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涌 | 美国“二奶政治”中沉默的大多数

罗姆尼在佛罗里达的凯旋,按说应该结束了金里奇的总统梦。但是,许多评论家提醒人们别过早下结论。仔细想想也有道理:第一,金里奇不是一般的鸟。美国的选举传统,总强调尊重游戏规则和体面认输的君子风范。金里奇不然。他作为竞争者,可以在比赛一开始就打裁判(这一点后面再谈)。一般选战的输方,不管多么痛苦,总先要向获胜者电话祝贺。金里奇输掉佛罗里达,连这个规矩都不守。第二,美国的选民,特别是南方福音派的白人,绝非是遵守一般理性的人类。他们会支持一位狂人。金里奇不管多么不靠谱儿,在他们那里也有市场。

我们不妨就南卡罗来纳和佛罗里达的恶斗进行一个总结。这两场预选,在共和党预选历史中可谓最为丑陋,充满了个人攻击。这多少也和金里奇的政治生涯和个人生活中瑕疵太多、授人以柄有关。最为可观的,是他能把这些短处在瞬间内转化为优势。这样的政治天才,几乎是前无古人的。

比如,在美国政坛上,金里奇大概是最为著名的二奶专家。1962年,年仅19岁的金里奇迎娶了自己高中的几何老师、年龄26岁的Jackie Battley。如果金里奇在18岁以前和这位老师发生性关系的话,换到今天后者就可能进监狱。当时金里奇的父母对这样奇怪的婚姻极为不满,甚至拒绝参加婚礼。但事实上,这大概是金里奇迄今为止最长的婚姻生活,并生了两个女儿。1981年,他在婚外和一位叫Marianne的女人偷情后,和Jackie离婚。当时Jackie身患癌症,刚刚做完手术在医院恢复。金里奇跑到病床前讨价还价,拿到了离婚协议。据金里奇的一位前助手说,金里奇称自己的第一任妻子太老,不漂亮,日后作为第一夫人很难拿得出去。那时他已经对白宫望眼欲穿了。

【第一次婚姻,老妻少夫】

Marianne比金里奇年轻9岁,想必很合格了。金里奇在议会的竞选中也大秀夫妻恩爱,大打“家庭价值”牌,甚至有所谓“让我们的家庭代表你们的家庭”的口号。九十年代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为了性丑闻弹劾克林顿,金里奇作为议长自然一马当先。不过,他从1993年开始,就和比自己小23岁的国会助理Callista
Bisek偷情。2000年,他结束了第二次婚姻,同时和Callista
Bisek结婚。对此媒体大哗:你怎么可以白天义正词严地去弹劾克林顿,晚上就干同样的事情?金里奇的回应也不合常规。他在2001年接受采访时称:婚外偷情无疑是错误的,但自己那时实在是太爱国了,工作太劳累了。此话马上成为媒体中的笑谈:金里奇忙着爱国,无心家庭,不小心投入一位比自己女儿还小的女人的怀抱。


【第二次婚姻:小九岁的太太】

【第三次婚姻:娶了个喜欢珠宝的时髦女人】

这些本来都是些陈年老账。不过,在南卡罗来纳的选战第二场辩论的当天,ABC电视新闻网播放了金里奇第二任妻子Marianne
Gingrich的访谈,并提供了一些生动的细节。Marianne称,她后来才知道,金里奇就是在自己的房间和Callista偷情,而且每次打电话过去,都还会说“我爱你”,Callista就在一旁听着。她发现这些事情后找金里奇评理,金里奇则要求保持“开放婚姻”,并称“Callista才不在乎我干什么呢,可你却要独自拥有我!”这种要求被Marianne拒绝后,两人才离婚。

众所周知,金里奇一直以保守主义的灵魂自居,确实也是位雄才大略的奇才,野心勃勃。他之所以在2008年没有跳出来选总统,一大原因就是怕选民对他私生活的劣迹难以接受。特别是当今的共和党以南方的福音派白人为主力。“家庭价值”一直是这种社会保守主义运动的旗帜。许多福音派声称根本不可能投票给一位离过婚的人。为此,金里奇做了精心的准备,即用福音派的语言,忏悔自己的过失,请求上帝的原谅和帮助,最后“再生”,并签署了教会领袖要他签署的婚姻誓言,要永远忠于现任的妻子等等,希望教徒们能再给他一个机会。

知道了这些背景,我们就能理解ABC对他前妻的采访的爆炸力。他的两个女儿写信给ABC抗议,要求撤销播出而未果。在当晚的辩论中,CNN的主持人上来就用此事对金里奇提问。这显然是个错误。这是个该问的问题,但在这么重大的预选辩论中,绕开重大的政治经济问题,以个人生活的事情开场实在不得体。金里奇也正是在瞬间抓住这个天赐良机,愤怒提痛斥主持人:我对你以这种问题来开始如此严肃的全国性辩论感到震惊。这一访谈中的故事是错误的。当时认识我的人都知道这是错误的。我们有几朋友去和ABC对质,但是ABC根本没有兴趣听我们这方的声音。你们这些自由派媒体,就是千方百计地攻击我们,甚至不惜拿别人的家庭创痛做文章。你问问在场的人,多少人有家庭的创痛?我现在已经是祖父了。大家都看得到:我和我的家庭是多么亲密。而你们却要想方设法地摧毁我们!

