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拿什麼和中國談

◎ 陳勇維

民進黨的中國政策,必須拉到國際關係層次去探討。

現階段,美國與中國的關係是一種競合,但是競爭與合作何者為重,決定於雙方實力。以美國近期採取的佈局著重於守勢,避免與中國衝突,但亦防止其勢力擴張,另外也避免中美雙方經濟戰白熱化,尤其在美國面臨今年總統大選之際,穩定勝過一切。而中國雖然在經濟壯大後不停地擴張軍事實力,但是今年中共進行權力交班,一樣面臨穩定勝過一切。而且過度地軍事擴張,將會導致亞太地區國家聯合美國進行圍堵。可見中美現在合作的成分遠高於競爭,因此在北韓領導人接班的問題以及台灣總統大選上,中美雙方似有「默契」。

在這種國際現實上,民進黨要如何去面對中國?甚至可以說:一個敗選的民進黨有甚麼籌碼可以和中國談?

現在的民進黨在國會的席次僅四十席,縣市長中僅六席,管轄人數佔全台人口三分之一弱,中國何須在乎民進黨?只要國民黨繼續執政,中國可以按部就班地按照既定規劃進行統戰,那需要跟民進黨談甚麼?現在民進黨去訪問中國,只不過是讓中國掌握發言權。

民進黨現今之計有兩點,第一是先獲取美國的信任。以往兩蔣及李登輝時代之所以可以跟中國對抗,取決於有美國的撐腰;沒有美國的支持,台灣不可能獨力對抗中國。但是隨後陳水扁踩紅線的行為,使美國不再信任民進黨;也導致上次及這次大選,美國選邊站。

第二點,將台灣置入亞太地區的未來國際關係發展,並深入了解中國未來的國策及接班人的思考模式,且納入獨派的保守思想,重新建構一個以維護台灣主權為基礎的黨綱,再擬定新的兩岸論述,形成黨內共識,並以此尋求並獲得美國支持。

在兩年半後的地方縣市五合一大選中,民進黨所獲得的執政縣市管轄人口數,必須至少佔台灣半數人口甚至更多,當民進黨顯現拿下二○一六總統大選的實力時,才有籌碼訪問中國、和中國談吧。

(作者為大學職員,嘉義縣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