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副市长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继续引发热议。网传王立军在总领馆期间,重庆市长黄奇帆奉薄熙来之命进入领事馆与王立军谈话,后在国安部高官作出承诺之后,才肯离去,由国安部带往北京。而薄熙来周日主持市委常委会,当地媒体再度延迟一天发稿,而且不再提“打黑除恶”。

图片: 重庆副市长王立军。 (法新社图片)

王立军事件发生至今已经一个星期,境外媒体及中国网民仍在关注事件。网传王立军2月6日,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后,重庆市长黄奇帆奉市委书记薄熙来之命,带队包围领事馆,又进入美领馆与王立军谈话近一小时,王拒绝离开,后经国安部高官向他承诺保证安全和公正调查后才走。《东方日报》周二引述北京相关人士透露,王立军目前仍住在京郊一招待所内,由国安人员陪同。

另据香港《明报》说,民间智库人士王志纲10日晚深夜在新浪微博透露,他在北京首都机场的贵宾室碰见重庆市长黄奇帆。两人简单握手、寒暄和告别。而《重庆日报》报道,黄奇帆近日官式活动为2月9日,出席当地金融工作会议。10日,出席重庆市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工作会议并讲话。却只字未提市长赴京之事。此次进京,耐人寻味。

还有消息说,铁岭市公安局长谷凤杰及两名副局长因贪腐于今年1月31日被判刑,前者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沈阳市于洪区法院判刑12年。但上述消息未获官方证实。而该案据信与王立军当年出任铁岭公安局局长期间涉黑有关。
 
《湖南日报》编辑肖建生认为,“打黑”与其执行者王立军先抓人,后定罪,明显违反程序:“薄熙来是薄一波的儿子,搞这些事情他没有法制意识。打黑本身没有错,广东也要打,全国都有这个问题。主要是薄熙来在打黑的时候先定罪,后抓人,他这样就不按法制去做,这是不对的,他没有程序,他这个随意性太大了,所以薄熙来主要是做法上有问题,并不是打黑本身有问题”。
 
深圳独立评论人士朱健国表示,王立军事件尽管产生的具体原因有很多,但是:“实际上是我们国家的体制不民主的必然产物,也就是中共没有正常的民主机制的产物。王立军事件出来的直接原因,就是因为薄熙来的目标,他可能目标还不是当一个常委,甚至想当领袖,那么他就需要搞一些非常的动作出来,那么王立军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来的一个人物。薄熙来如果在中共党内有一个正常的民主选举的机制,他就不至于用非法的手段使用王立军这种以黑打黑,搞这些名堂了”。
 
他认为,中共无论是革命时期还是改革时期、无论是毛泽东时期还是邓小平时期或江、胡时期,最高权力的交接都像封建王朝一样,因此才会发生王立军事件:“王立军之类的悲剧,薄熙来之类的悲剧,必然会不断的产生,有人说是今天的林彪事件,也可以说的(这样认为)。他们共同的原因都是因为中共缺乏真正的党内民主机制。王立军也是想紧跟薄熙来这条线跟上去,但薄熙来发现最后无法保住他,只有与他切割开,牺牲他的时候,那么必然把他逼到反戈一击的地步了,林彪也是因此反戈一击。虽然薄熙来的整个行动也是在对中共进行反戈一击。”
 
本台曾报道,薄熙来周六晚与到访的加拿大总理哈珀会面后,《重庆日报》未按常理刊出薄熙来的相片,但是周一该报补发照片。无独有偶,薄熙来本周日主持市委常委会,媒体当天也没有报道,而是延至周一晚间先是电视台报道,周二才是报纸。《重庆日报》星期二发出题为“薄熙来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强调推动科学发展”的报道称,12日,市委书记薄熙来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听取全市改革开放的情况通报。会议认为,这些年来,全市经济社会呈现出“加快”、“率先”之势。多项经济指标增速位居全国前列。但两个媒体均未提及惯用的“打黑除恶”一词。却强调,根据党中央和国务院要求,重庆积极推动深化改革开放及科学发展。表明要与中央一致。
 
朱健国评论称:“那么我看他今天的讲话,昨天开的重庆的常委会,就是开的自我表扬会,就是讲我们取得多大成绩,多大成绩,他还是在反击。他毕竟在讲话中对胡锦涛的口气尊重很多了,但是他实际上还是在自我表扬当中反击。这个东西现在没有定,他们还在走一步看一步,没有既定方针”。
 
朱健国分析这些反常举动的背后,是双方的博弈:“现在谁都还定不了这个结局。胡他们肯定是想在十八大前把这块心病去掉,彻底断绝薄的这块。实际上如果反弹力大了或者党内有不同声音多了,那么他们可能做出退让,实际上都是在走着瞧,摸石头过河,现在没有真正的既定的方针,走一步看一步。胡、习来看,拿下薄是最安全的,因为十八大最大的隐患就是重庆,他的隐患甚至可以到最后以兵变、民变的方式来逼宫,因为以薄熙来的性格他又在搞民粹主义,又在拉军方,又在借父亲的那些东西,好像是不屈不挠的一个势头。”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