这就是我所说的运动员比赛开始先暴打裁判。金里奇谙熟南方白人政治,知道观众会是什么反应。果然,一时间掌声四起,全场雷动,辩论还没有开始,金里奇就把自己打扮成了自由派媒体的受害者,把以白人保守派为主的观众的感情都调动起来。接下来还辩什么?他已经一锤定音了。随即的投票中,他以压倒性的优势赢得了南卡罗来纳。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金里奇在那些婚外情的潜在受害者,即已婚妇女中,以41%28%的巨大优势战胜了罗姆尼,比双方的总比分40%28%的获胜边际居然还大一点。而事后Marianne声明,自己说的句句是实话。ABC则声明,称节目播出前曾经反复找金里奇,希望他这一方能够提供自己一头的说法,遗憾的是金里奇除了让他两个女儿去阻止节目播出外,一直回避任何正面沟通。金里奇竞选总部不得不也承认,金里奇辩论中说讲的话“不精确”,并没有的人去和ABC对质。他辩论开场“暴打裁判”,原来说的全是谎言!

保守派福克斯新闻的心理医生Keith
Ablow事后撰文称:反复欺骗结发妻,反而可以使金里奇成为一位更好的总统。事实是:已经有三个女人为他献身,其中两位是在知道他已婚的情况下仍愿为之献身的。所以,真正的麻烦是:美国选民大概在他任完两届后希望他有第三任。另外,他愿意告诉他的女人残酷的事实:我不再爱你了。一个总统,在必要时也要告诉自己的国民所不愿面对的残酷事实

这是搞笑吗?且慢。许多福音派教徒事后说,象金里奇这些过失,使他更接近上帝。因为上帝造的人都是有罪孽的。金里奇背上这么多罪孽,才会感到需要上帝。所谓“再生基督徒”,不正是这样洗涤了自己的罪孽后重新做人的吗?象罗姆尼那种一生毫无瑕疵的人,反而显得太完美、太假了。

金里奇在这一回合后,显然获得了自信。在此之前,他一直避免让自己的女儿和第三任妻子站在一起。因为这实在是个有点奇怪的“全家福”:妻子比女儿又漂亮又年轻。赢了南卡后,则女儿妻子都大大方方地和他站在一起。“自由派媒体”被他“暴打”后,再无人敢就此说三道四了。

不过,许多评论家,特别是女性评论家指出,南卡是福音派重地,大家为金里奇如此疯狂不足为奇。但在全国范围内,女性支持罗姆尼的比例高,支持金里奇的比例低。特别是已婚妇女,对金里奇最难认可。这在其他州的选举中将显示出来。

果然,在罗姆尼旗开得胜的佛罗里达,金里奇在已婚妇女中以28%51%的大比分输给罗姆尼,比32%46%的总比分的失败边际大得多。已婚妇女不喜欢负心汉!但是,在已婚的男性中,金里奇和罗姆尼几乎平分秋色:36%37%。如果我们考虑到罗姆尼在佛罗里达的电视辩论、广告投入、竞选组织等方面的压倒优势,金里奇能在已婚男性中维持平局,实在是让人拍案惊奇了。

这种集体性的数据,比任何个人的告白都更能反映人性之丑陋。如果你问那些佛罗里达的男性选民,大多都会信誓旦旦地讲什么“家庭价值”,要信守神圣的“婚姻誓约”云云。但内心深处,还是对金里奇又羡慕又佩服:这老哥三次婚姻,每次都把老婆的年龄砍下去十几岁。这样的艳福何时能轮到我呢?他们是支持包二奶的沉默的大多数。宗教则给这种肮脏的人性提供了一张通行证:先为了自己的私欲干点伤天害理的事,然后“再生”一下,反而更加神圣了!这岂不是又做婊子又立排放、两头都不耽误?

这种邪恶的力量,仍然有被挖掘的潜力。金里奇的戏还会唱下去。所幸的是,美国选民投票,往往是女性比男性更积极些。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2月3日, 3:03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