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涌 | “严重的保守主义”有多严重

211月,罗姆尼在保守政治行动会议上出语惊人:“我是严重的保守主义者!”(I am severely
conservative),一时间媒体大噪。我们听说过“新保”、“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另外自由派和媒体对极端保守主义还有些带贬义的称呼,如“右翼”、“右翼极端主义”等等。“严重的保守主义者”是个什么物种?连保守派最为煽情的广播主持人Rush
Limbaugh也犯晕:“我无意挑战罗姆尼。但我从来没听有人这么说过。”罗姆尼创造了一个崭新的政治词汇。

那么,这个“严重的保守主义者”有多严重?可以说非常严重。这不是指他的立场,而是他的处境。罗姆尼讲话几天前,刚刚在科罗拉多、明尼苏达、密苏里三州全线败给桑托勒姆。一周后的民调显示,桑托勒姆在全国共和党人的民调中支持率已经和罗姆尼互有高下,处于平起平坐的地位。共和党中的极端保守派不信任罗姆尼是路人皆知的。桑托勒姆和金里奇都在争夺这股力量的代言人位置,以掀翻罗姆尼、成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两人也都一直口口声声:我们保守主义者,为什么要选个“马萨诸塞的温和派”?对这种指责,罗姆尼在遥遥领先时可以不予理会,但如今他陷入了困兽之斗的境地,对此必须有所回应。保守政治行动会议是一年一度的重要保守主义政治论坛,上去发言的都是当年的风云人物,与会者也主要是共和党民选政治家和活动家。不仅如此,这一会议要例行举办草拟投票,选出大家最认同的保守主义者。这样的投票虽然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但反映了保守派统治集团的意向。罗姆尼说出“严重”的话,就是要把这些保守精英们笼络住。

 罗姆尼在南卡败给金里奇,是没有好好总结希拉里在2008年民主党预选中输给奥巴马的教训:不管你的政治资本有多厚,千万别把自己打扮成“命中注定”(inevitable)的候选人。选举就是要选。还没选就摆出一副“命中注定”的架势,这等于侮辱选民。由此再推一步:别在预选还没赢定时过多地考虑大选战略。当年希拉里不肯为支持伊战道歉,称这将使她在大选中处于被动,仿佛预选已经赢了。为此她得罪了民主党主流,输在毫厘之间。如果当时集中精力筹划怎么拿下预选,恐怕今天就是她坐在白宫里。罗姆尼在南卡选战的电视辩论中高高在上,避免“恶毒”攻击对手,摆出一副“不跟你们一般见识”的总统相,觉得到了团结全党准备大选的时刻。谁知选民根本不买账。赢得佛罗里达后,他又把基调从预选转到大选上来,结果让桑托勒姆一天拿下三州。在此之前,论者普遍认为在共和党候选人中只有罗姆尼有同时在几个州作战的财力和组织。

桑托勒姆让罗姆尼再次认识到预选的严重性,他也就成了“严重的保守主义者”。这颇有些宣誓效忠的味道。但恐怕有些矫枉过正。这样的表白,不能说无效。他确实赢了保守政治行动会议草拟选举,也在缅因险胜保罗。但是,这不仅让他过多地输掉了大选阶段的本钱,也使他丧失了自己的认同。也许,我们可以把这一切都归结为不得不为的政治战术。但这种政治战术在此时变得如此必要,恐怕揭示了美国政治日趋两极化的严重病状。

在今天保守主义的政治词典中,“温和”(moderate)成为绝对的贬义词汇,被政客广泛用来攻击自己的对手。但是,正义(justice)、智慧wisdom(谨慎prudence)、勇气courage(坚韧fortitude)、温和moderation(自我节制self-control,
temperance)这四大基本美德,起源于古希腊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最终在基督教中集大成,一直被保守主义者们标榜为行为规范。其中,温和很接近儒家的“中庸”。这是人性中一种非常可贵的谦卑品性。正是因为有这种美德,你才能够避免道德独断,知道自己不过是个有缺陷的凡人,有凡人的限度,也会经常犯错误。这样,你才有“三人行必有我师”的肚量,能够从别人的角度看问题,体会别人的感受,并从别人的智慧中学习、受益。

在美国的政治传统中,温和也经常是个美誉。仅仅在十年前,即2002年,罗姆尼在竞选麻省州长时就说:“人们认识到,我不是党派性的共和党人。我是个立场温和的人,我的观点是进步性的。”在1994年他挑战肯尼迪竞选参议员时说得更明确:“我希望,在这次选举之后,两党的温和力量能够控制参议院。而不是要Jesse
Helmses。”他所提到的Jesse
Helmses,就是北卡罗来纳著名的极端保守主义参议员。

 在两党政治中,双方的温和派在关键时刻就是国家的粘合剂,是他们站出来使两党达成妥协,免得大家互相拆台、最终伤害国家利益。自克林顿以来,在民主党中温和派成为主流。但是自布什以来,共和党不断地激进化。共和党的偶像里根如果今年参选,肯定也会被骂成“温和货”。罗姆尼的价值,特别他是对中间派选民的吸引力,就在于他理性、温和的面向。可惜,在一个极端主义政党中,他没有勇气站出来大声疾呼:温和怎么了?难道正义、智慧、勇气、温和不是我们保守主义的四大基本美德吗?

当保守主义连自己的美德都不敢坚持时,保守主义的魅力就丧失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2月17日, 4:25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