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涌 | 共和党内的“阶级斗争”

从给富人加税的“巴菲特原则”,到占领华尔街运动,保守主义者们一直指责奥巴马和左翼激进势力在搞“阶级斗争”。但是,共和党总统预选,也演成了一场“阶级斗争”。

经过二月初选战出人意料的戏剧,桑托勒姆脱颖而出。在二月中旬几大全国性民调中,他在共和党人中的支持率都和罗姆尼互有胜负,胜负的点数全在民调误差边际之内。金里奇则远远落后,党内保守派不停地呼吁他退出、支持桑托勒姆。

桑托勒姆对罗姆尼的竞争,表面上看似乎是共和党中的保守派和温和派的对决,实际上也是蓝领对白领的“阶级斗争”,是男人对女人的性别大战。我们不妨看看民调的数据:

根据CNN二月14日发布的民调,桑托勒姆和罗姆尼在共和党选民中的支持率分别为34%32%,基本持平。但是,在不同阶层和性别中的支持率则迥然不同。在蓝领选民中,桑托勒姆的支持率比罗姆尼高11个百分点。在白领选民中,罗姆尼则领先桑托勒姆10个百分点。在男性选民中,桑托勒姆领先罗姆尼10个百分点。在女性选民中,罗姆尼领先桑托勒姆9个百分点。在自称为茶党的支持者中,桑托勒姆以45%29%遥遥领先罗姆尼。在非茶党共和党人中,罗姆尼以34%29%领先于桑托勒姆。可见,共和党中这场内争并不仅仅是人们乐此不疲地谈论的保守和温和的冲突,也是阶级、性别的冲突。

众所周知,罗姆尼如果当选,将会成为美国最富的总统。他的个人资产可能高达2.5亿美元,如今每年投资的收入高达2100万美元。桑托勒姆其实也是相当富有的人。他的豪宅在2006年参议员连任败选过程中,曾被媒体炒作不休。根据他的税收记录,2009年他的收入超过百万。不过,比起罗姆尼来,这点财富还是小巫见大巫。

更重要的是,两人的家世、业绩、和政治包装完全不同。罗姆尼的父亲是美国汽车公司的总裁,密西根的三任州长,一度竞选总统,后出任政治对手尼克松政府中的住房部长,是全国知名的政治家。罗姆尼本人是哈佛优等生,毕业后一直投身于金融界,成为成功的企业领袖。他善于将企业扭亏为盈,不惜精简裁员,乃至政敌称他的成功是建筑在大量工人失业的基础上的。不幸的是,他生意场上泡得太久,政治技巧不够圆熟,经常不经意地漏嘴说错话。比如,他曾经说过“我喜欢解雇人”,意思实际是希望消费者有权拒绝自己不喜欢的服务,比如医保。他还说过我“不关心穷人”,意思是穷人有社会福利安全网,如果这个安全网有问题,他会修复。中产阶级的问题才难解决。这些话,都被政敌断章取义反复引用,罗姆尼就这样被打扮成一个冷血资本家。

桑托勒姆则是矿工的孙子,经常要讲当年自己看着死去的爷爷那只布满老茧的大手,感叹正是这双手“为我们的自由不停地挖煤。”他长期在国会代表宾夕法尼亚的利益,甚至违背共和党的意识形态而为工会说话。因为宾夕法尼亚是个典型的蓝领州。另外,他是社会保守主义的代言人,攻击激进的女权主义者贬低家庭主妇,甚至对女兵上前线也有微词,在女性中自然不够人气。但在男性蓝领中,特别是在那些看不得女人比自己挣得多的大老粗中,则更象“我们之中的一个”。一句话,他是个蓝领候选人。

也正是因为这种阶级的区别,桑托勒姆憋住了劲儿准备在乘胜追击,在科罗拉多、明尼苏达、密苏里三捷后,顺势拿下密西根。

对于罗姆尼来说,密西根的象征意义非同小可。他父亲在这里当了三任州长,罗姆尼一直称密西根就是自己的家。2008年预选输给麦凯恩,但在密西根仍然轻松获胜。这次预选,密西根本来早就是囊中之物。但是,现在桑托勒姆在密西根的民调中已经明显领先罗姆尼。这当然和密西根的宗教保守主义势力有关。然而,最关键的因素,恐怕还是对汽车业的政府救助的立场。

20096月,刚刚上任的奥巴马决定对三大汽车(最终福特没有参与,实际是对通用和克莱斯勒两大汽车)进行政府救助(bailout)。据国会预算委员会估计,救助总费用可能会高达200亿美元。对于这样的救助计划,当时53%的美国人表示反对。甚至那些蓝领工人也不予支持。但是,奥巴马认为,听任汽车业破产将导致上百万人的失业,代价太大。故而决定干预。同时,他的救助计划,经营方式和罗姆尼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非常相似,包括强迫公司重组整顿,消减福利,降低工薪等等。如今,这一救助计划初见成效,汽车业发生强烈反弹。通用马上要公布2010年的巨大赢利。还有报道指出,救助计划保住了150万个工作。三大汽车在密西根地区就将雇佣3万多人。最近奥巴马频频造访这一地区的汽车厂,把汽车业的反弹当成自己的一大业绩。连前总统布什也在不久前公开支持对汽车业的救助。他称谁也不希望看到21%的失业率:“有时候具体境况挡住了你的意识形态”。

现有的四位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桑托勒姆、金里奇、保罗都一致反对救助计划。但是,本来就树大招风的罗姆尼最为高调。他在救助案一推出,就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让底特律破产》,所依据的还是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那套自由竞争、优胜劣汰的原则。如今,面对救助的果实,他仍然坚持自己的立场,称奥巴马是用纳税人的钱奖赏自己工会的朋友、为连任积累政治资本。这就引得工会反唇相讥:“罗姆尼在我们最为艰难、黑暗的时刻背叛了我们。”想想密西根有那么多汽车业的产业工人,谁希望支持一个要砸自己饭碗的人?

产业工人不喜欢罗姆尼,但他们之中有大量的宗教信徒。桑托勒姆在反救助这方面的立场色彩不强烈,容易被忽略。故而大老粗的男性蓝领会有相当多的人投到他旗下。当然,桑托勒姆的领先地位是否能顶得住财大气粗的罗姆尼的广告攻击还未可知。不过有一点大概可以预料,他一旦拿下密西根,就可能成为预选中的领头羊。接下来几天在密西根等待罗姆尼的,是一场逆风球。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2月23日, 8:45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