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莫乃光 | 评论(0) | 标签:特首选举, 唐英年, 梁振英, 曾鈺成, 叶刘淑仪, 何俊仁, 泛民, 中联办, 港澳办

常言道,在政治一天已嫌长,岂料在这二月二十日星期一这「最长的一天」,可谓一个小时都已经翻天覆地。早上城中谈论,还是唐英年应否退选,甚至何时退选,结果,他竟然突然宣布在下午四时到选举事务处交表报名。难怪,在Facebook上有记者朋友写道,跑政治新闻都变成做突发新闻了。

所有人一直都以为,特首选举是唐、梁之爭,再加上泛民代表,这小圈子选举定必在中央控制下,等待中央法落后,新特首就「顺利」產生了。但现在选战隨时会有四、甚至五名候选人参与,相信没有人会料到!

星期日的苹果日报头条,还在说唐英年已进入「祸福七十二小时」,指北京特使们已然火速来港刺探选情和民意;星期日公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在僭建事件后,多达百分之六十三的受访者认为他应该退选。星期一早上的电台锋烟节目,市民要求唐英年退选声仍然不断,报纸还再报导他新的緋闻,然后还收到社会服务界的社总选委发信表示要求唐英年退选,和自由党田北俊声称该党未必会投票给唐英年。

唐英年的报名安排,明显仓卒和混乱。报名前一小时才告诉传媒,陪同他递表的,只有几名核心支持者,提名他的选委都没有出席,比上周何俊仁报名时有数十选委及党友撑场,可谓冷清。本来他们还说上楼报名后会回到大堂见记者,结果又因为有示威者在场而落荒而逃,改到一小时后在他的选举办楼下见记者,令传媒赶忙收拾细软由湾仔一头赶到另外一边,到五时下来发言后,竟然不答任何问题,转头便走。这一切为记者添烦添乱,只会「得罪」传媒,令其对唐英年更反加感。

为什么唐英年要突然和相信是提前报名?很明显,是恐怕已交提名表格给他的选委会要求撤回提名,只好快刀斩乱麻,霸王硬上弓,甚至在北京未进一步表態前,把生米煮成熟饭。三百七十九张提名,以这一直被视为被「钦点」的「正选」,数目实不算多,但以这几天的民意和政圈情势,隨时会有选委要求「退票」,为免此尷尬出现,唐英年大概感觉只有以快打慢。

问题是,唐英年此举,只能保证自己能入闸,却不能阻止其他人入闸,相信他自己也没想到,他的报名却加快了叶刘淑仪宣布参选,和曾鈺成的「变相」宣布参选。

唐英年大概不明白,他不只失去了市民对他的支持,对他更不利的是他已经连建制派都「撕裂」了,如果他当选,不只泛民会在七月一日出来游行,甚至连不少建制党派都会「不甘后人」!

虽然唐英年已经报名,但退选与否,其实未成定案,始终,在提名期结束、確定候选人成为正式候选人前,他仍然可以退出。这个星期一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往后还有九天呀!

梁振英

直到最近唐英年僭建事件前,梁振英一直对这名对手针锋相对,但这几天却突趋低调。难怪,这几天变化太大、太快,如果我们假设梁振英已经得到最低一百五十名以上选委提名,只在爭取更多提名以达「超何赶唐」的目的,其实无谓跳进来参加这场泥浆摔角。

从另一角度,对梁振英来说,这也许亦是他「反攻为守」的一週,因为政府有可能公布更多关於十年前西九建筑设计比赛的资料。从利益衝突来说,「西九门」如经证实,对涉及人士诚信的质疑,隨时可以比「僭建门」同样或更严重。

更重要的,是当唐英年面对四面受敌时,市民清楚看见不少支持唐英年人士和未表態的一些建制势力,竟然寧愿另找「后备」顶上,也不接受梁振英;市民才发现,媒体也开始报导,原来有这么强的「反梁联盟」,原来梁振英的支持度虽然一直保持较高水平,但原来他的「负面」得分也同样高。

