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组织了13支红歌队到香港表演“讲读唱传”,不少香港民众表示,在最近与大陆关系相当紧张的情况下,想用爱国主义凝聚人心而策划的演出未必收效,却凸现出双方政治文化差异。

以唱红歌闻名世界的重庆市,近日组织了13支表演队以所谓“唱读讲传”的形式,从周一到周三在香港展开3日的表演,在中环大会堂音乐厅、香港理工大学和昂船洲军营等地演出。曲目大部分为红歌,包括《抗日军政大学校歌》、《游击队歌》、《大刀进行曲》、《保卫黄河》、《红梅赞》;也有外国歌曲联唱《雪绒花》、《红河谷》、《友谊地久天长》以及《滕王阁序》、《木兰辞》和古诗等,表演者多为重庆市各大学在校学生。主办方称表演属公益性质,只派票不公开发售,据人民网列出的出席名单,观众当中,各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各种商会联合会的主席所占比例极高。联合举办活动的香港中华文化总会、香港广东社团总会、香港福建社团联会等团体优先获票。

六日晚首演后,有网民评论问,怎么没有唱《社会主义好》啊?也有人说,《红河谷》、《雪绒花》等歌曲都是歌颂人性、歌颂友谊、歌颂爱情、歌颂自由的“蓝歌”,离原教旨的“”相距甚远,而且是源自“敌对势力”国家,红歌队到了香港不知为何唱这些歌了?而红歌队在原产地唱的是《社会主义好》、《太阳最红 万岁爷最亲》等歌曲,这些才是真正的“”,看来重庆又在搞机会主义。也有评论称,文革中,香港热血青年被毛蛊惑的也不少!一批领赠票捧场观众的捧场话不代表全香港市民的想法!

有不少人认为此次活动是为了重塑中国大陆人在香港人心目中的形象,用爱国主义凝聚人心而策划的演出,但对于在大陆也极富争议的红歌,港人似乎不大了解其中政治含义,甚至有不少香港民众对此表示厌恶。

香港时事评论员武宜三向本台表示: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恐怖的事情。我经历过文化大革命,那是非常恐怖的十年。所以,他们那些老歌给我带来的都是很恐怖,很紧张,很可怕的回忆。所以,我确实不太愿意听这些所谓的红歌。因为红歌里面都在撒谎,基本上没有一句是真话。听了让人觉得恶心。对香港很多年轻人来说,他们对文化大革命这段痛苦,苦难的历程不了解,他们可能觉得这个旋律很好听,很威武雄壮,或者宣传民族自豪感这方面,可能会对我们的年轻人造成一种误导。

去年9月,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对当地媒体表示,“唱红”也是网民关注的一个话题,多数人理解,并大力支持。薄熙来说:“共产党不唱红,难道要领着大家唱灰、唱黄,甚至唱黑?”

腾讯微博网民玛丽表示:“好丢人啊,这种红色文化本身就不算民众认可的文化,洗脑文化和党文化还确切点,但人家根本不吃这一套。”

一位到现场听歌的网民告诉本台记者,听了半天歌却一点“爱国”之情也无法“油然而生”,只觉现场过于嘈杂。

还有香港网民认为,重庆的唱红歌非但无法收”爱国”之效,反而凸现双方政治文化差异。香港网民日前“反蝗虫”广告引发反弹,大陆网民也制作广告讽刺香港是个不懂事的“儿子”,要靠大陆“爸爸”每年提供2100亿人民币及供水供电接济。香港网民再制作《给爸爸的家书》,形容香港是“天生天养”的孤儿,无需靠大陆供养。

香港与大陆的融合问题近日引起不少争议,香港媒体工作者林子健告诉本台记者:我觉得这个事情就是阶级矛盾。这个阶级矛盾包含两方面,一个是经济矛盾,还有一方面是在于我们文化上的差距。大陆和香港有一种文化的冲突,是这个差距引起来的争议。

香港时事评论员吴志森星期二在香港明报发表评论表示,来香港扫货、买楼、旅游、移民的国人,他们向往香港的又是什么呢?是自由经济让他们炒卖瞬间获利?是特区护照给他们可以享有周游列国的方便?是香港法律作为他们灰色财产的保护伞?是高干将家庭成员成功送抵大西洋彼岸的跳板?他们并不一定向往香港的核心价值,而是把香港作为牟取利益的舞台和工具。

吴志森认为,如此的融合只会将香港推进死胡同。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