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浸会大学公布有关特首选举民调丑闻的调查报告,引起不满,有人批评,香港的学术自由已名存实亡。

《明报》日前报道,香港浸会大学草草完成了有关特首选举民调争议的调查报告,引发更大质疑声。香港教育协会等团体联署声明,呼吁学界一起对抗白色恐怖,捍卫学术自由。教协会长冯伟华表示,调查报告疑点重重,必须严谨追究,披露真相。因为香港学术界白色恐怖很厉害,学术自由已经名存实亡。

香港的时事评论家马鼎盛对此说,他也在关注香港浸会大学的民调丑闻。

“这个事情确实是一个糟糕的事情,是受了政治影响,本来民意调查是中立的。它应该如实地反映社会的现状,但这次调查它有种种不规范。后来不是有人也出来道歉,有人出来负责。这些事情有些人认为香港回归十几年以来,北方的影响不断增加。北方的习惯是没有什么民调的,也没有什么民意的,所以媒体和舆论对这方面就非常敏感。如果再有这种事情不断发生的话,香港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高度自治就会受到伤害。 ”

报道说,香港立法会教育界议员张文光表示,此前香港多位学者受到亲共阵营围攻,引发保卫学术自由的声音,而浸大民调丑闻又涉及学术专业道德问题。马鼎盛对此表示:

“名存实亡这个定语下得就太过文艺化了。不够准确,不够量化,这一个事件不能把整个香港的民意和舆论的作用给取消。我也知道,也很担心过去一年香港的新闻自由在国际上觉得印象是大幅下滑。这确实反映了香港有这样的担忧。如果一直都如此下滑下去会影响香港地区在世界上的地位。” 

旅美中国学者谢选骏认为,香港浸会大学的民调丑闻说明,“一国两制”已经走进死胡同,要维护香港的学术和新闻自由,必须有更多的人站出来反对大陆当局对香港新闻和学术界的政治干预。
 
“这就是受一国两制的影响是不可能持久的。一国两制本来就是一个悖论,一个国家怎么可能实现两种制度呢?所以一国两制得靠拢,得一致。也就是说香港的制度日益向大陆的制度靠拢,这是一个过程。丧失新闻自由和学术自由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 ”

香港浸信大学民调丑闻发生在2012年1月14日,传理学院被质疑因受院长赵心树施压而公开一份尚未完成的特首选举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参选人唐英年民气落后的差距收窄,与最终完成并于1月17日公开的结果不符。公众质疑提前公布结果是院长有心为建制派的唐英年造势,民调缺乏公信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