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莫乃光 | 评论(3) | 标签:孔庆东, 特首, 香港回归, 核心价值, 基本法, 內地人, 香港人

近日香港的头条新闻,离不开內地人和香港人的衝突和矛盾。內地双非孕妇闯关、D&G禁影风波、孔庆东狗噏,以至小事如內地小孩在地铁食麵,都猛烈触动港人神经,加上网络传播效应,竟然在短时间內团结了一眾「高登巴打」自掏腰包「夹钱」买报纸广告,学者名嘴跳入战团,一发不可收拾。但事实上,又是否不可收拾,还是各方不想「整污糟」双手,坐视不理?

香港人一向自视为甚是包容,很多人都「丰富」与外来人士交往和工作的经验,不少甚至曾在海外生活,曾经面对过被歧视。然而,在香港回归十五年后出现了什么变化,弄得今天的田地?

河蟹袭香江

香港回归祖国,虽说五十年不变,大家其实都清楚知道其实一定会变;香港会变得「更似中国」,中国也在变,明理人只望中港会在这变化过程中,变得更「好」,从香港的角度,总会希望双方最后的「匯点」,可以接近自己那边多些。

但实情是,在这角力中,两边是不对等的。称呼对方为阿爷,出於不是尊重,却是有点认命:我们本来知道我们的优越之处,是在於我们的核心价值、相对开放和公平的社会、自由经济,甚至有限的民主,不过,我们的政府领袖、社会贤达、建制精英,却不断告诉我们祖国的美好,明显违反人道甚至基本常理的事,却是「国情」。

这种校內校外的「国民教育」,不惜指鹿为马,核心思想就是,我们要靠阿爷生存,而且这依赖不止於水和食物,还有那令香港经济「起死回生」的CEPA和自由行。对阿爷恩典,我们子民要心存感激,因此更要听听话话。

相反,当我们对来自北方的事有意见,我们就被训练要避重就轻,最紧要和谐,无论是从北方吹来的空气污染,以至重要如內地单方面决定香港接收的移民这些「不平等条约」,我们政府的所谓领袖,只会噤声,连带大家都习惯自我审查,令阿爷尷尬的便不要说了,做细的,香港不能向北面说不。

但今时今日,別说香港这种开放社会,就是中国不少地方的维权活动,都令人看到,即使在中国,也有愈来愈多的群眾站起来,香港人又怎会只顾听话?如果有一个两地关係的临界点,我们已经达到这点了。

特首不见了

在最近的蝗虫爭论中,虽然笔者不会以这种语言批评別人尤其內地人,也认同这种说法只会令社群撕裂,但不会太过反对別人这样说法,即使支持「蝗论」者不会是社会大多数,毕竟这是社会討论和达成最后共识的过程部分,避无可避。但我们也得承认,这种激化言论的社会成本是很高的。

面对这危机,其实大家是著紧的,除了一方:我们的政府领导人。是的,领导的不领导,反而是完全在这热烈的社会討论中消失了!这是为什么?就是说这是个跛脚鸭政府,也不足当作藉口。

他们的沈默,是因为不敢要求释法,更不能修改基本法;明知行政措施不足解决问题,但又不敢太主动要求中央处理,只能默默地等中央法落。

事实上,香港不能承受这族群撕裂。但我们的政府,就是这样的无能,特首曾荫权就是这么无胆,做不好这分工,却白支人工。孔庆东出来狗噏,香港特首龟缩,哑口无言,连对著区区一只小小北京顛狗都不敢站出来说一句话,只把自己躲藏在Facebook后,简直连高登电车男也不如。

现任特首如此不济,今年的特首参选人也不好得那里去。梁振英利用双非问题为竞选议题,虽称之为人口政策,但不见得敢胆就修改基本法或释法等表达立场,更不会触碰香港无权决定谁移民香港这世纪至大不平条约;唐英年更连政纲都「仲未交卷」。当社会的公共领袖只能空谈核心价值,却无力带领,更无能捍卫这些价值,结果,社会的撕裂不止。

为什么特首不立即执包袱,起锚上京要求处理双非孕妇,和检討自由行对香港的正、负面影响等香港人关心之事?既然特首说特这么瀟洒,说离任后不会干预下任施政,那么他还有什么要惊,还在等什么?

原文刊於信报论坛 2012.01.31

http://www.hkej.com/template/forum/php/forum_details.php?blog_posts_id=80248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