累累,罄竹难书。首先,它残害小学生身体。同国外小学教育相比,中国小学生负担最重,每天在学校要学习九个小时,家庭作业还要做两个到三个小时,加起来是十一、二个小时左右。比起社会上各行各业的成人们,上学的孩子是最苦最累的那类。因为学习任务超乎寻常,近视眼明显地与日俱增。

   
其次,更摧毁孩子精神。贪玩是人的天性,各种体育活动,都是人们玩出来的,更别说天真烂漫的孩子!然而原本负担很重的小学生,再增加所谓的奥数、奥语(一般每周在两次以上)其精神负担可想而知。

   
奥数班真的有用吗?否!以奥数命名本身就是一个大骗局,他同奥林匹克毫无关系。所谓奥数,实质是很多复杂的算术题,是违背教育大纲给小学生增加的额外负担。学生花费超乎寻常精力的所学,用代数可迎刃而解。代数到了中学时候自然要学,没必要再走代数产生之前的弯路。就像过河,本来走桥很方便,却非要让学生下水涉渡是一个道理。与之相应的是奥语,将本来初中高中要学习的名著、诗词,用读书读皮读报读题的投机方式,让学生死记硬背书名、名句、作者等,背完了,依然不知内容为何物。

   
为了对付上边的查禁,每所奥数班都对学生进行了撒谎教育,诸如:不许在外边乱说、这是补课、今天才是第一次等等,其借口抵赖不一而足。到了重点中学招生时候,更让学生像做贼一样,为躲避检查,锁着大门,后门进出,以至于临时通知,单线联系。

   
小学生因不堪重负身心疲敝,厌学逃学,流落社会,甚至自杀的每每见之于报端。只是麻木不仁的教育部门对此熟视无睹,并加以掩盖而已,故而全社会难以了解其全部。

   
假如只看到这些,就很难理解罪恶累累的奥数班能够存在的理由。其实,奥数班是中国毁人教育的必然产物,是中国特色的重点中学和泛滥成灾的体制腐败。奥数班之所以应运而生,同重点中学密切联系在一起。重点中学被钦定后,占有者远优于其他普通中学的物质和教师资源,从而成为学生和家长羡慕向往的热门。这些学校为着保持自己的重点地位,除了给在校学生加码之外,总是千方百计在全市(至少在全县)录取成绩优秀的小学毕业生。可是在举国应试教育条件下,为着进入少之又少的重点中学(以西安市为例,一百多所中学中,重点中学仅只是五所),在诸多优秀小学毕业生中,很难通过课本知识的考试,拉开考生分数线。只有增加大量的额外知识,课本上没有的知识,才能保证重点中学的择优录取。这就是奥数班应运而生,并成为寄生在教育肌体上吸吮家长鲜血残害学生身心的的恶性毒瘤。

   
按照《教育法》第五章第三十六条“受教育者在入学、升学、就业等方面依法享有平等权利”之规定,重点中学的存在,已经违法,解决它并不困难,只需逐步减少财政投入,在区县范围内均衡调动优秀教师即可达到教育资源的合理分配。在这方面,也有几年前已经做出榜样的徐州市可供借鉴。然而,遗憾的是,违法的重点中学学普遍傲然于世的原因,除了教育部门失职渎职的原因之外,恐怕多多少少同体制腐败联系在一起。众所周知,重点中学招生时,虽然是主动的择生录取,却要强词夺理把自己变为被动应付,从而理直气壮地收取新生择校费。择校费少则三万,多则五六万以至十几万不等。不太为社会了解的是,在教育系统,择校费管理是最为混乱的一类,各种不正当开支,大都来至于这里。从报纸上也时不时看到,重点中学校长贪污百万以上的事例。在现代中国,吃独食是最没有出息的贪官,也是最容易暴露的那类贪官。眼光远大的贪官们,为了寻求保护伞保万世平安,都是向上贿赂以至于几级,这也是中国窝案频发的基本原因。没有证据不能乱说,这里只是泛指一般,谁吃了黑食自己知道。

   
我在澳大利亚访问过一个小学,校长卡琳娜告诉我:他们的小学生早晨九点到学校,中午吃饭一个小时,下午三点半放学。家庭作业仅仅是阅读一篇很短的短文。她强调的是,学生从开始就要学会社会交往,所以要培养孩子的社交能力——即是说,给孩子留出充分的时间,让孩子相互交流。我还同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华裔移民交谈过,她唯一移民的原因,是为了孩子不受中国这种毁人的教育。

   
出国考察的教育部门各级官员,用车载斗量远不能况其胜景,用争先恐后、汹涌澎拜、摩肩接踵来形容怕不为过,花费掉纳税人银子更不知多少。只是不知他们考察的目的是什么?回来之后借鉴了什么?对照资本主义的小学教育,从教育部长李贵鲜以降,不知脸红否!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2月5日, 1:3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