梁振英的选举路走到这一步,正式提名参选应该不是问题,但他能否胜出,看来也和唐英年一样,不能自己控制。

曾鈺成

这本「三无一有」的非候选人,忽然成为疑似参选人。曾鈺成自己也说得清楚,他就算参选也是因为唐英年未上任已经比打成「无可能有效管治」,曾鈺成临危受命与否,全看中央。中央尚未决定,唐英年已经去马,但手执民建联甚至其他如工联会和传统左派等应该轻易超过一百五十名选委支持的曾鈺成,相比反而显得「听话」。

有趣的是,曾鈺成上週出来表示愿意考虑参选,最先跳出来表示欢迎他加入的,竟然不是其他建制党派人士,而是泛民(至少包括民主及公民两大党),都对他说出正面评价,可谓奇景。这现象除了因为曾鈺成的个人因素,更重要的,是泛民以「害取其轻」的方程式,在唐英年几乎已被肯定「无法施政」后,投入「地下反梁」阵营。

曾鈺成如果成为特首,即使他將须要退党,但仍然会形成变相民建联执政,加速了政党政治发展;並且,泛民与民建联在不少民生理念上將较接近,甚至在民主发展问题上,至少曾鈺成在星期日明报的访问中,明言不赞成高的特首参选门槛,也直说功能组別不能算是全面普选,比梁、唐二人顾左右而言他的回应,来得直接、「啱听」。

曾鈺成是否参选,正因他是「后备钦点」身分,还待中央决定,所以,才出现他在星期一向传媒一番「变相」宣布参选的说话,要下週初才决定,但现在已经开始收集提名云云。

叶刘淑仪

曾鈺成的疑似参选,与难以取得一百五十票提名的叶刘淑仪,相映成趣。两人对唐英年的公信力开口表示不能接受,对不能接受梁振英却心照不宣;曾鈺成明知足够提名却选择去等,叶刘淑仪明知难以得到足够提名却要以「尽快张扬」以增加机会。

曾鈺成选与不选,只限今届,到二零一七他已年事更高,不会有份;相反,叶刘淑仪志不在今届,今次能否入闸与否,要有机会跑出,还看未来。

何俊仁与泛民

本来,早已有人认为(虽然笔者不同意),既然已有唐、梁二人参选,泛民参选已不重要;但事情发展至今,出乎任何人所料,虽然何俊仁仍然不会有胜出机会,但泛民的一百八十几至二百多票,在乱局中却反而有更大影响力,更有与候选人討价还价的本钱。不过,这可能的影响有多大,还看曾鈺成是否入闸,现在言之尚早,反而,泛民现在开始值得思考的是,本来打算参选是为了突显小圈子制度不公、在辩论中问建制派候选人不想提的问题的何俊仁,现在要更加一把劲,多做些什么?

如果曾鈺成或甚至叶刘淑仪参选,他们都是立法会议员,市民自然会把何俊仁与他们比较。何俊仁其实早已公布了具体的政纲,但对组班作管治却没有落墨,本来是因为「没有机会贏」。当然,现在即使有多少建制派候选人落场,何俊仁仍然同样不会贏,但市民就会比较;今年的表现,对未来特首普选也有影响,假设將来泛民候选人有机会参加特首选举,市民到时还会记得今年。因此,何俊仁將要比前的计划更加「当真」,才可为二零一七年的泛民打好基础。

中央政府

说了候选人、疑似候选人等,阿爷又如何?有理由相信,中央的理想盘算,肯定不是现在的乱局。有江湖传言,指希望控制选票令三月廿五日特首选举投票日的两甚至三轮投票,都不能產生得票超过六百零一票的真命特首,让建制派可以有时间部署。

但笔者不大相信这个理解,因为始终会夜长梦多,既然情况至今已经濒临失控,在拖也没有理由相信,情况会「好转」。

另一方面,中央「治港」机关,有驻港的中联办至港澳办,可能曾经尝试劝退某些人士,失败了;考虑认否让某些人参选,却被抢闸了。除非你相信中央什么也无计,完全无兴趣理会或影响我们的选举结果;我,反正不相信。

放眼未来,中央可能会观察到,令结果不能受控制的原因,是建派內斗,而非泛民的挑战。他们要爭,是因为他们有机会贏,但泛民没有,所以反而不用爭。不过,中央如果要控制结果,最肯定的还是从提名门槛着手,我们在未来的諮询和立法要保持关注!

原文刊於信报论 2012.02.21

http://www.hkej.com/template/forum/php/forum_details.php?blog_posts_id=80981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